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8 Followers
32 Articles

手机屏幕碎了

Polk

平时睡觉前2玩手机,经常掉地上,但屏幕坚挺的很,从未碎裂过。哪天睡飘窗上,估计是因为飘窗比较高,第二天睡醒捡起地上的手机发现已经碎成如上图模样了。你若问我心痛吗?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反而略有兴奋,毕竟这个手机已经使用了快三年了,价格只有2500,绝对值了。

眼见为实

mrpointp

昨天刚刚拿到手机的时候一直没什么时间研究,直到今天上午才把旧手机所有的照片、软件通讯录等数据资料导入新的手机,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对这部手机和系统有了基本的了解。因为之前用的是鸿蒙系统,首先很认可鸿蒙系统,这个系统使就连用了快三年的P30也可以实现基本不卡顿,而且可玩性还是不低的,当然啦卡不卡顿不仅是系统的问题。

新手机三星S22

mrpointp

前段时间一直在纠结买不买和买什么手机,上周在商场闲逛时偶然的走入了一家三星专卖店,随手拿起三星手机瞧了瞧,忽然觉得质感挺好的。我个人觉得目前市面上比较常见的手机比较有质感的就是苹果手机,而且它的质感由内而外,外观用材和机身重量都很趁手,系统又是那么的顺滑,可以说销量高不是没有道理的。

换手机的一时冲动

mrpointp

Source 我现在的手机已经使用了快三年了,虽然在当时买的时候已经不算是华为的热门机型了,但我一直比较满意它,一直到现在其实也没必要换新的。我用的是华为P30,讲真的最初的一年多我觉得这款手机很普通,外观和系统以及智能程度都是如此,直到最近我发现这款手机是真的香。

Back to All

无时无刻提醒有免费游戏拿的App:Giveaway PC Games Radar Alert

奇妙趣事

能提醒大家拿免费游戏的App~

下一个手机换什么

Polk

手上的手机是华为荣耀,用了超过2年了,最近进水了两次,我及时用电吹风吹,都挽救回来了。可是感觉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屏幕边缘都脱胶了。想起触屏手机刚出现的时候,我一开始用三星,经常用了一年就换了,因为存储太小,太卡了。三星在存储上真的很抠门,那时就买的都是旗舰机,note系列,S系列...

互联网是对现实的拙劣模仿

波蘭水手

互联网对现实世界的拙劣模仿,以至于让人们情愿相信互联网世界,这自然是反生命的、反进化的,互联网所建构的虚假世界和大自然生命本身就不相融,除了远离和保持和互联网世界的距离,人总是活在一个虚假的楚门世界中,还以为自己是穿着裤子的皇帝,不仅自己是在编制谎言,身边的人也是在编织谎言。

权威机构发布的取证工具测试报告

科技无意义

权威机构发布的取证工具测试报告

玩太多手机/电脑容易抑郁吗

mrpointp

Source 今天在一个社交平台发现一个挺有意思的话题:每天盯着屏幕6小时以上更容易抑郁...或许大多数人看到这个话题第一时间的感受就是“不服”。你们有没有计算过自己每天用手机(且不说电脑吧)的时间?好像手机是可以后台记录使用时间的,但是我没有找到这一项统计,干脆自己简单计算吧。

奇怪事件

Agness

手机的背影有点可怜兮兮

我的谷歌商店无法登陆解决方案

hykwf678233

图片来源于百度前段时候,忽然发现我的小米手机上的谷歌商店一打开就闪退,以为是手机里安装的谷歌三件套出了问题,于是重新安装了三件套,发现问题并没有解决。于是,我将手机上的所有数据进行了清除,重新安装所以软件。(这里有个小插曲,重新安装app后,中午去了趟小店,付款的时候才发现虽然安装了微信,但还没登录。

放下手机,你会发现时间用不完

波蘭水手

总觉时间不够用,感觉时间过得太快,多半是浪费了。

「生活」沉迷手机的剧情反转

mrspointm

我们这代人大概是从零几年开始迷上网络游戏,那时候大部分游戏玩家还是男性,而且是相对年轻的一群人。2010年以后国内智能手机的市场开始打开,这个市场应该说远远大于游戏市场,因为被吸引的群体包括了大部分年轻男性女性。但是那几年中老年人追求智能手机的体量还不大,年轻人占据了绝大部分的客...

可怕的软件更新速度

mrpointp

credit:pixabay.com我的手机是前年买到手的,内存128G,在我不玩游戏的情况下现在已经使用了90%左右了,这还归功于平时我经常清理,手机早已多次提示内存不足。以前用64G手机的时候内存总是告急,心想128G再怎么样也够了吧,事实上我太单纯了。

还没有彻底放下手机的执念

liumei

闺女不经意间就拥有了一个手机,虽是二手货,也好于没有不是?其实以前她拥有过一次手机,那时疫情开始 把人都宅在家里,孩子也不去上学,大人也不用上班。赶在青春期的风口浪尖上,小姑娘直接就“变”了,六亲不认,只认手机。为此,我们鸡飞狗跳都是常态了,我整天心力交瘁,她也是提心吊胆。

[網賺]Sperax 逐漸完善的金融系統 現時使用手機每日領取空投賺取未來資產/手機挖礦 不耗電

jamey777

逐漸建設完整的區塊鏈金融,現時每日點擊領取積分.目前為宣傳正在免費發送XP積分,隨著時間減少Sperax由美國矽谷 頂級密碼學家、工程師、市場專家、數學家以及世界各頂尖人員所組成。他們構建了自己的區塊鏈貨幣、美元穩定幣、DEFI應用、社區參與旨在透過區塊鏈技術造福所有金融體系

[網賺]TimeStope使時間變為區塊鏈,早期加入獲取更多遺失的時間。永不浪費/手機挖礦

jamey777

有想過把睡覺時間轉變為真實貨幣嗎?  在未來可能會實現。 今天來介紹TIMESTOPE這是由韓國團隊在前年10月所開發的手機應用程式。 在眾多手機加密貨幣應用中,Timestope 在其中也是佼佼者

爸妈患上手机瘾~爱听信与转发谣言怎么办呀?

DrYuan。汤圆

开放抱怨贴~大家轰炸起来吧!

日常离奇事件-手机自言自语

JackEric

我的手机被监控

航通社的朋友们

LG 告别手机业务:所以,“手机”是什么?

lishuhang

手机不是“手机”,所以造“手机”的不会造手机。

「生活」手机还是不换了吧

mrspointm

昨天下午我的手机突然就自动重启了,这已经是最近出现的第二次了,因此挺担心如果手机坏掉了怎么办,于是就产生了换手机的念头。现在的苹果8 Plus已经使用了三年多了,说不能用吧还可以坚持,说能用吧这个时间和手机的状态也是可以准备换掉了。这放假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就去商场看一下手机,买不买都是其次。

航通社的朋友们

“一零后”的第一场沙尘暴,我的手机居然拍不出来

lishuhang

咱们普通人就别想着“记录历史”了。

2021年哪些新技术将成为手机行业的新宠?

Energy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每年的新手机除了升级性能更强的处理器、内存等硬件外,其他方面的功能提升也是必不可少,结合目前已有的消息以及技术趋势,我们来预测2021年三项值得大家关注的手机新技术。折叠屏 折叠屏手机并不陌生,之前三星、华为和摩托罗拉均推出折叠屏产品,有横有竖不同的折叠方式。

雷军:和米粉交朋友

小胡同学

昨天晚上,雷军公众号推送了一篇文章,里面是雷军邀请9位米粉去小米公司,作为顾问团成员,吃一顿“年夜饭”。里面有一条视频,记录了雷军倾听9位米粉对于小米手机及小米公司的意见和建议的过程。每个人通过PPT展示的方式介绍自己对于小米公司和产品的看法,也有对未来的建议,同时也提出了许多米...

卸载手机上的游戏之后我在想什么

小胡同学

1月4日,我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句话:卸载了手机上的游戏,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做感兴趣的事情。毋庸置疑,在卸载之前,我的确会在空闲的时间登一把王者,开一把黑,经常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呢?想看的书没看完,想看的电影一直没动,就如同我说的这句话一样,很多感兴趣的事情由于游戏的干扰,没能做成。

「生活」今天的“千元机”

mrspointm

2010年左右,安卓系统的手机火爆市场,当时很热门的品牌有HTC、VIVO、OPPO、华为等,2012年我买了一款海信智能手机,接近两千。那时候我还是个学生,所以觉得这个手机很令我满意,毕竟也是第一次拥有自己的安卓机。但当时的手机性价比其实是不高的,这款海信的手机仅仅用了半年就发生了卡顿的情况,就更谈不上什么流畅了。

迷一般的手机内存

mrpointp

最近我的手机又提示我内存不足10%,虽说这算不上什么大问题,但还是让我感到有些糟心,内存不足就意味着要清理手机了,但是手机上能清理的内容并不多。现在的手机储存容量是越来越大,64G、128G、512G...,我自己的手机就是128G,但是现在明显感觉不够使用。

假期日记1月16日

小凳子

今天我和妈妈哥哥去了华强北。妈妈说要买手机的贴膜,哥哥想看电脑显卡。妈妈买好手机贴膜后,我突然想起以前我用的那台小手机坏了,所以我就问妈妈可不可以买一台新的,然后我们就一直在那里找,我们走来走去,最后我选了这台蓝色的翻盖小手机。这部手机是很小的一台,大概只有两个手指那么大,我很喜欢这台小手机!

失望的小米手机

土木坛子

几个月前,我买了一台小米手机,试图体验一下安卓的世界,我不想让自己变得那么固执:不愿意尝试新事物。几个月后,我实在受不了这台手机。并不是我对小米有成见,老实说我用过多款小米的产品,充电器、鼠标、笔记本,我的感觉是除了我手头的这台小米手机不好用,其它的小米产品还不错。

转载:一部手机失窃而揭露的窃取个人信息实现资金盗取的黑色产业链

Horo

其实咱之前没发过啥转载,一个是因为之前有过的争论,一个就是懒 😅。但这回看到的这篇文章感觉会和咱扯淡的有点联系,再想贴链接的时候发现已经没了(?)于是就放上来了。原文来着微信公众号“信息安全老骆驼”,后来发现“原文已被发布者删除“,但是有人之前在 Telegraph 上留了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