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耀明
25 are following
23 articles
陳愛男

醉鄉路穩宜頻到

聽完『邊走邊唱』尾場回到荷蘭已經第四日,仍沒有回過神,身體和精神狀態就彷似『我被困在某種雲層』。隨手記錄流水賬,方便日後來回味。—— 這段愉快旅程由密集的巧合構成。比如,我與黃巴士各自約定好的朋友皆因私人原因不能成行。比如,我們碰巧買了同了一班飛機由阿姆斯特丹飛往柏林。

在Indo的Me

閒話家常 ︳能夠再見到你,真好

(寫於coronation day, 關於我心目中最優雅的那位小王子黃耀明)

馬世芳

01/02/2023 黃耀明「邊走邊唱」台北場觀後

2023/01/02 黃耀明 「邊走邊唱」台北場第二日。許是前一天已經把壓抑太久的一古腦釋放了,哭夠了,這一天的明哥游刃有餘,很鬆很穩。雖然他說昨天「玩得太瘋」嗓子有點累,時不時要喝個水清個喉,但他唱得好極了,絲毫不減盛世風華。這場演出除了歌詞字幕,完全沒有投影視訊。

占士哥

楊千嬅:再見二丁目 (1997)

《再見二丁目》於1997年收錄在楊千嬅第的粵語專輯《直覺》內,由于逸堯作曲,林夕填詞。此曲是楊千嬅的成名作,是她首支流行榜冠軍歌,更入選《勁歌金曲》季選,而林夕也獲得「最佳填詞」獎。二丁目位於日本東京新宿區內,享有「亞洲最大同志區」的稱號。這首歌是林夕一次在東京街頭的親身經歷。傳聞林夕暗戀黃耀明,二人皆為同性戀者。當時林夕相約黃耀明到二丁目遊玩,可是黃耀明卻沒有赴約,他一人漫無目的在東京街頭閒逛。

愛寫作的橘子

【音樂隨筆】難道要等一千零一世,才互相安慰?

標題來自於歌曲《春光乍泄》。這首歌常被誤會是張國榮的作品,畢竟張國榮出演了由王家衛執導的同名電影,但其實是黃耀明的歌。鑒於95年這首歌獲得了十大中文金曲頒獎典禮最佳中文流行歌曲獎、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至尊歌曲獎 、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十大勁歌金曲獎,有理由相信97年上映的電影反而有可能借鑒了這首歌。

占士哥

達明一派:禁色 (1988)

《禁色》於1988年收錄在達明一派的專輯《你還愛我嗎?》內,由劉以達和黃耀明作曲,陳少琪填詞。達明一派的音樂別具一格,題材十分廣泛,涉及政治、社會等敏感題材,其中以描寫同性戀的《禁色》,曾引起社會一陣迴響。《禁色》的歌名源自三島由紀夫的同名小說。1991年,立法會通過非刑事化法案,同性戀刑事化才正式落幕。同性戀是否先天性的遺傳呢?這個問題至今仍未有答案。心理學家佛洛依德認為,人類基本上是雙性戀的。

Kafkaesque

「總會找到方向」

精神世界的自由,常常比外部世界的自由更珍貴而不可得。

Roboty

浮世戀曲:终成寓言

在LiTV中意外發現了《浮世戀曲》,清晰度是目前最好的,非常喜歡這部30年前的片子,喜歡陳令智,喜歡顧美華,喜歡黃耀明,喜歡陳耀成,他在片尾打上字幕:「送給那些仍被囚在黑暗中的自由戰士」……

散落在香港的風

請看一眼這個光輝都市

燈光裏飛馳,失意的孩子。請看一眼這個光輝都市,再奔馳,心裏猜疑,恐怕這個璀璨都市,光輝到此。

牆外

831?周年紀念

具體指的是哪個831——2019?2014?還是2013?

曌宇私想

閒散度日的小日子就是和我一起聽聽歌:冷氣房中的夏日無限春光....

意境中的不斷迷亂勸說也讓人總也會跟著文字在右腦裡的想像空間中臉熱害羞起來,不過像我們這種平日生活就在很正經的人,有機會可以透過歌曲來讓自己敞開心扉的意亂情迷,有什麼不可呢....

牆外

黃耀明的七宗罪

萬千寵愛在一身、借鑒西洋曲風、傳承創新文化、拒絕自我審查、追求普世價值、勾結境內勢力、誠實——全部實錘!

Cyanyyy

第一次法院旁聽,獻給了黃耀明

關於第一次聽審的瑣碎紀錄。很難稱為明哥的歌迷,他的fans,而熟悉他的名字,也都是到了香港以後的事情。一次次熟悉他的名字,不是因為娛樂新聞,反而是因為關心香港社運與政治。

G點電視

如果愛能高歌 — 10首不能錯過的性/別小眾廣東話K歌

香港樂壇一直有不少為性/別小眾勇敢發聲的音樂人,筆者作為香港流行音樂的「忠實fans」,就為大家精選了以下10首見證時代、跨越彩虹光譜的廣東話K歌...

食芒果

樂日|獻給社運者的歌:千萬珍重,深心隱痛。

你是勇敢獻身的民運人士,我是留在日常生活中的平凡眾生。這裡隱隱然有一份歉疚:我留戀世俗,留戀我種種瑣事,留戀我溫軟夢鄉,未能伴你同行。而你卻是為所有的人孤身前行,承擔所有風險和災禍。於此,我只能祝愿前路艱險、千萬珍重。「深心隱痛」,這痛是深沉的,有惋惜亦有內疚,是作為同時代人卻未能共擔風險的無盡歉疚。

八十後大叔

黃耀明與林夕 太平山下的香港故事

看完立場姐姐何桂藍《黃耀明不是我的偶像,是我最愛的男人》這篇文章,想起自己也曾兩次訪問過黃耀明,一次是講出櫃的,另一次是關於他在2014年的演唱會《太平山下》,為同名歌曲填詞的是林夕,所以當時也一同訪問兩人,文章刊於當時的《號外》雜誌。值得一提的是,那時和我一起訪問他們的,還有Matters的創辦人張潔平。

NGOCN

今天世上所有地方 | 十一月防腐剂

作者 明明、章章 编辑 花花、糖糖11月,当我们展望周遭,各种样式的不平、死亡、失望——无论是关于反性骚扰的舆论胶着,还是对民主、劳工权益的诉求,抑或是年轻生命的流离失所与猝停——仍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反复轮回。消失的表达是消失的政治,2020年11月,N记一如往常,希望用语言的抗争构建政治记忆的基石。

陳海雅

《我怕我心意變灰》-鼓勵香港人的演唱會

Photo by Etta ChanPhoto by Etta ChanPhoto by Etta ChanPhoto by Etta ChanPhoto by Etta ChanPhoto by Etta ChanPhoto by Etta ChanPhoto by Etta ...

文化放題

致青春的輓歌:黃耀明《住》

匆匆忙忙、忙忙碌碌,彷彿是每個香港人的宿命。以前搭地鐵上班,我看着車內的人無不睡眼惺忪、目無表情,左手握着扶手、右手握着電話,然後沉睡於某個不容別人侵佔的小世界中。直至車門一開,一眾昏睡著的靈魂卻立時集體甦醒,魚貫的湧出車廂,爭先恐後向着扶手電梯擠擠擁擁,你推而我不讓 —— 有時...

陳海雅

我和音樂的二三事(一)---黃耀明

嚴格來說,在聽黃耀明之前,我的啟蒙是達明一派,因為他們初出道時,我還是小學生,未明白他們的音樂中的故事,只記得盧海鵬和阿燦扮的「撻成一塊」更搞笑。《十個救火的少年》我當時不明白歌曲中的凄楚,只覺得在數數字好得意。當時媽媽看見電視上的明哥長髮插上一朵花在唱歌,她没...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