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
22 are following
47 articles
冷空調

煙癮

「可惡,冷死了」 冬天最令我討厭的事情,1是起床離開溫暖被窩的痛苦瞬間、2是開車上班的路途總是被厚厚的大雪積滿、3是上完廁所用冷水洗手的時候。我把又冷又濕的雙手趕緊擦乾,拿出大衣口袋裡的手套戴上。離開廁所、走出商店街、打開百貨公司的大門,戶外雪白的世界和室內溫暖的燈光形成強烈的對比。

Jerry L.

Matters新人打卡 | 原创小说《永远的兰经寺》

不要忘记,不要忘记,记忆,就是永远的兰经寺……

鹿兒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第三首

第三首 音符

毛毳

【小說】【漫畫】定伯賣鬼

整理檔案時找到之前改編定伯賣鬼的小說和後來試著把它畫成漫畫,就拿來分享一下。

Vernaaaaaaa

來自歷史的愛情——阿里托革頓與哈摩狄奧斯—1

此文僅部分依據實際歷史,並非根據歷史事實敘寫,多為個人發想。

五月雪Sunny

《請倒數》第二章 在數到零之前

第一節 離群之羊 有一種錯覺叫做半夜的精神抖擻

五月雪Sunny

《請倒數》第一章 理所當然的序章 完

第三節 崩壞契約

五月雪Sunny

《請倒數》第一章 理所當然的序章

第二節 日常生活

五月雪Sunny

《請倒數》第一章 理所當然的序章

第一節 自說自話

陳伯軒

《學徒》「白鷹」:放下你的驕傲,萬言塔將為你敞開。

他邊說邊轉身往塔裡走去,隨後雙眼直視葛維並問道:「所以,你知道該怎麼進門了嗎?哈洛德的葛維?」

听心写

人生遊戲:03故事可以重寫嗎?

我明明聽到的是「我們」。我也好想問他,「如果我們的故事可以重寫,你會怎麼寫?」

听心写

人生遊戲:01決定 & 02啟程

有人說,人間是天堂,也有人說是地獄。人間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到現在還沒有答案呢。

馮子緣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二 不要以為

今天早上,天文台發出紅色暴雨警告,教育局宣佈上午校及全日制學校停課。阿晴躺在床上,心想:「太好了!今天不用趕着帶兒子上學,也不用趕着到學校接兒子放學,最重要的是不用替兒子背着起碼四、五公斤的書包轉車與步行。」 看完天氣報告和新聞,阿晴了無睡意,兒子則還在睡覺。

Ken林佳樹

与水川晴子的幻想日记

illustration by Ujin Jang吃過晚飯,沿著街燈與夜幕,我與水川晴子在居酒屋門前的欄杆駐足。說著瑣瑣碎碎的無聊話,聽著轆轆作響的行車聲,活像兩個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去的小孩。我坐在護欄上背駝著腰,有一口沒一口地抽煙;水川晴子則輕輕倚在欄杆上,左手托住花紋皮的旅行箱,眼神被路邊偶然經過的車吸引。

Jing

性相書 | 在對方出現前的四十分鐘,她認爲她掩蓋了一些狼狽

婚姻,人造的神話;如果不能對抗制度,那麼就利用制度。

Jing

性相書 | 當她第一次在跟那個男人對視時,她就知道她所期待的事情將要發生

“這是我千挑萬選選出的父親”,她心理這樣想,“一個新的爸爸”。

Jing

在等待的時間裡,她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寫作和嘔吐

在等待的時間裡,她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寫作,和嘔吐。嘔吐已經成為一種慣性,甚至是對她來說非常輕易的事情。她可以控制食物殘渣不會嗆入鼻腔導致難受,也可以控制按壓胃部的力度以至於勾身在水池邊時可以順利地將混合物排出,甚至可以控制自己把未完全消化成液體的東西都清理乾淨。

張落遠

止水(三)| 王土

“上來。” 東嶽揮揮手,就見兩個僕從扶著一個被蒙面的中年人向堯走來。堯定睛一看,面色猶疑。東嶽説道:“此人姚姓,名重華,乃東夷有虞氏瞽叟之子。我路過東夷,見他極力奉行孝道,實是難得。説來,祖上還算是王上的遠親。” 堯繼而又繞著舜仔細打量一周,心中愈發不喜。

張落遠

止水(二)| 暗湧

那人行走在千年之夜,影樓幢幢如魅,似乎據守著一個天大的秘密。那人黑衣黑首黑鞋,只有一雙炬眼,銅鈴般閃爍在黑夜中。他左右奔走,來去如飛,猶如一猛鹿,在都城中攛掇。終於,那人在城墻下停了下來,握緊了背後的匕首。那人,我們暫時簡稱“無名”。在他前方,是一個人。

張落遠

止水(一)| 在人間

序言在很久很久以前,中原僅僅只是個小小的部落聚集地,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要講的故事,就是從這裏開始的......大雨。河堤。汎濫。漫淫。一片茫茫大荒中,有數處浮起的山丘,丘上木葉微脫,帶著點雨過天晴的清新在汎白的湖面激起陣陣漣漪。有一片葉子飄到禹的竹筏前,禹稍稍欠身將它撈起,凑到眼前仔細看。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