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3 Followers
16 Articles

SP9.天國文化-身份

大E

約翰福音8:32你 們 必 曉 得 真 理 , 真 理 必 叫 你 們 得 以 自 由 。

身份

Flora異想

火星爺爺的《我在地球的奇異旅程》寫著:你昨天是誰不重要,那已經是沉沒成本,你永遠可以活出全新的樣子。

2

身份的模糊

寂然

我們的身份可以在不自覺的情況下三心兩意時,很多事情的方向就會不明確,很多標準也就說不清,生活在這裡的人更習慣了見風轉舵,難以捉摸,因此,人們變得越來越難以討好,因為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更不清楚何謂標準與尺度。

【區塊鏈研究】一人就是一個地址!去中心化匿名身份網:Idena 介紹

Capillary J

https://www.idena.io/zh什麼是Idena?Idena 是一個以 個人證明(Proof-of-Person) 作為驗證的網路,在這個網路之中,可以確保每個人只會有一個地址,排除了一個人多開小號的疑慮,並提供了投票和基本收入(iDNA幣)的服務。

Back to All

「春节」的意义是什么?

李BOBO

我们早已不再把“春节”理解成一个祭祖谢天的日子;同时,作为维系传统大家族的“春节”似乎也慢慢地在失去它的作用...

香港人

阿信 ahshun

香港人是什麼?很複雜…「香港人」身份是源自1976年香港身份證的出現。

摸象录:“元宇宙”,恶土或是乐园?

Finale

The man who builds the factory builds the temple. The man who works there worships there.

影子 — — 人與自身的永恆遊戲:《影宅》與各種作品中的陰影

藍玉雍

影子,在日常生活裡好像是一種微不足道的東西。但關於「影子」主題的藝術作品、象徵隱喻卻是如此之多,就像各種「幻影」、「陰暗面」一樣鋪天蓋地描述世界與人的運作。而且更有意思的地方或許是:如果回到歷史中考察古今以來對影子的想像,會驚訝地發現,儘管我們一直覺得臉應該比影子還重要,但在最早的時候,人們認為最能代表人的靈魂的事物,不是人的臉,而是人的影子。因為只有影子以可見的方式表現了人內在不可見的部分。

3

馮.夏米索《失去影子的人》:自由,是不被「事物的影子」所迷惑!

藍玉雍

人沒有了影子會怎麼樣呢?施雷米爾想了想,感覺起來這好像沒什麼,影子又不是靈魂,失去了又有什麼關係呢?

Selfie 自攝像 (下)

葉曉燕 Rachel IP

當討論人像攝影時,我們必定會觸及「身份」(Identity)這個概念,在互聯網時代,這一切,當中有幾多是我們要刻意建構的?我們怎樣通過相片展示自己,要建立一個怎樣的「公眾形象」?

离境

Raymond

去年春天我写了一篇关于界限(边界)的文章。显然,在那篇文章中,“界”的定义并没有在屡次实践中形成一个固定的形态——即区分“界”的有形与无形性。加拿大自由党前任党魁叶礼庭(Michael Grant Ignatieff)在其著作《血缘与归属》(Blood and Belonging...

知识的诅咒

罗智

在一天世界里的某一期里,李如一讲讲了一个小故事,他提到某个剧作家的一个新的文化企划,只有买过票的观众才能收到一封写着演出时间地点内容的信件,所有不了解的观众是被排除在外的,当然李如一讲的主题是信息的流通和封闭,以及对这种保守姿态的批评,但是当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的心却开始着急...

譯步亦趨|黑人才能翻譯黑人文學?Amanda Gorman撤換翻譯事件

人二譯社

再進一步想,如果這位中國譯者對香港文化認識非常深,翻譯造詣也比當地香港譯者高,那我們還會下相同的結論嗎?又如果這次出版社要把香港文學帶到非洲國家,懂得非洲語言的香港人少之又少,更別說譯者了。如果在這種情況下,找中國譯者翻譯香港文學又有沒有問題呢?

讓你接近目標的叫「引力」,讓你遠離目標的叫「分心」|《專注力協定》|眾讀PopRead

眾讀PopRead

「分心」之後要把注意力放回原本的事情是需要花心力的,更多是一分心就很難回來了……如果事情是你喜歡做的事情,「內在」分心的機率減少。

下雨天,不同身分不同心情

射手媽咪婷婷

單身的時候,走在雨中覺得有點孤單又帶點憂鬱。有伴侶的時候,走在雨中感到浪漫甜蜜,甚至覺得刺激有趣。身為媽媽的時候,單手推推車(約20公斤重)再單手撐傘,感覺推推車的手快扭到,全身被雨淋濕,連眼鏡都被雨水打濕到完全失去了視線,回家後發現不僅大人小孩全身濕,甚至連裝在袋子裡孩子的安撫...

LikeCoin 狂想曲|細分社會中的分分合合

MaryVentura

「細分社會」這四個字是大概八、九年前從一位「位高權重」的女士那裡聽到的,雖是半戲謔的話,卻從此便似鑽進了腦海,揮之不去。之後的幾年想想,很多概念,不僅僅是食品業、工業、製造業,整個世界在科學界及社會層面也在向這個詞過渡著。舉這樣一個例子,Matters這個平台上有諸多關於社會、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