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空間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1 Followers
25 Articles

死場不死 皇都戲院商場

鄒頌華

這是我其中一部胎死腹中的作品。早在香港的傳媒廣泛報導死場(門庭冷落的商場)之前,其實我和幾位朋友在2020年底時已寫好一部關於北角區死場的書,並取得某個撥款,準備赴印於2021年3月出版。可惜因為一些很荒謬的原因最後難產而死。制度的崩潰不只是影響政治經濟民生,連文化歷史的紀錄也無一倖免。大概,他們就是不想你留有任何紀錄。實在不想自己的心血就這樣淹沒在一埋檔案中,現分批上載,立此存照。

香港各大學消失的自由空間:策展報告存檔

梁景鴻

原來的「空間」,現在只剩下「地方」。

[城市]曾經古都車站前的老榕風景

偏門研究員 KUN

日本時代的臺南車站前,座落著一棵極大的榕樹,見證著車站的設立、修建與新建,不僅是許多外地人搭乘火車來到府城的第一印象,也是南國豔陽下往來旅客歇腳乘涼的好所在。然而,過去這棵扮演古都地標的榕樹,多數人對於它的消失都不太清楚緣由。

1

我在廢墟的窗戶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鄒頌華

探索廢墟是一件很禪的事。看到這道真正從「破窗」而入的光,再加上廢墟的寧靜環境本身就有種近乎「神聖靜默」的狀態,令人有遠離江湖的出世感覺。這所教堂雖已荒廢,但它曾安撫過許多難民的身心靈,也證實了在危難的時候,真正的基督徒對最弱勢的人不離不棄,直到他們離開險地。

Back to All

穿梭於公私領域中的性別過道:台灣公共游泳池所形塑的身體分野

搖百yaobite

從入口開始,游泳池就讓人非常密集地意識到公私領域的切換以及生理性別的界線,先是更衣間與廁所(私領域的界線),再到熱水池、烤箱等(公領域的界線),一群明明被衣著同質化的人卻被怪異地強調著性別,彷彿這是唯一的差異所在,也因此,一個被去(特)性化的空間弔詭地強調著「性」⋯⋯

除了讓城市被柏油路佔據,我們還可以有更多選擇 — 看西班牙無車城市 Pontevedra|存在指南 Way To Exist

存在指南 Way To Exist

位於西班牙的 Pontevedra 是全球首座無車城市,本文將會介紹這座城市,以及闡述對我來說,“禁止私人交通工具”背後對於整個社會文化的影響。

促進文化參與的媒介

melodyyiu

延續上篇介紹在文化區設計中著重“場所”的案例,其實也反映了文化機構近年越來越關注公共參與性的趨向。隨著公民意識的提升和政府介入/資助的縮減,許多文化機構也從側重對外文化輸出轉至面向本地社群的願景,而公眾“文化參與性”再次成為了文化機構關注的議題。

大型文化區之中的“場所”設計

melodyyiu

繼上篇講述“場所”的概念應用在藝術作品至建築空間尺度,進而也可以套用在文化區的規劃建設策略上。歐美自20世紀後期的城市發展開始關注公民歸屬感,而通過文化建設營造集體記憶(collective memory)的“場所”正好切合這個需求。

3

“場所”:從雕塑到建築的尺度

melodyyiu

許多時候我們都是通過航拍或建築形態 看見 藝術文化區和博物館劇院。那麼,在這個廣角尺度之中,*人* 的位置在哪裡? 一連兩篇課堂上的案例分享,討論“場所”的概念以及於文化空間規劃設計的應用。

1

城市無形遺產交換實驗

格魯克

你可以攜帶與這座城市有意義物件或聲音,或任何你認為珍貴的記憶,我們協助你放上區塊鏈技術NFT永久保存,開啟未來城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存的想像。你也可以選擇一段故事與我們分享,這個聲音將上鏈永久保存,直到人類世界消失。

博物館、劇院、文化中心

melodyyiu

大約始於文藝復興時期,文化活動在城市生活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美術館和劇院被認為是連結大眾的公民/公共空間。相對於20世紀末期較為理想化的文化機構與公民社會關係,今天的公營文化機構正面臨不同層面的挑戰。本文追溯博物館和劇院這兩種原型,通過回顧文化機構的起源與演變,去了解它們在現今社會的定位並由此再作出進一步討論。

1

Citizen沙龙文字整理+PPT | 方可成 x 刘致昕:我们与真相的距离(上)

Citizen2021

重新发布此版本为讲者确认过的完整版。墙内公众号的删减版本目前已遭到 404 处理,读者们可以分享 ipfs 链接给有需要的伙伴。

1

公共空間與我們的距離

時間一直在流逝

今天來談談比較特別的東東,公共空間——怎樣的人有資格討論公共空間這個議題,我同意我過去的一個教授所言,是在這個城市生活的所有人,包括在這裡居住、上班、上課、活動以及當外籍勞工的人們。

公共生活及空間研究簡述

melodyyiu

20世紀中後期,歐美城市開始對現代主義所推崇宏大城市規劃理念提出質疑,慢慢開始轉向關注以人為本的城市空間和體驗。早期的城市研究均以靜態空間為主體去衡量某個特定空間對活動的影響,可是我們能否進一步以動態生活的角度出發去探討空間於活動之間的互動性?而公共生活的特質又如何置於文化場所之中?本文將從兩個角度去考慮公共生活與文化空間之間的互動關係。

1

從平面圖閱讀公共空間

melodyyiu

關於文化空間的建築討論,通常圍繞著型態美學或者象徵意義,較少談及真實被體驗的公共空間。本文以閱讀建築平面圖形的方式,針對空間結構的社會意義去理解文化公共空間。首先介紹兩個關於建築空間圖形的關鍵概念,分別是17世紀羅馬諾利地圖(Nolli Map)和1980年代出版的 The Social Logic of Space,並以此為基礎嘗試一種不同的空間閱讀方式。

2

從新發現 香港文化中心

melodyyiu

自1989年開幕,香港文化中心作為城市地標的評價一直好壞參半,位於維港海傍卻幾乎沒有窗的建築型態或外牆粉紅「廁所磚」均讓人詬病。可是或許直到西九場館陸續投入服務,文化中心無可否認是香港三十年來最重要的文化場所,也是無論是否藝術愛好者的公眾和遊客的熱門景點。其實文化中心的設計和建設過程,更反映了香港自7/80年代文化發展和香港獨特的身分......

疫情反思:公共空間

角醒

如果有朋友問起,大角嘴區有什麽公共空間,你首先想起哪些地方?建於1999年的樂群街公園?抑話有齊各種康樂設施的大角嘴市政大廈?根據Google Maps資料,把富柏、富榮、南昌公園也計算在内的話,大角嘴總共有10個政府核下的休憩公園/球場和1個體育館。

[706圍爐] 公共生活的意義,筆記

kontoenmin

2020/7/12 周保松,羅勉 昨天晚上保松老師花了四個多小時跟大家分享,很感動,真的有被老師的真誠、耐心和堅定鼓舞到。以下是簡要的筆記,希望能和大家分享,如有錯漏之處歡迎在評論區指出。三個問題:什麼是公共生活?公共生活的重要性/價值?實踐好的公共生活需要什麼條件?

臺北車站大廳不是移工問題:我們如何認識公共空間?

KM

台灣交通部長林佳龍在5.19臉書貼文定調台北車站1樓大廳在疫情後繼續開放,底下留言掀起支持與反對兩派爭吵。台灣近年輿論裡,已培養能從平權角度思考與評論的人,在同志和勞工權益(包括外籍勞工)時,尤其明顯。但是我認為臺北車站大廳的狀況,太快讓討論聚焦在弱勢問題。

2

你要我坐不坐?台北車站

MichelleLU

相信台北車站的"做與不坐"問題,已經延燒了一段時間,雖然此時此刻我仍然不知道是否結論為何,但是可能也趁機把我想到的一些面向,給整理看看。即使,我認為答案其實很顯然意見,但其實做法可以有許多不同;而如果我們認真想,其實這問題,也絕對沒有一個死胡同,而是可以串聯多少不同的解方而已。

1

愛書人的閱讀空間~文房

心羽

#文房 #圖書館 #閱讀空間 #參觀心得 愛書人& 喜愛日式傳統風格建築設計的人~可別錯過的閱讀空間~第一次聽到文房,是由朋友推薦,一開始我聽文房這兩個字,只想到了文房四寶,從他的照片與口述介紹,才知道原來是圖書館。經過時,從外觀完全看不出來,因為隱身在巷內的寧靜住宅區內...

二十世代不怕死

吃不厭月桃ga

一位同事和我說,拍東西沒什麼意思。我驚訝於這句話會是他說出的,一個將自己與世界聯繫緊的人。「我前幾天不是很想死嗎」,他接著說,「沒有特別大的開心,也沒有特別大的難過」。無色無味,沒有激情的重複的每一天,即便是在主動/被動去接收與傳達最新動態消息的傳媒行業工作,這樣的狀態也不會變好,甚至情況更加糟糕。我很難過,因為我意識到,我在聽到這句話的本能反應是:這是不能被接受的。而過後,忽然想起,自己不...

协作者手记:关于缩小“对话规模”:开放空间&世界咖啡馆&小组讨论的适用和要点

李橙

本次的TOT之中,我看到了几个比较有趣的现象:一个参与者运用了世界咖啡馆的模式来进行小组讨论,虽然体验环节时间是短小的,但也让我感到并没有发生传说中世界咖啡馆“凝聚众人智慧之共识”的神奇感受;同时又联想到之前一次会议中,组织者也使用过“世界咖啡馆”的模式,但体验的过程中我作为参与者感觉一头雾水没有特别实质的推进和脑力激荡,别的参与者也反映说每次都要复述之前的进度感觉并不好,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回...

每次地铁都是一场话剧

大力

我非常讨厌人多的场所,具体的指标是当人均距离被强制地降低到半米一下,我就会异常烦躁。广州的地铁当然属于其中,但为了上下班无法避免。为了缓解痛苦,我想象地铁是一个实验性极强的沉浸式戏剧空间,每个人都是编剧、演员和观众。久而久之,坐地铁竟成为我通勤的一大乐趣。一个人坐地铁时,我会戴上耳机,但什么音乐也不播,假装精神涣散整个人放空。这是我总结出享受“地铁话剧”最舒服的方式。一玩陌陌的中年男人地铁门...

麥海珊《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都被人嫌你阻住晒

I AM NOT A CAT

你平時會在哪兒唱歌?K房?教會?浴室?無人的街道?還是行人專用區?音樂需要空間,但不只是媒介的虛擬空間(例如CD或網路),而是真正的物理空間。因為音樂不只是那些歌 — 通常作為「商品」 — 也必須包括那些有血有肉的,做音樂的人。若我們把「獨立音樂」與主流相對,前者往往意味著要從既定的規範和機制中掙脫出來。《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不只是一齣介紹本地獨立音樂的電影,所以導演麥海珊沒有把電影拍成像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