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
Matty
maintainer
175 Followers
1.24k Articles

在集會上

木客

讚美手,真相屬於眼睛。

詩歌·孤島

木客

與世隔絕最好的方式

Ciriatto_羅夏

是該吼一聲 讓那黑懼怕 當作自己是那光點 揚起 平面的空間 想不透 是何種光源 滲透 折射 在笑著 卻能體會那疼痛丁點 區分開這份近似沉睡 飄墜 說著 想念 說著 相近而無限的間距 甦醒於玫瑰香外的空間 是幾年 都不夠沉醉 那份靜止在永久進行 歌唱著休止符 無色無傷的...

詩/夜半的弓道教室

煮雪的人 ZhuxueDeren.eth

京都一隅的弓道教室微光古老且不切實際我踱步其中 牆角擺著弓道用具庭院有月,以及完美無缺的標靶依稀可以聽見遠方便利商店有客人進出 回到教室中央坐下仰望指向夜半的時鐘這是夢嗎?希望不是因為地板是如此整潔木頭的氣味是如此令人安心 從未學過弓道的我是如何知曉此處?

Back to All

詩歌·返老還童

木客

迷蒙中,過往每一天離我同樣近

鬼船

Ciriatto_羅夏

船隻將沉 適合鼠隻歌唱 汙穢隨著海面上升 慌張 鬼船無人 只有意識浮盪海平面 說吧 那遠方該有多近 唱吧 鼠輩們 歌唱你們船上的豐功偉業 近海的遠洋 跨不過鴻溝 語言對之奢侈 無軀體的水手 舵 瘋狂盤旋 在如鏡的水面 逃吧 最後的收場 被咒上不該復甦的人 是個與船相結的冤魂 這漆黑裡 最適合著喘息

「诗」空白情书

Gefangener-im-Abend

经历了一个月的瓶颈期,这首做了一些新的尝试。关于破碎的言语,遥不可及的爱人,和绝望多虑的表白人。

《走失》

伊恩

我放不下 拚了命的找事情分散注意力, 依然無法抽離在你身上滯留的靈魂 我渴望找到自我,渴望不再依賴 可是我離不開 就像是上了癮,明知不行 在我的想像裡,你是星空中最耀眼的存在 不容忽視,心神嚮往 卻也知道我們碰不到彼此 光年計算的遙遠,隔開的不只是距離 我依然沉溺在你過去的形象裡。

《沈淪》

伊恩

從你手上傳來的體溫,是假的 即便它溫暖的讓人著迷 厚實的叫人安心 但心不在 輕輕搓揉著我的手,目光卻停留在遠方

詩歌·刷牙的時候

木客

刷牙時太無聊了。

詩歌·邀請

木客

在春天裏想像自己在深山裏

惡夢

千日光傾

於是我試圖剝下,往日所有傷痕。

《子緣新詩集》之《陰影》

馮子緣

《陰影》 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個陰影, 有的很大,有的很小; 有的很深,有的很淺。你不會用肉眼看得見, 你只會以為自己的陰影較其他人的要大, 你總以為自己最懂得分析與測量, 可是世上很多事是無法量化與計算, 你憑甚麼草率地下個定論?各人的情感自己負責, 又何用去作毫無意義的妄測呢?

升降符

Ciriatto_羅夏

距離裡沒終點 只有結尾沉默可悲 符號一點 在時間裡沒方位 開始學會下墜 細聞暫存的氣息 這空間卻已開始荒廢 在裡頭生存的人已經枯萎 無關疲憊 落下一點迷失 尊嚴逐漸崩塌瓦解 腳尖朝向屋簷 感覺風吹 感受他在輕推 如果畫面反轉 那麼一刻 靈魂便展翅高飛 展開羽翅 微笑迎接整個世界 畫在上頭一撇

【文生新詩】時間

文生

她把自己曾有的年輕

【詩】漂

毛毳

人群中 容易被遺忘 心 居無定所 不是浮萍 卻總在漂蕩 是命運 不是命運 是 存在感 弱了些

對自己情話

千日光傾

好好愛自己,變成對自己說的很氾濫的情話。

【詩】月色

毛毳

夜中 兩人 並肩 左看 右看 就是不看雙眼 一句話 一字 一字 就是不完全 直白 不存在 膽怯 又熱烈 含蓄又直接 吞吞吐吐中 月色真美

【過客】

玥尋雨

走向遠處深邃的眼眸裡 透露著未來 一切美好的事物 在眼前一一顯現 幸福、快樂、希望 油燃而生 擦肩過後 才知道 彼此只是那逝去的回憶 已成走遠的 "過客"

背對

aka 元本山

城市的喧囂熄滅 我手捧著一杯 純粹的黑 品著純粹的苦與香 獨自坐在書桌前 閱讀著她和他的愛情故事 文字躍然於紙上 接著 跳出 只留下了一片空白 而妳,遁入這一紙空白中 逐漸遠去 至此 妳尋妳的紅塵 我逐我的俗世 就此背離 不沾染彼此任何一絲因果

如果我有一把刀

雷根

你用那把鋒利的刀刺中我心房 我卻對它愛護有加 如果我有一把刀 讓我把影子狠狠斬下 除塵 消毒 包裝妥當 當作送給你的最後一份禮物 在某個深夜裡放到你的閨房 影子與回憶藕斷絲連 永遠停留在你的空間 它會靜靜地獨佇立在最黑最暗的那角落 黑得你不會發現 ...

陪你度過雨

千日光傾

太骯髒,就沒有人想把你洗乾淨。

誰說海只有一種顏色

風島之嵐

這是自己當下的心情 沒有任何人能界定我所看到的顏色

【文生新詩】海

文生

海說

1

變化

千日光傾

還是孩子的時候,就擔心放在密封罐裡的糖會不會壞。

【詩】信心

毛毳

看起來很沒信心的文字XD

自己起床

千日光傾

以後睡前不要吵著要聽故事,更不要激起貪吃的嘴。

《狩》

伊恩

「你看見了嗎?」 漆黑的夜寂靜滲人,只聞山谷溪水潺潺 月暈,揭示著的還有此夜的不平靜 狩獵者,與獵物。我帶領狼群,快速奔跑著 心跳聲震耳欲聾、汗珠如雨滴下 在深山野林生存有秘訣。要快、夠狠、且直擊要害 今晚戰果頗豐,這是最後一獵 撕咬的,與被撕咬的。

《子緣新詩集》之《限期》

馮子緣

沒有逃避你的身影曾投射於各事各物上, 反倒是我給了自己一個期限, 在限期前, 我要好好地把我們的點點滴滴, 仔細地回憶一遍, 好讓我把所有事情無遺地刻在內心深處。在限期以後, 我會在內心深處挖下一個很深很深的洞, 把我們一起度過的的珍貴片段埋藏起來。

「诗」年轮上,列车

Gefangener-im-Abend

关于时间,以及重复发生的人为的流血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