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0 Followers
37 Articles

《喜歡上》

伊恩

記憶回溯才發現自己紀錄了這麼多的美 那時剛接觸攝影 青澀寫下第一次的喜歡 如果說真的愛上什麼 那只能是一瞬間的事 一瞬間,一輩子 對成年人來說太過奢侈的幻想 真的存在過 #shotoniphone #iphonography #photography #攝影 #我只想好好玩耍 #...

我幫媽媽創造被動收入| 看見台灣 最良善的網購平台

蛙抵加

科技創新時代,你一定要知道如何透過網路購物創造收入。疫情在家增加額外收入。

1

遠離焦慮 允許自己慢慢變有錢。

蛙抵加

股神巴菲特爺爺說:我們都想變有錢,但我願意選擇慢慢變有錢。

1

阿爾巴尼亞首都裡,為何有個「台灣中心」?

李易安

在這個世界尋找「台灣」。

2
Back to All

當“武漢加油”槓上“風月同天”:文化的歇斯底里能有多荒謬

劉燕婷

疫情當頭,雪中送炭最是可貴。2月初以來,日本地方政府與機構便相繼為武漢送來捐助物資,不只行動迅速,也誠意十足,每個物資箱上都貼了詩詞-“豈曰無衣,與子同裳”、“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等,引經據典之餘,更顯中日交流的歷史縱深,堪稱國際援助最暖心範例。

東京漂流(之二十)

kuleko

換了個煙火氣旺的住處。

劳资信了你的邪

苔米

大概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哪怕我不变,世界也会变,武汉也会变。更何况一路走来,我也是变了的。在超市里偶然听到武汉话的时候,也许就是我可以离故乡最近的时候了。

東京漂流(之十九)

kuleko

媽媽也感染了

東京漂流(之十八)

kuleko

人生終有一別

週末的忙與心境

Jerome

一週的 Weekdays 幾乎都在奔波~ 一方面隨著短期的活動將要到來,需要處理的事務也越來越多,另一方面則是也有中長期在佈局的事情支線,同樣也不能放下。這就是日常的常態吧。如此一來導致的最大併發症,就是自己想同步開的支線 - Python 課程也就有點進度落後。

東京漂流(之十七)

kuleko

民宿定到29日,而回國規劃推延,只能做長久些的打算。是繼續住四木還是另尋民宿,要趁早決定了。T的想法是續租,免得熟悉了又要搬家;而我看中一處價格便宜,處理垃圾方便的民宿,更想換個住處。權衡折衷,決定一邊詢問房東延長訂房能否優惠,一邊繼續篩選房源。

東京漂流(之十六)

kuleko

走了一天路,著實有點累,躺在床上精神還是緊張,睡不安。惦記著媽媽的檢測結果,一早起來就給W發信息。養老院大部分員工在年三十前放假回家,現在只有必要人員留守吧。疫情猝然來襲,人員調度一定捉襟見肘,估計W也忙。直到10點多,W才回信說有一個確診老人已經送醫院,媽媽的檢測結果應該沒有問題,這下心裡的石頭才落了地。

東京漂流(之十五)

kuleko

到家喝杯水,與T外出採購。我們沒有去超市,沿小道漫步到了四木站。出站口的右邊有一小塊三角形的待建空地,有時會停上一輛小貨車賣菜,半開的車廂就是貨架,旁邊的空地也擺了裝果蔬的紙箱,價格就標在紙箱上。蔬菜水果都非常乾淨新鮮,比超市便宜,不過購買要支付現金,十分方便附近的居民。

東京漂流(之十四)

kuleko

早間起來天氣晴好,就是站著吃早餐真不習慣,T促我跟房東講講,看能不能提供3個小凳,哪怕是2個也好。於是在Airbnb給房東留言。不一會兒,他們就回復了:因為空間局促,本不提供凳子,但會想辦法在亞馬遜買一套送來。我客氣地表達了謝意,但沒有抱期望。

凭什么怀疑极权政府?——后真相时代更需要常识

鹿馬

近期中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根据4月份对34000多人的血清调查,武汉地区居民中有4.43%是抗体携带者。如果该研究抽样可靠的话,按照武汉市总人口计算,这意味着约有48万人被感染,几乎是官方通报的5万人的十倍。一个报告,三种解读——算不算这道小学算术题很重要?

1

風景無所不在,你缺的或許只是欣賞風景的心。

蛙抵加

2020年,我們一起經歷了特別的一年,這一年,學到了什麼呢?對我來說,我學到了珍惜及感恩。疫情帶來了許多恐懼、不便、艱難、無助等等負面情緒,但同時也帶來了更多對彼此的關心慰問、更多親人一同在家用餐的機會及跟自己相處的時間、注重衛生及健康觀念,也多了體驗、珍惜、人情溫暖、同理心及正能量聲音。

農業與全球瘟疫:如何在動蕩中找到團結?

流傘Lausan

這個夏天會是實踐雙重權力策略的成熟時機嗎?圖:spf.pdf/流傘英文原文見此。詳情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自從持續的全球瘟疫和各國強制性禁閉(非監獄式的「封鎖」)開始以來,我一直在一個網上文檔裡列出與全球農業和冠狀病毒相關的文章和參考資料,與我的朋友、家人和一個我最近在網上參加的閱讀小組共享。

東京漂流(之十三)

kuleko

16日週末,民宿的入住時間是下午4點,賴床到中午起來。結賬退房,將行李寄存在前台。下樓來,我們踱到Denny's吃午餐,店里人不多,一個妝扮誇張的女人伏在靠牆的桌子上睡覺,旁邊有隻行李箱。點餐後邊吃邊聊,消磨了幾個鐘頭才離開。拖著行李轉地鐵,乘京成押上線,同樣經過一座鐵路橋,四木站就在橋頭。

東京漂流(之十二)

kuleko

東京的初春,下午5點就月上梢頭,回到酒店,夜已經深了。我們商量下一步安排。武漢現在完全籠罩在恐慌中,交通斷絕,前一天市政府更替了班子領導,再發布的感染人數暴增,在統計圖上形成一個兀立的尖峰,他們解釋是修正了感染的認定標準,大家都知道他們在撒謊,他們自己也知道。

東京漂流(之十一)

kuleko

13號天晴得澄澈,氣溫又回升了。按我的計劃,參觀了東京都寫真美術館。美術館藏身於現代感的大樓裡,門口有巨幅的杜瓦諾街頭一吻和卡帕“D-Day”作品。本月似乎沒有什麼重要的展覽,不過四樓的圖書閱覽室真是讓人大開眼界。目之所及,分別按攝影家、時間順序整齊地擺放著畫冊和文集,外國攝影家...

1

疫情中武漢好朋友的瑣事

Jerome

幾天前深夜準備就寢前,忽然收到身在武漢好友 - 虎爺的信息,說的是書已經輾轉多次後透過快遞送到他手上了,甚是驚喜。自從身體微恙後,目前逐漸改變睡眠習慣的自己,還是貪心的多聊了好幾句,才放下手機入夢鄉。虎爺身在第一波疫情的中心,有太多可歌可泣的事情都發生在他身邊,直接或間接的也感受到他慢慢調整了人生觀與處世態度。

武漢瑣事

Jerome

前幾天好朋友 A君 從武漢到成都,主要受人所託去協助從旁給予一些意見,順道也去久違了的成都走走,見見朋友,吃吃小吃,逛逛街。A君 自小在武漢長大,家裡長輩都是公務人員。很奇妙的是他雖然從小修習體育,但大概很早就發現自己沒有天份,後來進入社會後,就與人合作一起在文化演出行業。

東京漂流(之十)

kuleko

接下來的兩天,雨時斷時續地下,氣溫也低。我們待在房間裡,只在吃飯的時候才出門。我聯繫W,他說已經安排媽媽在養老院內的別墅區隔離。我又問父親的情況怎樣。W告訴我還是在C人民醫院治療,具體情況不明。連日來蒐集到的信息都印證了患新冠肺炎的老人比較危險,特別是患有糖尿病、高血壓的老人更加高危。

東京漂流(之九)

kuleko

2月9日,東京之旅開始了,首站是東京國立博物館。還是由孩子帶路,乘地鐵到上野站,繞了一大圈,才找到進入公園廣場的路,後來寓居鶯谷才明白當天繞彎了。一路上梅花在碧空下綻放,孩子喜歡得不停拍照。進入公園,遠遠望去,博物館前的廣場上正舉辦展銷會,其間搭起了幾排白色的展棚,走進看賣的是地方特產、小食等。

東京漂流(之八)

kuleko

輾轉反側,全無睡意。半夜電來了,將手機充電。凌晨,微博推送了一條李文亮最後的消息,這夜真是難熬啊。一大早,起來做出院準備,整理好房間,吃完“最後”的早餐,就等著通知了。回想起住院時朋友們的關心、幫助,感到溫暖。日常與“武漢板眼”、“旁軸攝影”群友交流多,友人問是否需要日本的親友幫助,我想想沒有什麽需要,就謝辭了。

1

東京漂流(之七)

kuleko

第二天,T和孩子到保健所測體溫,一上樓,吃了一驚。保健所的工作人員祝賀她們延簽成功,有一位還做了示牌,上面寫著祝語。T和孩子頗受感動。雖然可以自由瀏覽網站,在谷歌市場下載更加“嚴格管控”的應用,但病房裡沒有WiFi,數據卡流量用起來真快。換上的流量卡是T在便利店買的3G/月卡,本以為能用到出院,沒想到孩子最先用完。

東京漂流(之六)

kuleko

29日是忙碌的一天,這天本是計畫中的返程日。新宿的酒店住宿期滿,T和孩子搬到了姐夫網上預定的酒店,這家酒店在醫院旁邊,方便探視。我們又更換了手機資料流程量卡,國內買的已到使用期限。而我們買好的返程機票也因為疫情取消,當然我也用不上了。第二天,吃完早餐,醫生告訴我可以離開ICU病房了,轉到普通病房繼續治療。

地獄騎士

Jerome

才不相信看了標題知道要寫啥?哈哈!今年發生從湖北省省會-武漢的疫情後,發現現在族群的標籤化與因為有了不一樣的標籤產生的撕裂更是越形嚴重。人群對於未知、危險、恐懼都是深深根植於基因之中的本能,即使在媒體上看起來權威又鎮靜的人們,相信私底下也都跟你我一樣會具有天性的害怕。

東京漂流(之五)

kuleko

T走後,護士送來了卷成筒型的熱毛巾,裝在塑料袋里。她解釋道因為無法淋浴,可以用熱毛巾擦身,完成以後將毛巾放回袋子。我正為此想主意呢,來得真是及時。護士拉好布帘,離開病房,我擦好身,換上乾淨的衣褲,感覺身體輕鬆許多。晚餐是鮭魚定食,配了蔬菜沙拉和昆布湯,水果是香蕉。

東京漂流(之四)

kuleko

一覺醒來,不知晝夜。開手機一看,才早晨6點多。從前天算起,入院已經2天了,還沒有檢查結果,這可奇怪了。起身下床,有點頭重腳輕。T送來用品,總算可以刷牙了。龍頭裡的水涼侵人,洗完臉就用紙巾蘸干。不知是不是因為刷牙的原因,今天的早餐可以吃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