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確診新冠肺炎 | 記錄
Matty
maintainer
5 Followers
12 Articles

確診日記|我的Covid康復之路

TheGwen

放開後,兩週內公司達到了「團滅」的水平,截止我現在打字的時間,公司僅有不到3個未感染的同事,有5、6位已經康復的同事,可想而知,這個傳播速度有多快。

確診新冠

風輕雲淡

從葡萄牙旅行回來,隔離期間確診新冠

東京漂流(之十一)

kuleko

13號天晴得澄澈,氣溫又回升了。按我的計劃,參觀了東京都寫真美術館。美術館藏身於現代感的大樓裡,門口有巨幅的杜瓦諾街頭一吻和卡帕“D-Day”作品。本月似乎沒有什麼重要的展覽,不過四樓的圖書閱覽室真是讓人大開眼界。目之所及,分別按攝影家、時間順序整齊地擺放著畫冊和文集,外國攝影家...

1

東京漂流(之十)

kuleko

接下來的兩天,雨時斷時續地下,氣溫也低。我們待在房間裡,只在吃飯的時候才出門。我聯繫W,他說已經安排媽媽在養老院內的別墅區隔離。我又問父親的情況怎樣。W告訴我還是在C人民醫院治療,具體情況不明。連日來蒐集到的信息都印證了患新冠肺炎的老人比較危險,特別是患有糖尿病、高血壓的老人更加高危。

Back to All

東京漂流(之九)

kuleko

2月9日,東京之旅開始了,首站是東京國立博物館。還是由孩子帶路,乘地鐵到上野站,繞了一大圈,才找到進入公園廣場的路,後來寓居鶯谷才明白當天繞彎了。一路上梅花在碧空下綻放,孩子喜歡得不停拍照。進入公園,遠遠望去,博物館前的廣場上正舉辦展銷會,其間搭起了幾排白色的展棚,走進看賣的是地方特產、小食等。

東京漂流(之八)

kuleko

輾轉反側,全無睡意。半夜電來了,將手機充電。凌晨,微博推送了一條李文亮最後的消息,這夜真是難熬啊。一大早,起來做出院準備,整理好房間,吃完“最後”的早餐,就等著通知了。回想起住院時朋友們的關心、幫助,感到溫暖。日常與“武漢板眼”、“旁軸攝影”群友交流多,友人問是否需要日本的親友幫助,我想想沒有什麽需要,就謝辭了。

1

東京漂流(之七)

kuleko

第二天,T和孩子到保健所測體溫,一上樓,吃了一驚。保健所的工作人員祝賀她們延簽成功,有一位還做了示牌,上面寫著祝語。T和孩子頗受感動。雖然可以自由瀏覽網站,在谷歌市場下載更加“嚴格管控”的應用,但病房裡沒有WiFi,數據卡流量用起來真快。換上的流量卡是T在便利店買的3G/月卡,本以為能用到出院,沒想到孩子最先用完。

東京漂流(之六)

kuleko

29日是忙碌的一天,這天本是計畫中的返程日。新宿的酒店住宿期滿,T和孩子搬到了姐夫網上預定的酒店,這家酒店在醫院旁邊,方便探視。我們又更換了手機資料流程量卡,國內買的已到使用期限。而我們買好的返程機票也因為疫情取消,當然我也用不上了。第二天,吃完早餐,醫生告訴我可以離開ICU病房了,轉到普通病房繼續治療。

東京漂流(之四)

kuleko

一覺醒來,不知晝夜。開手機一看,才早晨6點多。從前天算起,入院已經2天了,還沒有檢查結果,這可奇怪了。起身下床,有點頭重腳輕。T送來用品,總算可以刷牙了。龍頭裡的水涼侵人,洗完臉就用紙巾蘸干。不知是不是因為刷牙的原因,今天的早餐可以吃完了。

東京漂流(之三)

kuleko

走了有半個鐘頭,救護車停在醫院的急診通道門口,醫護人員引導消防員把我送進門邊的一間診療室。診療室寬敞明亮,三面由落地玻璃圍成,門也是推拉式的,救護設備齊全。身穿防護服的醫生自我介紹后,簡要地詢問基本情況,開始量體溫,測血氧飽和度。工作結束,她進入位於門口的隔間,脫下防護服外的保護...

東京漂流(之二)

kuleko

輾轉抵達酒店,已是深夜。我們稍事整理,就各自回房間休息。T和孩子一間,我的房間則在另一棟樓。酒店近新宿鬧市,房間侷促氣悶,開窗通風才稍稍緩解。服藥睡下,體溫一直在38.5℃左右,難以入眠。熬到快天亮,體溫降了一些,總算睡了一陣。再起來已經是上午十點多,洗漱完,到酒店周圍轉了轉,風...

東京漂流

kuleko

從元月中抵達算起,來東京也有3個月了。2020年的第一個月開始,就看到那張朋友圈里的聊天截圖了(後來知道截圖來自於李文亮、艾芬等醫生的朋友圈),確實,看到截圖我緊張了一下,因為源於對2003年SARS的记忆。但是緊張感幾天就舒緩了,一是政府部門公開回應讓人覺得隻是零星的小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