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高
1 are following
108 articles
小米高

人命何價

現今西方醫療發展一日千里,人類因而更長壽,看似造福人群,實際內裡有千絲萬縷的利益所在。一種新藥的面世,需要經過漫長的研發和測試過程,需要巨大人力物力財力,這就淘汰了其他一般競爭者,只剩下幾家藥廠巨頭能夠存活。這幾家藥廠巨頭製藥的未來發展方向,有兩大選擇: A.

小米高

愛自己——最偉大的愛

雖然愛很抽象,但以下我都嘗試努力對「愛自己」作出理性的分析:(一)愛是什麼?(二)愛自己的重要性(三)如何愛自己?

小米高

中秋的回憶

我們誰也無法保證,未來的記憶會以甚麼樣的方式被奪去……

小米高

回憶與感觸的散步路線

我自小就住在這裡,夜貓子的我,散步通常都在晚上。身邊的人改變了,許多經歷都回不了頭,邊走邊回憶,不勝稀噓。這是我家的樓下,散步的起點。記得小時候這裡的中央地帶曾經有幾檔大排檔,鑊氣小炒熱鬧非常,條例收緊後就變成普通屋苑空地。電影《變形金剛》在香港取景後,這裡就有了「怪獸大廈」的新名字,也成為國內旅客打卡熱點。

小米高

預備生命的終結

前幾天外出買早餐前,跟兒子說:「我會否被車撞死,你永遠等不到早餐吃呢?」 兒子答道:「那你小心些過馬路吧。」 我買完早餐回來,他主動說:「好嘢!你沒被車車死。」生命的告別沒有預演,隨時都可以是人生最後一刻。人過中年,瀏覽墳場,看到許多比自己年輕的都已上架。

小米高

酒吧內的元宇宙

「先生,未見過你啊。」「嗯,我只是第二次來。」平常人們總喜歡到酒吧,與朋友共享熱鬧的氣氛,或者眼光四處掃射,尋找獵物。我就比較享受在熱鬧中的寧靜,很矛盾吧。這天我坐在吧枱旁的高椅,看著酒保帶著節奏地調酒。「喝些什麼?」他問。「Long Island吧。

小米高

一生中難忘的味道

雖然我祖籍潮州,但在香港出世,口味基本上都已是港式,當然自小受爸爸煮的餸菜影響,也許都對潮州口味有偏愛。爸爸以前經營雜貨舖,我們經常吃的就是舖頭賣不出去的東西——裂了的雞蛋,品質一樣,只是要趕快處理。拿回家時,媽媽總會想到如何利用,包括做清蛋糕、番茄雞蛋肉碎羮(伴飯超好味)等。

小米高

我對性的啟蒙與自我探索

一般人以為對性的啟蒙都是由青春期開始,我則回想自己在孩童時期,當年與較年長姐姐擁抱時,已十分享受女性乳房那種溫熱酥軟的舒服感覺。小學上課時看著年輕女老師的薄衣,當她背著學生寫黑板時,隱約透出她的內衣結構,幻想被遮蔽的地方是怎樣連接著,就是課堂消磨時間的最佳享受,所以大家別以為蠟筆小新漫畫是誇張呢。

小米高

交接廚房

爸爸九十多歲,一直都堅持入廚。隨著年紀老邁,買菜之路愈來愈崎嶇遙遠。我對街市行情一直一竅不通,他感到提不起那些菜了,就叫我陪他去附近街市,一邊介紹一下哪檔賣什麼。他抱怨自己眼睛已很模糊,看不到鍋中的菜的生熟程度,有時東西燒焦了,我也把那部位先除去才給他吃。

小米高

兩份正職

我是舊人!我任職這家公司已接近廿年了,除了中途跟舊上司出走了一年多之外,算是這裡的old seafood(香港尊用語,「老屎忽」音譯,即在同一公司工作多年的人的貶稱)。這份工可能是我人生最後一份正職了,工作目前算是很悠閒,也許我再也不能適應外面的世界。

小米高

閒話賭博

初嘗賭博最初接觸賭博,應該是回想至讀小學時到小賣部買汽水的時候。小時候家貧並不鼓勵消費,所以零用錢不多,買汽水也不是日常舉動。那時聽到同學說,汽水蓋掩有贈飲抽獎,而且很容易中,於是買了一支試試,結果是一支接一支地連續中了好幾天,以一支汽水的價錢能享受這麼多天的汽水,實在很開心。

小米高

騙騙子的經歷(沒打錯字)

網絡騙子當道,大家一定會遇過,而且經常上網的人,警覺性也高了不少。我一直有興趣研究地下秩序,為何警力充沛,但罪案仍時有發生?就正如電影《無間道》當中的黑與白之間的界線模糊一樣,狼與兔的關係,不只是單純的捕獵者與獵物,其實也是共生的關係。只要明白這點,就大概了解世界運行的脈絡。

小米高

我不討厭政治……才怪

香港近年出現的大型政治運動,舉世矚目。以前聽到「政治」一詞,討厭之心油然而生。那麼其實什麼是政治?亞里斯多德說:「人依其本性乃政治的動物。」孔子說:「政者,正也。」孫中山說:「政治兩字的意思,淺而言之。政就是眾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眾人的事便是政治。

小米高

我認為只單獨看某種顏色,怎樣也不會太美麗。正如太陽上升時顏色依次為紅、橙、黃般改變,加上綠色植物、藍紫色天空和海洋,才能構成多姿多采的美麗世界。

小米高

五段感情經歷

一段段感情,自問每一段也投入認真,回憶裡甜蜜痛苦交織,緣來緣去,也教曉我不要執著。愛,對我來說就是一段段經歷,為人生增添紛陳五味。

小米高

與兒子兔年鳳凰山頂看日出的約會

「記得我約了你龍年一起去鳳凰山看日出嗎?」「為何要等到龍年?」

小米高

文字與緣份

上期我寫的那篇〈記李國強先生的二三事〉,想不到會引起若干迴響。我跟隨李國強先生十多年,他逝世後我忙於協助處理喪禮相關事宜,編輯悼念冊,與及應對他公司的巨變。李先生入土為安後,有一晚夜闌人靜,我一邊呷著茅台,一邊回想以往片段,思緒湧現,從悼念冊中我所寫的短文作增補,整理寫成該文。

小米高

零針新冠確診記

DAY -3女友邀我到她家作客晚飯。自從實施了疫苗通行證後,也沒什麼機會和她正經的吃飯,只能吃些外賣什麼的,有一次買了外賣到海邊吃,怎料吃到一半下起雨來,十分狼狽。她的家人沒介意,我亦樂於作客她家中。吃飯期間,她爸爸穿上不正常厚外套,經常發出清痰的聲音,我問大家你們爸爸是否有什麼事?

小米高

緩慢斷捨離進行中

我住在這個家已40多年,跟我的年紀差不多。傳統上我們一家都十分珍惜每件物品,我爸曾經為了窗邊跌了一把罐頭刀到樓下而心疼不已,一把小刀失去了遍尋不見,一年後再拜祭媽媽時重新找到,那種失而復得的喜悅,至今未忘。本來是一種美德,到今時今日物資氾濫的世代,卻成為了負擔。

小米高

關於食物的一些體悟

疫情仍然選擇性地籠罩香港,下廚機會增加,除了早前修讀了美味學,可以學有所用之外,實際的煮食操作也有一些體悟。糖糖有一種其他人認為很有用的功能,就是用來「平衡」其他味道,太鹹加糖就感覺不太鹹,亦可掩蓋苦味、酸味、辣味,因此很多廚師利用鹽與糖的競賽,使食物很濃味,人們不知不覺進食了超...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