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务劳动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8 Followers
15 Articles

玥玥可可帮忙洗田螺,最后还夹菜给我吃

FanMa

前几天,我去外面捡了一些田螺回来,打算给玥玥和可可煮田螺吃。可可从南宁回来她外婆家玩,她也很喜欢来我家里玩。

玥玥自己主动做家务,洗碗擦桌子还有拖地

FanMa

我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突然就把嘴里还没吃完的棒棒糖就狠狠地摔在路上了。其实那个棒棒糖她没吃多少,还有很多。

193 | 家务、猎巫、女性与关怀空间 |《卡利班与女巫》试读

结绳志TyingKnots

平心而论,李田田事件的关键因素并不是性别,李田田与李靓蕾并列的维度恐怕在于关怀空间的战场:与为家务劳动牺牲所应寻求承认一样,为留守儿童权益关怀遭到疑似秋后算账需要社会层面的系统关注和保护。

走走晚報:全球第一個寵物友善的國會🦮

世界走走 seh seh

0929晚報

Back to All

双休杂事

Emmali

这个双休日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是在家打扫卫生,例如扫地、洗毛巾并且拧干、拖地等等。将劳动照片上传至钉钉群文件夹《劳动照片》。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很好的家庭作业老师布置的必须得完成。我觉得这是德智体美劳中的劳吧!现在的小孩很少做家务,像这么小小的孩子更不会要他们做了。

疫情下的特殊“困境”:家政工不能返工,家务该谁来做? 【疫情下的家务承担者 04】

中國女工。記錄

被困在家中的,不仅是不能返工的家政工,还有失去了家政工的“家务劳动”。

因为疫情隔离,从不做家务的老公终于动起来了……【疫情下的家务承担者 03】

中國女工。記錄

居家的日子里,有人觉得很压抑,有人过得很充实。

4

这是她们的时疫日记,也是珍贵的时代记忆【疫情下的家务承担者 02】

中國女工。記錄

“我明明是没有工作,为何要比上班还忙呢?”

2

湖北籍女工:被疫情困住,被家务缠住【疫情下的家务承担者 01】

中國女工。記錄

“管全家人吃喝生活,算不算有价值的事情?”

2

女性的独立,是从被“看不见”开始的

Matters404

我们所赞颂的“顶半边天”的那个年代,它实际上的情况到底是怎样?我们赞颂上个世纪50年代的女性才是真正的“独立女性”的时候,她们又是处在怎样的一个境况?

性别|没想到,“自家的车”把卡嫂牢牢地绑在了货运行业链条的底端

多数派Masses

那一辆需整个家庭负起重债去购买、去还贷的卡车,那一句“自家的车,丢不出手”不仅将卡车司机绑死在为资本积累服务的铁链上,连卡嫂也不得不卷入其中实现“自我剥削”。

2

性别|家务劳动不是5万块就能解决的问题

多数派Masses

把家务劳动“有偿化”或“商品化”实际上并不是解放女性,反而是将剥削与压迫进行层层转嫁,加剧了女性间和家庭间的阶级间的不平等,“家庭与市场、公共与私人之间体现出来的性别界限,愈加表现为阶级间的界限”。

【Literature Review】奇葩说的三个辩题:从彩礼、家务劳动和母乳喂养看女性和身份弱势

德仔的selfstudy

记得有一次听《随机波动》,Zhiqi(没记错的话)说女性更容易把母亲的人生经历当做参照,而男性则倾向对照父亲的人生。对大部分人来说或许是的,但回顾自己的成长经历,由于我妈完整地参与了我离家之前的每个阶段,相比起我爸,我似乎更容易拿她的人生和自己对照,也更能共情她的遭遇。

“让妈妈安心搞好生产”:社会主义实践中的托儿所与妇女解放

多数派Masses

【编按】为解决“生育意愿低迷”的问题,全国政协在今年9月组织了“完善生育支持政策的配套措施”的专题调研。调研组在全国不同地区展开调查,希望保障“生得出、生得起、生得好、养得好”。以托幼服务为代表的“生育支持政策”在我国并非新鲜事物,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国就曾试图建立全面的公共托幼服务。

1

家长作业

liumei

这个学期网上上课和交网络作业​已经不见怪了。网络作业严格来说都是孩子自己的,家长只起个辅助作用,像拍照上传之类的(这个其实大一些的也可以自己完成)​。可现在,家长们除了做题之外的作业很多都包揽了。周五是我们交一周“家务劳动”网络版作业的日子,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发出的文件总比别人的大,就在群里问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