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
桐生茂豫
maintainer
148 Followers
1.04k Articles

【短篇小說】不滅

淇淇

Photo by Jr Korpa on Unsplash【蟑螂不滅】 “你知道世上有甚麼是無法消滅嗎?” (以我所知,最少有一種。) 對於突如其來的提問,韋寧搖頭默不作聲。她心裏明白,對方並不需要她的答案。“我告訴你,是蟑螂呀。早在人類出現以前,蟑螂已經活上好幾億年。

1

閱讀心得 - 《你好,這裡是記憶花店》& 一起來認識各種花語吧~

白雪飄

淚水會侵蝕記憶中的傷口,也能滋養埋在土壤裡的希望,時間會讓幼苗成長茁壯,從回憶裡盛開生命的光彩。

新手村

塵緣的草稿儲藏室

塵緣的時空碎片-0.8.3~13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7-活著:「因為老娘陳敏茹,我想要活得更像自己。」

陳伯軒

「幹嘛要怕!孩子跟著我很好啊!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孩子離開後,我跟煜凱去廟裡點了盞給光宇的光明燈,謝謝他來到我們的生命裡,還做了刻有他名字的項鍊戴在身上,希望他可以永遠留在我們的身邊。」

1
Back to All

失去神權的至高主神

塵緣的草稿儲藏室

塵緣的時空碎片-0.8.1~2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6-吃藥:「你後悔了嗎?」

陳伯軒

我捏了捏他的手,因為音樂聲很大,他俯身把耳朵湊到我嘴邊聽我說話。我說:「幫孩子取個名字吧!」在音樂聲響中他說:「好啊!」

1

【九宮】巽震

Elizabeth

風巽走出景離的住處,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他知道自己是勸不住景離的,但除了他之外可能更沒有人會管,其他人對這件事的態度大部分是游離在外觀望,畢竟他們幾家之間雖然素有交情,但本就很少互相牽涉彼此的事情。景離這邊他管不動,就不知道另一邊行不行。

《炼狱》——1

陌梦璃

第一章 彼岸花开

【三千如殤】低緒

Elizabeth

大休息室裡有許多參賽者零星散落在各處,有的人聚集在角落繼續練習,有些則是在休息室的轉播電視前,看著正在進行的比賽。靠門口的大桌旁兩個人並肩坐著,兩手相牽,白君會不時輕輕捏阿黎的手,視線看向遠處,但注意力都會放在他身上,小心翼翼觀察著他,還有一個小時才要上台,白君知道他在調適狀態。

【小說】伊甸的天空(完結篇.下)

高原萬里

在 2345 年的某一天,編號 A7539-BM 發掘機在一個已經消失的文明的廢墟中把它發堀出來,根據修復員的觀察,這台機器人所使用的晶片和技術雖然古老,不過卻意外地堅韌,比當代的機器過之而無不及。另一方面,在嘗試重啓它的意識時,修復員接收到強力的反彈,修復員的結論是:當年這代機械人是以自己的意志進入長眠的,原因不明。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5-眼淚:「女人可比你想的有用多了」

陳伯軒

「怎麼變成你要安慰我,感覺都反過來了。」他露出一個悽慘的笑容,眼眶還是紅的。「那又有什麼關係,反正有人哭就好啦!」我笑了起來,從他的碗裡撈了塊冰的黑糖粉粿。

【短篇小說】孟婆湯

FIAPOB

一滴生淚、 二錢老淚、三分苦淚、四杯悔淚、 五寸相思淚、 六盅病中淚、 七尺別離淚、八味孟婆的傷心淚......

熊的光

李别

许多网络小说里对主角非常重要的人都死在了青春期的车祸,但我和身边人都并未遇到,又或许因为我们并非主角。

Vol.1_林南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瞳孔里的他到底是谁?

無盡的書店——一段很無所謂的小故事

野人

在這世界上,有些事根本就不會發生,但正如在生活中永遠不會用到的無窮小足以引發一次數學危機一樣,直觀不到的存在性本身就是一種危險。

4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4-老娘:「恭喜你懷孕,已經有五週了。」

陳伯軒

我深愛他──我的孩子,也深愛與我一起孕育生命的男人,我愛他們,無法用言語描述的愛。「只可惜你來的不是時候,我愛你,我愛你。」

【小說】伊甸的天空(完結篇.上)

高原萬里

使節團得在大道入口處放下車子,然後帶着人員和禮物如貫地穿過大道前進。夾道都是歡迎他們的市民,他們全部都穿着一模一樣的衣服、臉上都掛着一模一樣的微笑、所有人的右手都提着花藍,然後用左手揮下花瓣和彩帶,最前面的一欄是小學生,男的都剪成了平頭,女的都梳着孖辮,好像聖堂裡的詩班一樣唱着新 J 國國歌,只是他們不用拿着樂譜,唱的歌聽起來比聖詩更莊嚴,孩子們的神情也比起信徒們更虔誠。

《沉默的三年》成長

寫作之貓

成長是人生必經的階段,從小屁孩到知道夢想,是一百八十度轉變。在亞洲,有兩座多文化融合的現代城市,歷經幾十年的風風雨雨,這個時代的“後生”到底會對未來有甚麼看法呢?

1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第十首

鹿兒

第十首 我是真的愛上妳

【小說】伊甸的天空(四十三)

高原萬里

我不搞莫教授那一套,我討厭偽善。這個世界生來只有兩種人──統治人的人,和被統治的人。前者為了要保住他們的權利永垂不朽,什麼都會做得出來;後者乖乖地勞動、到了適當的時候再無悔無怨地死去就好了,你們不需要有多餘的想法,想太多,反而讓活着變得痛苦。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3-獻祭:「我會照顧你們母子一輩子。」

陳伯軒

「我知道,我知道。」我緩緩抬頭,望向他的眼睛,深褐色的雙眼緊緊攫住了我,深情且濃烈的情感與慾望在他的雙眼中凝結,而我肯定也是。

【短篇小說】失蹤者

淇淇

Photo by Ehimetalor Akhere Unuabona on Unsplash 有些事情只要荒謬到一個地步,就連做夢也無法超脫其荒謬本質,當荒謬因子無法織出一個圓滿的夢時,我還有甚麼辦法得到救贖?於是,我終於到了警局報案。我從沒到過警局,也不清楚報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4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2-別逞強了:「我,敏茹。正走向過去。」

陳伯軒

她撥動我的黑色髮絲,讓吹風機吹出的熱風在髮絲間遊走,Michelle俯下身在我耳邊輕聲跟我說:「別想太多,女人還是要活得像自己。」我在鏡中看見她對我笑了笑,甚至還眨了眨眼。

广场

李别

像世界一样可怖的车轮顺畅地从他身上碾过,但人们依然神色自若、来回穿梭,好像这是一场仅我可见的车祸。后来的事情再没人通知。

《沉默的三年》正篇

寫作之貓

那一天,故事正式開始了⋯ 朦朦朧朧的雨粉下, 我安坐在家中,享受着平靜; 時間過得久了,視線開始模糊; 外面空氣呼呼作響, 但給絲毫影響不了我。我習慣了,其實我很是適應新生活。我是一個怪人,還是喜歡用收音機; 今天又是一模一樣的新聞, 這場災難越發嚴重了。

【小說】伊甸的天空(四十二)

高原萬里

白雲把身上多出來的一支手槍交給子杏,雖然在逃出 J 國時開過一次,但子杏其實還沒有學懂開槍。金屬握在手中冷冷的,而且很重,大概有一公斤以上吧,在裝滿了棄置胚胎的廢料室的燈光下越發透露出森冷的光芒。

《沉默的三年》第二章

寫作之貓

呼吸是奢侈品, 一種快要消失的自由, 我磨擦着鼻子,想知道我還在呼吸嗎?‘看來我仍然在存活着。’ 今天的世界沒有改變,一模一樣, 我甚至難以分別每一天到底有什麼不同⋯ 我仍然在寫作,抒發着心情。有人與我分享嗎?希望有吧!這個世界已經無聊了三年⋯ 足足已經有三年了!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第八首

鹿兒

第八首 未完的承諾

《魔法的初衷》第十六章·預言

尤娜yuuna

雲奈突然從畫作中被「召喚」回來,眼前竟出現了三個許久未見的人影…

《魔法的初衷》第十五章·與青落的回憶

尤娜yuuna

隨著時間流逝,雲奈和青落的關係也越來越親近,但雲奈卻覺得和青落相處變得不自在。這時,青落說了句足以撼動他們感情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