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日记
tears_in_rainbow
maintainer
35 Followers
74 Articles

我在杭州东,花了一个小时出站

替替 No.4

不忿不启。

3

隔离第六天自言自语

濑户内海与香山

如题

十二点后,围栏没有拆走

拉里的旧衬衫

昨晚十二点时,我想了一下是否要下楼看看那些塑料围栏有没有被拆走,旋即还是放弃了。窗外的死寂显得恐怖,虽然我不必再像过去那样因楼下的深夜大排档难以入眠,但我为这寂静感到烦躁,我为自己的幻想感到可悲遗憾。

这不是通透,这是阿Q

反乌托邦居民Naiq

成都封控19天杂记

Back to All

呼市女子的坠亡,你不需要在乎

Aquiles

这让我感到很绝望

核酸元年;战斗战斗;今天的核酸检测员有点认真

pengson

疫情下一个大陆90后的生活记略(一)

两棵枣树

第一篇记录疫情之前2018年到2019年的生活事件:求职、姥爷去世、搬家。

未命名

Frances_若洋

當一個人自覺是經歷者也是行動者,認為自己即使面對人們的審視與評論,也必須“盡力保持真誠”而記錄當下見聞而連續寫了77天的日記,加上作為一個推動性別平等的社會工作者,她肯定非常清楚地了解到勇敢發聲記錄荒誕的重要性。

核酸检测风波

pengson

(最近的文章好像都是写核酸检测的,魔怔了) 回到媳妇老家,高邮乡下,早就听说要三天两检。不过这次铁杆忠臣岳父大人不在家,没人给村干部打报告,所以只要媳妇一个人去做就好了。我骑上岳母的小电炉,后座载着媳妇,专门挑没有汽车的小路走。大路上汽车多,电动车更多,而且速度飞快,不断地有大爷大妈风驰电掣般从两侧驶过。

无尽的核酸检测

pengson

Photo by Isaac Quesada on Unsplash封面图片 Photo by Isaac Quesada on Unsplash (一) 渭南的核酸检测总是开始的特别早。天蒙蒙亮,就听见巨大的广播声在小区里四处响起。过了好一会,声音越来越近,透过窗户,才看见一辆电动车慢悠悠的骑过来。

多余人日记|非必要不做核酸

Shawn

疫情持续两年多,我的核酸检测次数依然为零,感谢上帝!

疫情期间的相遇

白幽灵

很高兴可以认识你,希望以后我们还会有联系。

生活看人生|Covid-19確診日記:時間線、小故事、實用康復法(上)

陳穩

染疫時間線與症狀、重新審視人生的四則小故事、五個實用康復法。

居家隔離生活流水賬

西拉的威士忌

在這大疫情的時代,每個人都無法保證自己能夠獨善其身,說不准哪天自己的生活就會被這疫情給搞亂了。距離上一波疫情的結束還不到一周,新的一波又來了,而且這一波來得如此兇猛,然而這一次我家並沒有順利度過。

开始怀念二十年前的日子

范米索

远处灯火辉煌的埃菲尔铁塔在黑夜中闪耀,塞纳河畔倒映着古城的建筑,沿岸星光点点,嘈杂的城市里汽车的鸣笛声不时响起,整座巴黎城的夜景在黑夜里耀眼而夺目。此时,脚步声在空荡静谧的La Samaritaine百货公司响起,手拿电筒身着一袭黑衣的男子,忽然拉开胸前的拉链,脱下外套,戴上黑色...

2

回国经历与思考

范米索

“「新上海人」这个词源于2001年12月13日的《人民日报·海外版》第5版的一篇文章,出自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黄菊之口:「新上海人,他们是一种能够闯荡世界的人,是世界人,中华人。上海就要有容纳世界最优秀人才的海量,同时又该成为人才自如来去的一湖活水。

28日佈展

黃美菁

校外展

1

女性方舱生存战:解封后,我的“战斗”仍未结束

女权之声

如果政治暴力从一开始就不被承认,不允许被定义,那我们的修复和重建就更为痛苦和艰难。

上海封城记 | 解封

斯汀的事务所

6月1日上海宣布解封了

1

阿妍的上海疫情记忆(五)

emmalovesbeer0711

生活不可能回归正轨,我们早已驶向不同的轨道。

1

第三頁日記:被支配的時間

暖昧

因為疫情我們開始上網課第三週了,而我也已經開始準備考檢定了,作為一個住校生平時能自己支配的時間非常有限,住校生平時能自己支配的時間非常有限,更讓我享受和珍惜在家的這段時間,所以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近期的生活和感悟,純分享,無心冒犯任何人的思想

疫情感言

黃美菁

好像經歷了史上第二次的黑暗時代

日記

小雞

防疫日記

我如何應對快篩後陽性反應, 和如何使用藥物控制病毒的增殖

徐全福 PhD

在面臨新冠肺炎確診人數, 暴增為每日多達八萬人時, 我默默的等待, 病毒何時會找上我的那一刻..........

疫情下的日常 ---這次輪到誰?

sisite

我想,也許之後身邊的人確診會成為日常,差別只是,這次輪到誰?

上海封城记 | 保持清醒和独立思考

斯汀的事务所

不让被污染的信息操纵我们的想法,思想是我们最后的阵地

阿妍的上海疫情记忆(四)

emmalovesbeer0711

“这是我们最后一代”,断子绝孙是我们对利维坦最温和的反抗。

2

出门采购记

pengson

买菜半小时,排队排一天

今日又核酸

pengson

(一) 早上核酸。9点下楼,排队。前面是妻子和孩子,后面是老妈。旁边一个工作人员走上前来:“请保持2米间距”。我:“我们是一家的。” “一家的也不行,必须2米间距。” 我没说话,只是盯着他的眼睛。旁边另一个工作人员看到气氛有些紧张,走过来,说,“上面有监控,看见了不好。

静默期明天结束

pengson

管控一周之后,突然进入静默期:足不出户,团购快递断绝。我们决定偷偷出去玩一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