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空间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6 Followers
13 Articles

从死到生:城市空间的历史变迁 | 《地理媒介》读书笔记 𝟙

昨天高考

我们现在理解密集性和多样性原则构成了都市主义的基础。

败坏的社会公德,污染的公共空间,恶化的政治生活这些制度性问题必须提上议事日程。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自以为掌握一切资源,就可以决定如何使用资源,决定投放在什么环节,决定经济和技术发展是否好转,就可以不按真实情况,而是按帮派利益需要,将医务人员和患者都当成工具,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缺乏对人权利的尊重。

Citizen沙龙文字整理+PPT | 方可成 x 刘致昕:我们与真相的距离(下)

Citizen2021

重新发布此版本为讲者确认过的完整版。墙内公众号的删减版本目前已遭到 404 处理,读者们可以分享 ipfs 链接给有需要的伙伴。

1

公共生活变迁 | 问答摘录

围炉weiluflame

本文作于2020-9-2嘉宾分享环节周濂 在严肃的公共讨论中,我基本不使用“公知”“白左”“小粉红”这三个标签,因为“贴标签”的方式无助于健康理性的公共交流。但是如果想要探讨过去16年的公共生活,我们又不得不谈论这三个“标签”,这或许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尴尬之处。

Back to All

上阳台 | 作为共治组织和公共空间

shenbolun

此文为转载,详情跳转至澎湃

茨厂街 | 不断消失重铸的街道

短腿長褲

哪里有华人,哪里就有唐人街 (Chinatown)。这竟然是在我成年离开马来西亚后,才在其他城市发现这件事。虽然大马不是个只有华人族群的国家,然而身为一个90后,我的成长环境早有深耕70多年的华人社群,融合其他友族,早已是生活的一部分,不会有急需抱团的中华情结,更不会去在意这一条街。

城市散步

浅表性设计炎

瑞士社会学家,建筑批评家,漫步学的创始人Lucius Burckhardt在卡塞尔发起的Workshop:在挡风玻璃后的城市漫步(Autofahrerspaziergang) Foto/Bertram Weisshaar今天天气很舒服,阳光柔柔的,随手抓起个布兜子出门散步。

1

我们该如何看待柏林人去游行

浅表性设计炎

今天在群里看到一个链接,是关于最近在欧洲多地爆发的反对疫情隔离措施的游行。文章说这些游行的欧洲人仿佛活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居然谴责研发疫苗和防疫措施,还提到了很多阴谋论,真够荒谬、反智、无脑。作者开篇先给出了“无脑”的价值判断,然后在这个基础上简化地描述事件,最终得出了确实无脑的结论,也得到了留言评论区的一致认可。

瘟疫年纪事 | 这世上的路我们终究要再走一遍

米米亚娜

1. 这个世界没有人类挺好的在湾区的客居生活进入第三个月。后院的柚子落了烂了,月季花开了又谢了,早晨被热醒的次数多了,留海又长得遮眼睛了,冬末时带来的衣服也不再适合初夏穿。除此之外,日复一日毫无波澜地流过去,好像从未有意外。小西本来买了5月初的机票回国,我还寻思着到时得准备收拾东...

1

Matters 的公共讨论空间去哪了?

Kynthia

Matters 具有的资源十分的吸引人:永存,理性的读者,有价值的创作者……但是现在这里已经没有话题广场,更不是公共讨论的空间。现在倒是存在着各种个人空间,私有空间。也许 Matters 应该把你们的标题改一下:一個自主、永續、有價的社交創作互動空間如果 Matters 没有关于...

图书馆里令人憎恶的行为举例

吴羽

1.吃东西 2.吃东西吧唧嘴 3.吃很脆的东西 4.奶茶/咖啡喝到最后开始吮吸的声音。如果珍珠很多,一定要全部吃掉不能浪费的吮吸声 5.抖腿到震桌 6.很腻歪的情侣,动不动就要当众亲亲、摸脸、撒娇,或者一方给一方讲题 7.敲字扣鼠标巨响 8.

让丧家之犬再跑一会儿

米米亚娜

七月下旬到八月底的时候,我回国了一个月,先后去了上海、西安、成都、深圳、张家界和北京。我和朋友两人一起,沿途在各个城市做公共活动,顺带考察一些当地的社会组织或是涉足社会创新领域的公司。原本,这一个月只是为我后续的回国做预热的,我希望多了解一下国内相关产业的情况,顺利的话对接好之后...

2

雪访小记 | 知无知的这三年

江雪

雪访小记 | 知无知的这三年 北方节令诚实。每年8月7日立秋,过了这天,早晚的风就多了一丝凉意。虽然暑气还盛,蝉鸣依然躁切,却毕竟是立秋了。 立秋第二日,我们在这个城市,迎来了一个珍重的日子:知无知成立纪念日。今年,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 12016年8月,知无知一岁。我写了篇《知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