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劳小报
工劳小报
maintainer
1 Followers
18 Articles

【新人打卡】工劳小报 X 工劳快讯

工劳小报

请多指教。

“大流行”冲击劳动者|工劳小报 #13

工劳小报

“身边同事几乎都阳了。”这是三年来她觉得疫情最严重的时刻,防护等级却在降低。最开始他们还有防护服面屏鞋套,后来防护等级再次降低,只有隔离衣、帽子和口罩,现在隔离衣都没有了,N95也差点没发下来。

医学生们的抗争时刻|工劳小报 特刊

工劳小报

本期小报特刊将重点梳理近日专硕规培生的抗议事件、以及疫情下基层医护的困境。当下的规培生抗议浪潮,正揭露了专硕生培养体制里对医学生以"学习"为名但行"雇佣劳动"之实的系统性压迫;而疫情防控下的政策资源错配、以及市场化导向的医疗政策改革,均进一步加剧基层医护劳动权益的恶化。

中国工人被遗忘在海外|工劳小报 #12

工劳小报

劳务中介和雇主透过信息不平等来欺骗与控制工人。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一名工人表示,他起初受丰厚的工资所吸引,经一所劳务中介来到了印尼。但真正到达工地时才发现当地的工作条件和承诺中的情形大为不同。

Back to All

悼念追责,释放同胞|工劳小报 特刊

工劳小报

这几天的全国民众的自发抗议,既是为了悼念乌鲁木齐火灾丧生的十位"防疫受害者",也是为了大声缅怀在过去三年因防疫而失去生命、受到侵害和剥削以及各种各样形式压迫的人们。然而,中文互联网上的审查之下让绝大部分的声音都消失匿迹,反而对这些自发表达的学生、工人和市民泼脏水的信息四处流窜。

1

象牙塔暗处的后勤工人|工劳小报 #11

工劳小报

这几天一直在做志愿者的周珊在与滞留者们相处的过程中发现,大家不想回家的理由各异,有人因为手机和身份证在露宿的时候被偷了,坐不了火车;有人不想承担几百块甚至上千的隔离费用;有人没带够衣服,而老家的冬天太冷,如果回去就被隔离,不知如何是好。也有人因为老家村民不愿意让自己回去,怕他们带病毒回去影响老人和孩子……

1

企业爆雷 员工牺牲|工劳小报 #10

工劳小报

这种背景下,人们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姓名、关系,“隐姓埋名”进入一家新公司上班赚钱。只是走了之后,本该积累的人脉关系,却因为竞业而变得“避讳”——毕竟你不知道谁会“举报“你。张杰离职后,曾经给老板发过信息,只有一句话:老板,你叫什么呀?而那个微信,早就停止了更新朋友圈,也没有回复过他这句话。

2

高速上“大逃亡”、毛坯房内打地铺的富士康工人们 | 工劳小报 特刊

工劳小报

本期特刊,我们从富士康疫情下"大逃亡"出发,对这起事件进行跟踪。我们近日专门向几位还留在工厂内、以及选择逃离工厂的工友了解了ta们的亲身经历,并整理了富士康厂方和来自地方政府的回应。希望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疫情下的富士康工人。

1

郑州富士康疫情|工劳小报 #9

工劳小报

每个HR都会追问我过去一年做什么了,我曾说过家里有人生病了,需要我照顾,他们就问“现在身体完全没问题了吗”“那你不会再因为家庭原因轻易辞职吗?”我还说过去亲戚公司帮忙了,对方说“有亲戚有公司,你是不是会很轻易辞职再继续回去干?”问得我哑口无言。

1

老年人在/再就业|工劳小报 #8

工劳小报

运营常常要处理各种紧急情况,这类情况在假期出现的概率更高。“有一次春节放假,我在电影院看电影,中途拿出手机,本来只是想看一下时间,结果正好看到群里有人在发广告,这一下导致我后面电影都没看好,忙着清人了,因为如果不及时处理,我们的群就变成广告群了。”还有一次,夏夏在外面旅游,凌晨1点回到酒店打开工作机,发现有100多个好友申请,疲惫的她强忍睡意,花了半个小时才全部通过。

服务业女性劳动者|工劳小报 #7

工劳小报

越来越多的听障人士在加入外卖行业。谢昌华观察到这样的变化,他2017年在老家河南跑外卖的时候,听障骑手只有零星几个,到现在单平台上注册的听障骑手达到了几千人。去年郑州大水,一些商家受影响停业,单量下降了很多,他跟着老乡,从郑州来到了杭州,还是做骑手。“我们这样没有一技之长的听障人可选择的行业范围少,没办法。”一位听障骑手这样感叹。

货车司机陷在路上|工劳小报 #6

工劳小报

没干几天活,说是疫情原因,材料没有到,又只好停工。爸爸说:“现在这点工程,干的人多,价格太低了,干不到什么钱。但是你不干,还是会有其他人干。”妈妈说:“现在能保得住眼前的生活就不错了,能让大家吃上饭,不亏本就行了。”后来一天早上,C 城检测出来一例阳性。

2

川渝限电又高温|工劳小报 #5

工劳小报

本期小报收录栏目包括工人动态、深度与评论、调查与报告、资源推荐、法律与维权、图片故事和劳动碎语。

毕业季,失业季?|工劳小报 #4

工劳小报

十多年来,似乎每年的5、6月份,都有这么一条新闻会闪过:“今年是史上最难就业季”。从前,这条新闻都在电视里、网络上,并没有令人有太多的真实焦虑感,但今年,从国家统计局的失业率调查数据中,就业困难已是肉眼即视的窘境了。

2

游走于流水线之间|工劳小报 #3

工劳小报

今年发生了许多新的变化,曾经不可一世的互联网大厂开始裁员,失业的大厂员工的处境成为不少新媒体的关注焦点。而另一种厂,车间、工厂、流水线,也在悄然发生变化,有新闻指出,暑期学生工的工资低落至每小时9元,而高职毕业生们开始不得不选择流水线工作。

高温天讨生活|工劳小报 #2

工劳小报

日头赤炎炎,工人健康谁来顾及?

老去的工人|工劳小报 #1

工劳小报

本期重点:老去的工人难以退休。

陷在疫情里|工劳小报 试刊#0

工劳小报

继大厂“毕业式”裁员后,深圳又有公司推出了“竞标式”降薪,要求每位员工分别填写理想降薪表,由员工与员工之间进行竞标,谁填写的工资降得最多,谁就能留下。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