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兴大发
沙田油条
maintainer
1 Followers
18 Articles

杀死一只岗壁羊(文言视频版)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https://video.weibo.com/show?fid=1034:4761458911936639 华夏有羊。羊之大者,巍巍者众。然为害之甚者,唯岗壁羊也。岗壁羊者,隳突乎东西,叫嚣乎南北。立峭壁而行走如飞,观者但诽之,岗壁羊则曰:吾与汝上峭壁一战,可乎?

开元妈宝丨费里尼故事新编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今天讲一个唐代妈宝的故事。也可能这个妈宝面具之下,是一个没有肩胛的精致利己男人。故事很多年前就被唐人记载下来,不合逻辑之处,也只能读者自己思考了。文言原文刊载于《玄怪录·卷二·崔书生》。唐朝开元天宝年间,有个书生,姓崔,住在东周逻谷口,平常欢喜种花种竹,房屋外面名花围绕。

野菊漫出花坛,我在阿兹卡班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不晓得哪能,就写成了长短句 野菊漫出了花坛 而我像囚徒 在阿兹卡班 从小区的护栏猫腰出逃 保安默契哈欠 抬眼望天 给你点赞 制服爷叔 枪口抬高一寸的雷奥或者塞巴斯蒂安 我走过卡桑德拉大桥 听不见亡命列车的寒夜呼啸 遥遥读着大白的唇语 晓得我去不了普陀 嗯 没办...

一个上海人对帝都朋友的十条建议(技术贴)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题目很淳朴,内容也很干货。都是就事论事,没有隐喻,也没有他指。帝都的朋友们(包括不限于),如果你们那里有cos本城过去几十天的迹象,下边的建议一定对你们有所帮助。在忙着拾掇已经碎了一地节操的今天码点字,希望对你们勉力保住人的尊严不无裨益——而尊严正是最近日子里上海人...

Back to All

累鸡母鸡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一个男人咯,因为和母鸡有关的事体,这几天去哪里了大家都母鸡。那件事,到底他鸡母鸡,我个人倾向于伊母鸡咯。看他那种人畜无害岁月静好的样子,大概率是真母鸡。他只是母鸡,很多时候的岁月静好只是别人觉得你不值得下套咯。他现在鸡了。同时,原本很多母鸡的现在因此也鸡了。

白日瘟生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白日间,行走着许多瘟生。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必须经常地、随机地、心领神会地创造一些黑话、密语、连读,籍以对冲系统里的潜流。下面跟我一起读:日瘟——。昨天的文章里提了一嘴——爱玲算是日瘟界的祖奶奶。曰之“祖”,倒并不在于日瘟得有多早,而是取其决绝,尤里卡时刻上头,转身就逃,一旦日瘟,绝不return。

台湾为何与我们渐行渐远?

沙田油条

读书时候,有个老师曾经说过,你们不要以为全中国的历史都是一样的,山西就没有经历过南宋。突然意识到自己脑海里存在着的历史“惯性认知”有多么根深蒂固。读历史好多年,却没有意识到地区历史的差异性。就像这篇文章里讲的道理,我们太习惯于自己的历史叙事,而常常会忽略掉台湾自己的历史。

DQ惊魂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高铁抵达DQ站的时候,才早上九点三刻。润出魔都几百里地,润不出火焰山的余韵。我汗流浃背排队准备出站,扫码,绿,行程卡,绿……手机扬在大白眼前,停顿,伊朝我一摆头:上海来的,排那边。身份证交到简易桌后的大白手里,一个女的,问我:去过XX镇没有?

废品的报复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有篇所谓特稿,大家应该都看见了。《联合早报》发的,标题颇幽怨:上海解封后不见“报复性消费”拖累经济复苏步伐。新东方的董老师在直播间讲:这锅你得背。我说:这锅我不背,上海人也不会背。报复性消费?谁这么贱呢?暂且不说这个解封成色如何。

论SM的自我修养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虽然真不是什么老司机,但是活到这个份上,再扮唇红齿白总是不像话,索性放飞姿态,讨论得开一点——人生啦,事业啦,前途啦,放到宇宙深邃的天幕上看不过一粒微尘么——一树梨花压海棠时的pua话术用在这里正合适。有鉴于此,今天打算突破一下禁忌,说一下安全词。

上海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写这个题目,是想努力把自己从上海人的语境中抽离出来,思索一个问题——上海人,你为什么不生气。当然,不是所有上海人都不会生气。前天晚上,因为突然收到“好消息”,很多上海人拖家带口冲上街头,几乎载歌载舞了,一些上海人就很生气。但是我要说,对好像不该如此开怀的上海人生气,...

上海,请回答1999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题目很俗,也有点龙头虚。其实没人回答你,不过是凡人的几声呐喊而已——就今日之语境,差不多属于“呜咽”了。缘起是有篇怀念2019的文章今天一早刷屏。我有点不忿。身在泥淖,太微距有毛用。右手会怀念几秒钟前左手一模一样的慢动作么。所以,不妨抽离一点,回溯一点,就像《盗梦空间》里说的,既然做梦,就梦一个大的。

曝南京寺庙拜支,毛腊肉迟暮之年的孤独苍凉,终于懂了

沙田油条

100年前的支那青年:外争主权,内除国贼;70年前的支那青年:将红旗插到总统府上;50年前的支那青年:革命无罪,造反有理;30年前的支那青年:因为这是我的职责;10年前的支那青年: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4年前的支那青年:还佳士工人公道;现在的支那青年:呜呜呜,腊肉教员你快回来叭

从明天起,做一个茄门的人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从明天起,做一个茄门的人。“茄门”是上海话,意思为“不起劲,没兴趣”——被我引申为某种初始的冷静。没错,你的冷静与矜持事关个人与城邦的福祉,不是中华田园犬,没道理给点阳光就灿烂亢奋。懂的人侪晓得。如果你认同我的观点,那么恭喜,经过两个月的静态全域驯化拉练,你依旧保持了正常人原本的模样。

1949-1950:上海记忆碎片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以下所有故事,除个别衍生之外,均发生于1949-1950年间的上海。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成文时做了必要的修饰、加密。本文可以从任意一段开始阅读,打乱次序不会对观感产生任何影响。未来的总设计师Shopping和老陈去参加庆祝活动,从办公场所到会场不远,街道也不宽,又有警...

“嫌疑人X”的流浪:一个方舱出舱者的24小时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2022年4月20日下午两点,核酸检测两连阴的上海市民X如期走出方舱。整整一天之后,本文写作(2022年4月21日下午)时,X的流浪已经超过24小时,却只能枯坐自己的BYD里,遥望百米之外的家。BYD别生气,把流浪和你的品牌连在一起。

壁咚上海大姐

沙田油条

文丨费里尼 大姐声音像锰钢,语速均匀,不那么坚毅却也不失冷峻。我猜伊身材匀称,个子不高——在我们念书的年代,这样的女生往往被我们称为:小钢炮。也的确是小钢炮。就在今天上午。这枚小钢炮的20分钟电话录音,把刚从寂静的晨曦中醒转来的上海人,再一次从梦中惊醒。

写一篇城邦的悼词

沙田油条

文|费里尼 给城邦写一篇悼词, 给荣耀与梦想写一篇悼词, 给这个春天的夜里默默死去的人们写一篇悼词。悼钱文雄、周盛妮,悼我无从知晓的姓名,悼一只柯基。悼暗夜的绳索,悼无法呼吸,悼绝望与忧惧, 悼二十二世纪的拍案惊奇。悼喑哑的呐喊,悼饥肠辘辘, 悼静安寺墙外封印的偈语, 悼风中飘扬的警戒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