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
yzzaJ-chill
maintainer
13 Followers
21 Articles

与妈妈共同在大理旅居的几日心得:无论是向内、还是向外,都要始终保持独立、察觉

Ying

在写作营的Notion共写中写下这段察觉,觉得可以作为与家人相处中的情绪察觉样板参考,于是同步来这里。

记一次社区实验:用web3的方式训练chatbot

shin

我从未想到社区共创的力量会如此强大。当一项AI能力不再是由机构或个人中心化领导时,可以在社区里激发超乎想象的产出热情。利用DAO的组织形式和智能合约自动执行,实现web3方式的模型训练和利益分配。这将给AI的利益体系带来变革,从长远来看,当下被暴力伤害的数据贡献者将会成为与AI模型息息相关的stakeholders。这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4

在大理求DAO

Laoganbu

老干部在9月20日晚从北京来到大理,待了一个多月吧。来大理的原因很简单,就是长待北京自己办公一点干劲都没有,需要来找找自由职业者的组织,一起干才有动力。机缘巧合,结识了很多web3的朋友,接触了web3的一些理论和应用。一、触摸web3 原先老干部对web3的认识,就是粗浅的对区块链的原理、数字货币的应用有点了解。

9

逃避統治的藝術——大理的數位遊民聚落

張潔平

天下雜誌專欄 2022-09-06

8
Back to All

聊聊我的人生中的限制性信念与不配得感

Ying

在月初发起书写营,加入并持续书写的,多是女性。通过一周多阅读大家的内容,发现一个共性:相比男性,女性更容易陷入自我怀疑及否定。也借此反省一下自己生活中的两大限制性信念:对于财富的匮乏感、好感情的不配得感。

1

我带着互联网的寒气来到大理,却意外在瓦猫之夏找到新工作,web3实在太精彩了

shin

我是一个在互联网崛起的时代下长大的小孩儿。在学校里接触到的,是一年比一年更盛的互联网工作宣传。对于毕业生来说,仿佛只有进到互联网、进到大厂,才是成功。但是就在今年,2023年,变天了。互联网的寒气有没有传给你我不知道,但我肯定23届的秋招绝对是凉透了。

“十年前的雨崩”——丽江阿纳果,四个数字游民的徒步攻略

Ying

进山,去没信号的地方、去长满树的地方、去没有人没有现代建筑的地方,似乎已经成了我的一种需要定时安抚的生理需求了。

2

徵文獲獎公布|這是我們在大理的 web3 之夏

Matty

我們收集到了各個不同面向的大理 web3 故事;所有參與本次徵文的作者,都可以獲得專屬 POAP 一枚!

3

數字遊民:一直在路上 | 金馬達基金公告 No.51

Matty

數字遊民並非只是短暫的體驗,而是充滿創造力的生活方式。

4
硬周刊

我在大理遇见中国Web3人:未来已经发生,只是分布不均

超载叽

苍山雄奇,洱海静谧,Web3舍我其谁。

3

在大理,half in web3

larri_supertramp

警察指认的“虚拟货币”,Web3被Web0降维打击 “噢,所以你现在就是 all in web3 咯?” “不,我不是,我只是 half in web3.” 这个答案特别大——它在我脑海中出现的方式,就好像你把投影仪放在离墙特别远的地方,字体大到在天花板边缘都发生了变形的那种大。

3

徵文活動|Dalifornia:我在大理的 web3 之夏

Matty

本次徵文,邀請大家寫下你在大理的 web3 故事,或者你對 web3 在大理的看法。

4

去中心化与自组织的回归

442807661

1111

2

这几天,Web3在大理发生了什么

1.435Club

大理为所有Web3er留下了一个火种这个火种将开始星星燎原

5

时间丈量下的匠作:大理宗教造像的现在完成进行时

王婷儿

没有人知道这个时代过去,中国的宗教造像会留下怎样的作品。答案只能交给时间……

新冠年代的逃离,我在大理不舍鲜花与自由

辜家鑫

当原来生活的地方已不能满足我对自身生活质量提升和文化、精神等方面更高追求时,选择离开并重新构建一种新的生态生活方式,不失为一种尝试。虽然受制于自身环境,自由意志仍催促我脱身而出。

摘星学坊 | 花钱买罪受,2022“劳动换住宿”夏令营

shenbolun

此篇招募为位于白石洲的教育项目摘星计划发起,我帮忙转载一下。

丽江之行,这些坑你一定要规避

在路上永远年轻

网上认识的一个丽江朋友,我现在把原话发给你们予以借鉴:丽江本地纳西族友情建议: 去景点别买任何东西,包括水; 尽量去丽克隆之类的超市。做任何事都远离景点,别问我为什么,除非你钱多。景点推荐的话古城肯定是必去的,但不要买任何东西,门票好像基本都是20多,因为我没买过; 还有蓝月谷和玉水寨也不错。

审判 01 | 我确定自己没有天赋、热爱和自律,还总是自我矛盾

shenbolun

我时常觉得人活在一种审判里,命运的审判,社会的审判,自我的审判。每一场审判中,都拼尽全力去证明自己的价值,却无从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展现出什么。大部分人其实是通不过审判的,甚至也展现不出任何价值,可依旧被动地与世界无尽交锋。我对人有一种期盼,对自我也有期盼,可有时候,期盼就像等待戈...

每個地方都有它的靈魂

吳文捷

在【展開書店講講】:大理有一間書店叫海豚阿德 裡我提到,我的朋友小白,也就是大理海豚阿德書店的創辦人,幫我的第二本書《蒼山下,洱海前:我的雲南擺攤人生》寫了序。其實,除了小白之外,我還請了另一個在大理的朋友寫序,那就是喬安。喬安是湖南人,畢業後在上海工作。

【展開書店講講】:大理有一間書店叫海豚阿德

吳文捷

響應【展開書店講講】社區活動,寫了我在台灣唯一的法文書店工作了 3 年後,我想到還有一個書店故事一定要寫,那就是我朋友小白在大理古城所經營的「海豚阿德書店 Dolphin Ade Books」。2012 年的夏天,我第一次出門當背包客去到雲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