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衛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20 Followers
23 Articles

變形記

試錯集

王家衛在《2046》裡頭說過,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回憶變了形倒也在所難免。

几本小书Week No.1 | 打破次元壁功略(下)

億萬

张爱玲说过,上海是一个最能隐藏躲避疗伤的地方。所以无论是在《洗牌年代》、《繁华》,还是在王家卫的电影,无论是上海,还是香港,大城市成了一片热带雨林。

追劇不孤單|《一杯上路》臨死前,你最牽掛、想告別的是什麼?

石頭哥

來,追劇不孤單系列,今天石頭哥就帶你一起觸及癌症末期面臨死亡,你會牽掛什麼?

3
硬周刊

银幕侠女,救世与救心

超载叽

玉娇龙和宫二都是咬牙切齿的人。不过后者是有选择的选择,玉娇龙却别无选择。

Back to All

《重慶森林》是王家衛深愛香港的方式

Arstin Chen

《重慶森林》的故事看似簡單,卻從王家衛的鏡頭裡浮現出深具意義的畫外之音。都會男女的愛戀被描摹地如此自然貼切;而香港也呈現其搖晃深晦的景象;滿佈殖民遺緒的香港人,也在影像之中被如實體現。因此在5月1日這個重要的日子裡,就讓我們來好好聊聊這部電影吧。

2

電影與小說之間——淺談《東邪西毒》與《射雕英雄傳》的主題差異

雷根

武功絕頂的武林高手不論在小說內,還在電影螢幕上,也是橫掃千軍,無人可阻。然而,他們都不過是有血有肉的人,就算打遍天下無敵手,也敵不過時間和現實生活。武俠小說《射雕英雄傳》中的東邪、西毒、北丐,就在電影《東邪西毒》以前傳式的形象出現,並且加以改編。這些改編的地方恰恰是小說中留白的部分,以延伸的方式拍下了《東》。電影只在人物以及一些背景上呼應了小說,「非忠實改編」手法,擺脫傳統武俠故事情節。

在廚房跳探戈舞:《春光乍洩》裡獨特的展演符號​

Arstin Chen

剛於2月25日(昨日)重新上映的《春光乍洩》,是一部擁有香港最好陣容的電影,也是我心目中同志電影排行,永遠的前三名之作。

當城市開始吞噬記憶一劇場的投映之牆《雙城紀失》

有時評論

2016臺南藝術節 劇場空間

「非主流」電影

葉曉燕 Rachel IP

主流電影較著重娛樂性,為乎合大眾口味,重觀能刺激,具話題性。情節大多有點公式化,但最緊要「爽」。「非主流」電影無論在內容、敘事或電影語言的運用上都有更多可能性。

1

《花樣年華》22年,壓抑的情感只剩下遺憾

飄洋過海歷險記

面對愛的時候,你能再對自己坦白一點嗎?此生很短,願我們都不要留下遺憾;願我們都不要再重蹈覆轍。

王家衛捎來夜間孤寂故事,那部被低估的【墮落天使】,也及我們的情慾

DoctorKnock

孤單是否足以殺人?人可不可以愛上沒有見過的另一人?

看來 記憶也如風(下)

散落在香港的風

記憶是什麼呢?記憶就是一片脆弱的玻璃。當你越握得緊,越想把它抱緊的時候,它偏偏碎得更快,偏偏就像一陣風在手指逢中溜走。當你越想把它放下,越想與它背道而馳的時候,它偏偏像猛烈的強風一樣,見人就吹,見事就毀,而且跟着你窮追不捨。

從《花樣年華》生出來的內心世界

散落在香港的風

「如果有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跟我一起走?」

【電影】《一代宗師》(The Grandmaster,2013):武林高手的血肉之軀

觀影囈語

《一代宗師》的故事是以葉問(梁朝偉 飾)及宮二(章子怡 飾)為主要敘事者,講述八卦形意門掌門人宮羽田(王慶祥 飾)退隱之際,為試探南方武術而來到廣東佛山比試,葉問因而出面代表了佛山,並成功擊退宮羽田,更獲得對方的認可。但宮羽田之女宮二卻不以為然,反而再次挑戰葉問,更戰勝了他。不久後,日軍攻陷中國各地,宮羽田的徒弟馬三(張晉 飾)投日,並殺害了宮羽田,令宮二誓言為父報仇。

花樣年華 4K修復版

Martian Forest 火星森林

剛剛學習到的電影修復

沒有「春光乍洩」的阿根廷 我在南美流浪的日子

八十後大叔

許多人因為王家衛的《春光乍洩》(1997)慕名前往阿根廷,去黎耀輝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工作的酒吧Bar Sur、去世界盡頭Ushuaia看燈塔、去伊瓜蘇瀑布感受濕身,而我去阿根廷只是去流浪,這一點倒是和張震有點相似。昨晚在香港國際電影節重溫4K修復版的《春光乍洩》,不禁想起當年在阿根廷的絲絲回憶。

《春光乍洩》鏡頭色彩語言及相關文本分析

BILE

在導演王家衛的電影中不乏完美的美術設計、特殊的運鏡技巧,以及別出心裁攝影手法,而這些技法在電影《春光乍洩》裡更臻於成熟自然,筆者想藉此分析其攝影技法,並轉換成文學上的文本語言,為解讀《春光乍洩》增添新視角。

〈澤東廿五〉座談會後記

南灣水巷生

(近日見蕭若元游學修兩代電影人,放飛劍隔空鬥法,各自拍片,激辯香港電影工業死未。想起一六年時,我出席過兩場精彩的座談會,如此機緣可一不可再。第一場叫〈澤東廿五〉,新晉導演翁子光主持,訪問大導演王家衛。第二場叫〈港片四十年〉,資深影評人卓伯棠主持,關錦鵬、彭浩翔與黃修平三位導演同台受訪。

【行行出老母】電影《血觀音》《夕霧花園》《擺渡人》美術指導媽媽:蔡珮玲Penny

行行出老母

義大利電影大師費里尼說:夢是唯一的現實 “我是小丑,電影是我的馬戲團。” 他的御用美術指導(Dante Ferretti)則說: “電影就像一場夢,你可以在其中成為你想要的一切。” 美術指導藉著對劇本中的設定,加上導演對電影的想像,他們和工作團隊攜手合作從一無所有出發,跑遍無數角落,一筆一畫到搭起一場浩大的夢境。

重看外遇故事★花樣年華(王家衛)

我是心心

我們不會跟他們一樣 第一次看時,有看沒有懂,那時候年輕,愛情裡是非對錯很鮮明,哪有那麼多不得已!?不懂張曼玉為什麼欲拒還迎,也不懂為什麼兩個人都想在一起,卻要錯過?!我很喜歡王家衛導演將看似無意義的路上相遇點頭擦身而過放入了片段中,把陌生到熟悉的點點滴滴都記錄的感覺,而開始有了真...

白羊與蛾【香港-中環】從這一分鐘開始,你再也忘不掉的張國榮

陳賽門

半山手扶梯的終點是干德道,馬路的對面就是陡峭的山壁,太平山北麓的山體上插滿了高聳的豪華大廈,這裡比起中上環鬧街,樹蔭下的人行道明顯清閒愜意許多。『你不覺得這條路牽狗散步的人很多嗎?』蛾邊走邊張望著。「的確,不過現在是平日上班時間,哪來這麼多閒人閒功夫遛狗啊。

【香港-中環】隨著半山手扶梯而上,步入重慶森林

陳賽門

「《重慶森林》實在稱不上好看,但不知為何有這麼多人為它著迷。」走出港鐵中環站,炙陽照得白羊瞇起眼睛。『著迷的對象可能不是電影,而是那個時代的香港吧。』蛾停在斑馬線旁的圍欄前,等著穿越德輔道的紅綠燈,眼前的馬路叮叮車緩慢地魚貫穿梭著,那是專屬於港島的元素。

Day 2—我爱。。。王家卫的电影

ragingflower

今天早上的天气特别的阴暗,乌云沉沉的,像是要下雨了一样。于是我决定在写作前去散散步。我喜欢阴天带来的孤独感。这种氛围让我幻想自己是一个王家卫电影裡的角色,听着老旧的音乐: Things in life - Dennis Brown ,面对一个写字机敲下一段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