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療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2 Followers
7 Articles

最難忘的一件童年事:父母親每天吵架

蛙抵加

會說話不等於會同理

1

給十年以前 ‧ 十年以後

LunaLee

何以回望過去,不帶一抹色彩 。日記一本,滿滿記載成長的壓抑與無奈。倦了,徹底撕碎昨日的每字每句。剎那的剎那間,告別了始終,別了我們,別了過去。給十年後的我: 十年過去,不知你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會是別人的妻子或是孩子的母親嘛?過去總是等待,寄生在別人所建構的生活裏,現在終...

1

為我寫詩

LunaLee

愛與恨,怨恨與寬恕,冷靜與熱情,中心的停頓感覺卻淡然,或我與世間的一點距離。風起了,輕輕的,沙漠足跡不留痕。是染污的白,還是褪色的黑。斷斷續續,落下有色水花。一點,一點點,劃破童話。漆黑中,啞子的一句我愛你。漆黑中,啞子的一句我恨你。不帶回聲,只帶眼淚。

《字療》

洋芃隨筆

「我來了,我累了,我好了,我走了」-《擺渡人》曾經有段時間,我的心情會很低落。很多事情不適合與人傾訴,也找不到合適的人傾訴。仰賴互聯網的力量,我會搜尋有關自己心情的文章,在排山倒海的結果裹找尋安慰心靈的良藥。相信作者發佈時也沒預料到,有那麼一天,他的文字治癒了在地球另一個角落的陌生人。

Back to All

續 · 夢

LunaLee

夢裏,走不出絕望輪迴。人在,家在。去了,仿如氣球失去牽引,失重四散。空間是如此寧靜,獨剩維生機器的殘存作響。一陣哭聲、眼淚、不捨,就這樣,世界從此少了,她的父親。父親的離世有如命運分支,告別以往的天真任性。經歷喪夫之痛的母親自此寄情賭博,而隨著長子反叛,幼子年幼患病,更把母親的壓力推至臨界點。

LunaLee

寂靜無人的歸家路途,如常地從大堂步進電梯。「24」,按鈕的燈亮起來。整個人挨傍靠邊,放空地把目光停留在頭頂上方的電子顯示屏,數字規律地跳動,「20、21、22…」,身體稍稍站好再從背包中掏出鎖匙,正準備步出電梯卻發現電梯並沒有停下,直接跳過目的樓層繼續往上。

藍風鈴

LunaLee

放一顆心,為你我的相遇調配一種氣息,命名,她的影子。清新淡雅,活力可愛,剛強硬朗,屬於我的,是哪一個?十厘米的頭髮生長速度,五公斤的健康距離,三分之一的香水揮發著,那事過境遷的餘香 —— 怯懦,倔強,溫柔,嫻靜,屬於我的,某一階段,某一剎那的,那一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