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讨论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8 Followers
41 Articles
围炉weiluflame

對話樹洞用戶:由樹洞想象匿名平臺的公共討論(上) | 圍爐 · CUHK

围炉weiluflame

去年9月,由香港中文大學學生運行的「馬料水bb機」(即「樹洞」)微信小程序上線,並成為了內地生廣為使用的即時討論社區與信息交流平臺。樹洞小程序采用「前臺匿名、後臺實名」的形式,使用者在發布內容時可選擇展示自己設定的昵稱或者隱藏昵稱。樹洞的話題範圍廣泛,包括分享日常心情,討論社會時事,測評課程信息等等。

混乱的对华政策背后,是欧洲外交的战略失语与制度失能

OwlDaniel

欧洲对华政策的真正症结并非是否向美国靠拢,而是欧洲的自主能力之阙如。

【译】新政治家 | 布莱尔论进步政治的未来

OwlDaniel

这个新的进步运动的建设应该从志同道合的工党、自民党成员与无政治归属的独立人士之间的公开对话开始。否则,我们就会陷入为一项不明不白的事业而斗争的沉闷境地,我们的双手被绑在身后,在一个我们无从选择的战场上,与一个本不配获胜的对手打一场无法赢得的战斗;并指望下一次失败会为我们带来一个我们现在就应当追求的清晰目标。这样的事是不会发生的。

Citizen沙龙文字整理+PPT | 方可成 x 刘致昕:我们与真相的距离(下)

Citizen2021

重新发布此版本为讲者确认过的完整版。墙内公众号的删减版本目前已遭到 404 处理,读者们可以分享 ipfs 链接给有需要的伙伴。

1
Back to All

要不要在校友群分享讨论政治议题?

Mela的社会观察笔记

公共空间的讨论实在是一件艰难的事。

围炉小炒 | “讨论”之后

围炉weiluflame

“讨论”一词在不同语境下含义丰富,在涉及公共事件、时事热点及与之相关的观点态度的交谈时,它并不同于强调抒发个人认识和见解的评论,也不同于在双方互动中交流情感的议论,而是涉及到公共话语理性的问题。借用徐贲在论述公民说理的话来说,“说理的目的是共同探索,因此,说理成为一种公民教育和自我教育的方式。

1

盲从与路径依赖:各国政府防疫决策的另一种解释

OwlDaniel

是什么导致各个国家和地区面对新冠来袭选择了不同的应对方案,并继而导致差别巨大的结果?对于中文语境,尤其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英、美、欧盟实力雄厚的发达民主国家的感染和死亡如此之多,而中国大陆、港澳和台湾相比之下要好得多?目前为止,可以见到的几种较完整的论述有:体制决定论:去年1~2...

United States Will Be Better without Judicial Activism

otonoco

原文由本人首次发布于校报社论板块。链接:https://dailyillini.com/opinions/2020/10/22/opinion-remove-judicial-activism-restore-political-balance/—————————————————...

我亲爱的朋友,你知道吗?

solomon

与你相比起来,我有太多不成熟的地方。与人相处分寸感的拿捏,甚至与自己相处的方法,你都比我高明很多(特别是跟女性朋友,这应该是我如今还是单身的缘由)。我非常的同意你对我的评判,与你相比起来,我真的是太急躁了,连度假都很像是在赶着上班一般的匆忙,而不能以从容不迫的态度去享受这份难得的清净。

香港公共讨论中不同角度的可能——由谈港大副校长任命开始

MarcelLui

【按:这篇短文最初是为投稿给《南华早报》的读者来信写的,缘由是香港大学新任命了两位副校长。最初的文稿是英语。但因为《南早》要求提供详细住址和电话,且词数上限在400词,所以我决定自己翻译修改出来,发在这里。在港大读书四年,无论是大学还是香港社会里的事都大概有些了解和看法;去年开始...

记录一段关于批判理论的对话

OwlDaniel

Eugène Delacroix: Le 28 Juillet. La Liberté guidant le peupleSimon: 今天被“批判性理论”惹毛了。追溯一种思想的社会结构根源,没问题。但你要说通过改造社会结构来改造思想,我就想笑。

关于不爱国的“公知”,一段80后与00后的对话

C计划

未来的你们,还会成为今天的我们吗?一次闲谈中,一位学新闻传播的00后小友,和我聊起在当今的中文互联网世界里甄别信息的困难。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每天面对纷繁复杂的信息与情绪,每个人的表达都带有立场与政治偏向。要从大量的信息中排除各种干扰,获得一个客观的判断真的太难了。

我们的教育在向反智的道路上狂奔

天明寺文茄

昨日,也即是2020年5月15日。我与【凌于深渊】先生在【Telgram】上的讨论中,初步涉及了关于【教育制度】所创造的【权威信仰】这一话题。而于今日,我看到了【深渊】先生早些时候所发起的【学科分化是否让交流的距离更远?】这一讨论。恰逢话题,且容我整理思绪,从而表达我的看法与想法。

他们所说的字母圈到底是什么 ?

KinkyFeminist

作者: 猫猫,设计师,捆工,偶尔写点字。SM、BDSM、Kinky 这些术语在中文语境下被翻译为“虐恋”(台湾翻译为“皮绳愉虐”),时至今日,“虐恋”作为一种对关係中行为的描述,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虐恋文化”究竟起源于何时?法国哲学家和思想史学家、社会理论家、语言学家、文...

“不好的”BDSM去哪儿了

KinkyFeminist

作者: Gandalf,KF创始人 近几年,每当公共事件中涉及到BDSM相关情节,都会随之引发一系列对于BDSM概念的科普。譬如最近被广为讨论的屈楚萧事件,在事发后便有很多媒体和独立作者发文,阐明究竟什么才是BDSM。这些文章的出现,一方面帮助大众理解这一概念,为BDSM去污名...

讨论活动(1):学科分化是否让交流的距离更远?

凌渊

我不擅长写活动文案,所以就让我们少谈情怀做动员,简单直接地进入主题吧。活动灵感和规则讨论可以看这篇文章:活动意见征询|尝试发起一次平和理智的讨论 活动目的:尝试了解,在大部分参与者都努力保持冷静,充分运用理智的情况下,会呈现出怎样的讨论氛围,能诞生什么有价值的成果。

Matters 的公共讨论空间去哪了?

Kynthia

Matters 具有的资源十分的吸引人:永存,理性的读者,有价值的创作者……但是现在这里已经没有话题广场,更不是公共讨论的空间。现在倒是存在着各种个人空间,私有空间。也许 Matters 应该把你们的标题改一下:一個自主、永續、有價的社交創作互動空間如果 Matters 没有关于...

方方日记该在海外出版吗?|面面观No.27

C计划

​对方方日记的争议已持续多日,成为疫情爆发以来最大规模的朋友圈撕裂事件。过去一段时间,争议达到白热化,在4月22日甚至成了微博热搜第一位。/ 图源网络 /1月25日,武汉封城后两天,被禁足城内的武汉作家方方开始记录封城后的生活,并在网上发表。

学会有效的网络对话|蓝方专栏

C计划

​注:本文首发于《财新周刊》2020年第12期。C计划的小学员们,最近在微信上建起了自己的聊天群。这群小学四五年级的孩子,很多是刚刚拥有自己的手机,不少人是为了提交网课作业才注册了属于自己的微信账号。加入群聊天,对他们中的大多数而言,都是件新鲜的事。

無味记录2020414-公共讨论

余南

作为一个“沉默的大多数”,我几乎没有参与过公共讨论,不要说在一些社区、论坛参与社会议题的讨论,即使技术相关的论坛乃至朋友的群组也很少参与讨论 。这是我的成长环境和性格双重因素决定的。所以当面对公共讨论这个议题的时候,多少有些力不从心。我们需要对自己在社交媒体的言语负责,我们也要公共空间表达的对社会议题的关注。

推荐一本书,或许能启发你对网络言论产生新的思考

Y能量

读了这本书以后,我才知道有个定义叫“引战”,截取书中一小段内容供大家参考。根据某些matters用户对活跃用户“爱心哥”的评论,或许这能让我们对于某些行为模式有不同维度的思考。

关于自我审查的思考

Y能量

你好,这是我在matters发布的第一篇文字,心情有些激动。今天想和你说说我关于文字写作和对信息审查的个人观点。在谈论这两个主题前,我想先和你介绍一个我熟知的概念。因为我有过一段草根公益人的生涯,从而接触到了《残疾人权利公约》中的“无障碍”概念。

“中国的女孩子”属于谁?

C计划

——谈谈民族主义与女性的身体 2020年2月27日,中国司法部就《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下文简称“条例”)公开征求意见。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互联网上山呼海啸般的反对声汹涌而来。反对意见大致分作以下几类: 1. 中国还未全面放开计划生育政策,没有理由引入外国人填充劳动市场。

理想?梦想?傻傻分不清楚!

wilhb81

各位马特市居民好, 从小到大,我们时常被周遭的亲朋戚友,甚至是路人甲乙丙丁,问过这么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你有啥梦想吗?你长大后有啥理想?” 智白想要在此澄清——人们口中的“梦想”和“理想”,看似只是相差了一个字,可它们俩的含义却是两码事,千万不要把它俩给混淆了!

饭圈出圈|蓝方专栏

C计划

编者按最近两天,艺人肖战的名字可能突然出现在了你的朋友圈和微博热搜。同时出现的,还有“AO3”“lofter”“cpf”“xzf”等一堆让你一头雾水的陌生符号。这其实是一场“饭圈”的恶战。一位同人文(指以现有作品的角色设定为基础进行二次创作的作品)作者发布了一篇以肖战与王一博为主...

中国现状:大多数与少数派

KasmenJok

「勇气」是可贵的,具有描绘希望的力量,而「依赖」也能实现同样的效果。为了在灾难之中获取希望,中国人历来的传统都是选择「依赖」而非「勇气」;而为了让这样希望能具体,我们更倾向于依赖那些掌控了实权的人,而不是某种似乎难以理解的制度设计。我们期望明君、清官、家长能在灾难发生时为我们提供...

醒了吗?

雲五

说点跟疫情无关的。我混豆瓣圈子的时间不长, 过去短短几个月来知道很多被标签为自由主义的友邻都很憋屈。我知道有人绝望、流泪、抑郁、愤怒、放弃、疲惫、禁言、永封。有人担惊受怕,有人义愤填膺。十二月到一月,众友邻还是跟往常一样,第一时间发布着真实、可靠、重要的信息。

【讨论】为什么很多大陆网友会煽动暴力行为?

匿名

【帝吧出征】【饭圈女孩】,微博,以及Matters上的一些用户等等,会说出一些比较奇怪的话语,诸如“希望台独分子继续闹腾,然后大陆穷台、围台、困台、吸台,到后面就可以‘武统’“(见截图1)。截图1:隐去评论者姓名是因为并不想“攻击”他/她一个人,只是借用他/她言论的代表性讲一个大...

达摩俱乐部: 像James Damore一样参与公共讨论

达摩俱乐部

https://hackmd.io/@DamoresClub/about谁是James Damore?2017年7月,一位名叫James Damore的Google软件工程师在前往中国的飞机上写了一篇针对公司内部的多样化项目(diversity program)的10页备忘录 G...

【译】保罗·格雷厄姆谈如何反对

阿掖山

之前发在个人博客上,原作者允许他人翻译(http://paulgraham.com/gfaq.html)。就把这篇文章算作来到 Matters 的“投名状”吧。也欢迎大家去我的个人博客逛逛:https://mountaye.github.io/blog/本文的作者保罗·格雷厄姆是一位程序员、画家兼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