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的游记
阿布拉赫
maintainer
1 Followers
9 Articles

遭铁路破相的毛垭大草原|理塘行(四)

阿布拉赫

毛垭大草原在318国道理塘去往巴塘的路上,从出理塘不远,一直绵延至海子山脚下。十年前骑行,因为这段路况不好,路程又长,没敢挑战,搭车通过。印象不深,只记得当年坐车经过时,对着传奇般的119道班感慨缘悭一面。十年后还记得那茬,问小N,说道班早已拆了,而且也不在这一段,是从雅江到理塘的路上。

5

“爱你孤身走暗巷”|理塘行(三)

阿布拉赫

从乃干多村离开,上山几公里就又回到了前一天傍晚的格聂之眼。铁匠山修路,交通管制,前一天打听好,中午十二点到一点钟放行。到早没用,算着时间,在雪山下玩够了再走。我其实想走另一个方向,进入村子深处,再看看晨光中的青稞田、玛尼堆,溪流、房舍,但小N和小李是雪山控,只愿意看雪山,怎么也看不够。

5

格聂之眼|理塘行(二)

阿布拉赫

我以为传说中的格聂之眼,是个和”反转海螺“差不多的玩意,到了才发现,是个小水塘。单看水塘,其实很不起眼,唯一神奇的地方在于,它是很接近于规则的圆形,以至于我乍看时怀疑它是不是人工形成的,比如让几个康巴汉子手里转着套马索,骑马绕圈,之类。我搜了一下,没有任何证据支撑我的这种臆想。

5

丁真的歌|理塘行(一)

阿布拉赫

格聂是个听上去就颇有些神秘色彩的地名,其码对我是如此,对别人不知道。小N去过两次,打几年前就跟我说冷谷寺的反转海螺和母鹿角。他们当年花了十块钱得以一睹其芳容,据说这是两样镇寺之宝,很值得一看。做为一个非神秘主义者,他每次说起,从我这里得到的只能是,呵呵呵。

2
Back to All

川西行(五)|白玉

阿布拉赫

在白玉县那天晚上,吃完火锅,在广场远远站着看他们跳锅庄的时候,一个小孩子把篮球扔到了天哥的脸上,他的眼镜应声掉地,左眼的镜片“桄榔”一声脱离镜框的束缚。小孩一看闯了祸,球都不要了,转身就跑,躲去了大人身后。那时候,小李去买奶茶,小N和我都是很怂的人,尤其在这山高水远的藏区。

2

你知道甘孜州有个德格县吗?|川西行(四)

阿布拉赫

见识过了甘孜县的“繁华”和雪山景色,在去往德格县的路上,小N一路向我们灌输德格的逼仄印象。我在想,有多窄啊,无非就是像阿坝的雅江县那种,两山夹一河,城市建在半山上。一路上看了无数寺庙,各种各样的,有的在旷野间,有的嵌在山壁上,有的,更是建在山崖之上。

1

文明(也可能是野蛮)将至的多瀑沟|川西行(三)

阿布拉赫

去多瀑沟的路上,小N一直念叨,攻略说路不太好,不知道我们的车能不能通过。我安慰他,通不过原路返回就是了,不会怪你的。从德格县城出来,沿着国道215线往白玉方向,在丁曲河大桥左拐,进入县道。一路在山谷间穿行,植被茂密,不像是高原。德格是甘孜州18个县里寺庙最多的县,总共有57座。

云端的禅修院|川西行(二)

阿布拉赫

在从德格县出发到白玉的那天,原本的计划是半路岔出去,去看位于麦宿工委普马乡的多瀑沟。在导航+问路到多瀑沟的沟口时,车转前山,对面山巅上,赫然出现红色的密集房舍。我和小N同时惊呼出声:“哇,看那里!” 德格是藏传佛教圣地,辖区寺庙鳞次栉比,从甘孜县过来的一路,时不时为路边或开阔处或山角亦或半山突然出现的寺庙惊得吱哇乱叫。

川西行(一)

阿布拉赫

川西之行是个一拍即合的决定,早在九月初,小N问我国庆长假要不要去露营,我犹豫未决的间隙,他又提出另一个选项:也可以自驾,你开车,去石渠。“好啊,这个没问题。”我本来是打算错峰,长假前找个地方去玩的。“可能就只有我们俩个哦。” “那也没问题,咱俩更好,自由自在,省得要迁就别人”。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