林梢一抹青如画
斜阳映酒旗
maintainer
3 Followers
6 Articles

林梢一抹青如画57

斜阳映酒旗

陆参谋成了陆总参,时军长成了时司令,隔壁搬来了一家姓顾的人家,那家两个儿子,一个在读大学,一个在上初中。陆斯年越来越沉默,越来越不爱出门。靶场是早就不去了,平时还算喜欢的网球也早就不碰了。时家兄妹还是时常来找他,三人小心翼翼地对坐无语,松墨怕打扰他,渐渐来得少了。

林梢一抹青如画56

斜阳映酒旗

“高老师说,我的成绩,可以考中央美院的。”他鼓起全部的勇气说道:“一样是一流院校,不会给家里抹黑丢人的。” 哐—— 白瓷茶杯砸在桌面上,发出刺耳的声响,茶水四溅,一片碎瓷飞过他的侧脸,划开一道殷红的血线。“陆斯年!”父亲暴怒道,“画画算是个什么不入流的东西,你当个事情在这里说?

林梢一抹青如画55

斜阳映酒旗

进入高中的男孩子们,躁动的荷尔蒙无处安放,他们像是花枝招展的孔雀,找准每一个机会在女孩儿们面前炫耀缤纷的羽毛。只有陆斯年,永远把校服穿得严严实实,即使体育课结束后汗流浃背,也不肯解开一颗扣子。他越来越越来越沉迷于绘画,不分时间地点的画,仿佛那才是他的全部世界。

林梢一抹青如画 54

斜阳映酒旗

那一天,他一直写到很晚很晚,不知道什么时候,哭着睡着了。他被妈妈的声音叫醒,一同唤醒他的,还有鸡汤面的香气。他在热气腾腾的氤氲水汽中,委屈得又要落泪。“哎,别哭别哭,男儿有泪不轻弹,你爸爸看见你哭又要生气。”妈妈说。“斯年啊,你不要恨你爸爸,他这样也是为你好,你这个样子,将来真的要吃亏的。

Back to All

林梢一抹青如画53

斜阳映酒旗

陆斯年和时松墨是同一年生的,很快一同进了白石寺小学读书。白石寺小学,并不像坊间传言的那样不对外开放,他们班上颇有几个家境清寒而成绩出类拔萃的孩子。这些孩子经过层层筛选推荐入读,毕竟权贵也不是傻子,要保住现有阶层,永远需要吸纳真正的精英进入他们的圈子。

林梢一抹青如画52

斜阳映酒旗

时光的流逝,在陆斯年的记忆中,似乎总是伴随着色彩。最早是白石寺小院子,白色的院墙边用红砖垒出了一片长形的花坛,爷爷种了许多花卉草木。春天的时候,最先开的是靠近红砖小楼的一丛迎春,金黄色的花朵开得热热闹闹,驱散一整个冬天的料峭。小楼的另一边种了一棵垂柳,细嫩枝芽随后也一天天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