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
58 are following
261 articles
張潔平

【对谈精华整理1】艾晓明:拥抱受害者的痛苦,替她们活下去

昨夜的Matters在线问答,从晚上9点一直持续到12点半,17位用户向艾晓明老师提出了大约28个问题,还有很多排队没来得及提问的朋友。@彭捷 做了针对13个核心问题的精华整理,作为对过去一周中国metoo的回顾,和大家反思的集合,非常值得通篇细读。最后,@AI...

方可成

媒体应该如何报道性侵案?以财新的鲍毓明案报道为例

最近几天,跨国企业高管、海归法务专家鲍毓明被指性侵养女李星星的案件经由《南风窗》等媒体报道后引发了很多关注。尤其是昨天(4月12日)财新的报道《高管性侵养女案疑云》在网上发出又被迅速撤下之后,很多人在讨论此案中的媒体表现,也有不少会员朋友发来邮件,有人问“如何做好性侵报道?

張潔平

转载:就部分同学因申请信息公开被约谈一事致北大校方的联名信

尊敬的北京大学校领导:...

凌渊

第二性别主义 2 男性劣势:性侵

虽然很多性侵都是暴力性的,但并非所有性侵都是暴力性的。例如,抚摸生殖器(未经同意)不一定是暴力或在暴力威胁下进行的,即便有时是这样。这是将性侵与之前讨论过的暴力分开研究的原因之一。

思凝

BBC傑尼斯性醜聞紀錄片【Predator】觀影筆記

「基本上,一聽見喜多川Johnny的名字,大家就噤聲了。即使他已死,大家還是保護著他。而當年被性侵的男孩,現在已是成年人了,他們仍要獨自掙扎面對、理性化當年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

Robert

达赖喇嘛和强尼·喜多川性侵的对比

应当一视同仁 独立调查

opmbyd

王丹滕彪魏京生三人的“性”秘往事

王丹滕彪魏京生三人的“性”秘往事

蔚藍天空

M的故事(三)

我正在努力嘗試理解,M當時的心態,一個侵害他的人,M還心甘情願一再和學長上床,這算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其實他算不錯的做愛對象,除了海邊淋浴間那一次體驗不佳,後來他還滿知道我哪裡敏感或禁忌的,反正青春的揮霍,僅僅是這樣。」 「你沒有愛上他吧?

蔚藍天空

M的故事(二)

學長似乎擔心M太痛叫喊出聲繼而被發現,停止了動作,把M翻過來,正面抱住M,不斷安慰M,「很痛嗎?不要擔心,習慣了就很舒服的。」學長熱切的吻著M,從突破M嘴唇舌頭交纏的熱吻,接著吻到耳垂,M感覺到異樣酥麻,然後脖頸處,伴著成熟男性呼出的熱切氣息,M竟然感覺被挑出了某種慾望,學長又往...

蔚藍天空

M的故事

說一個沉重, 且限制級的故事...

日新说Copernicium

印度“ME TOO”:惨遭性侵的女摔跤手与无动于衷的印度人民党

萨克西·马利克站在警察路障的边缘,点燃了一支蜡烛,数百人聚集在她面前挥舞着印度国旗。"这是为印度的女儿们而战,"她告诉人群:"我们必须赢得这场战斗!而且我们终会胜利的!"

yqqwe

澳洲新南威爾斯州雪梨郊區 1985年至2001年發生連環性侵案 破案瞭!澳洲色魔性侵31女 逍遙法外近40年終確認身分

趣味新聞網記者特別報導 : 澳洲新南威爾斯州雪梨郊區,1985年至2001年發生連環性侵案,共31女受害,淫魔始終逍遙法外,身分不明,警方如今透過最新的DNA傢族係譜技術,終於確認嫌犯是男子西姆斯(Keith Simms),但今年66歲的他已於2月去世。

Sogni

禁忌與違法 - 碼色與碼法 - 中間有根很細的紅線

在以前的文中說過,對於禁忌話題,在下的標準非常松啊,好多人眼中的18禁個也不覺得有什麼需要禁忌的😁。但是,但是,。。。大多數看似寬鬆的歐美國家,特別是近年,對於某些禁忌,從法律法規到監管實行,有一根基本不能觸犯的紅線,叫做“未成年人“⛔️🔞🈲!

Openbook閱讀誌

話題》比《我推的孩子》更黑暗的真實:影劇圈的掠食者遊樂場

2023人氣新番《我推的孩子》裡,偶像星野愛隱藏在燦爛笑容下的謊言,重重襲擊著觀者。如果在演藝圈謊言就是武器,那麼演藝圈的真實究竟為何?1999年日本《週刊文春》報導傑尼斯創辦人喜多川強尼性侵無數少年,時至今日仍有受害者出面控訴。假使當初這一切就被制止——Hear me roar, Hear they roar. 本篇報導藉多部文本攤開影劇圈的悲劇,期待更多人一起正視黑暗,反擊扭曲的潛在價值觀。

xu1xin

报警有用的话,写小作文干嘛

文字或许可以成为巧言令色的工具,但仅仅是在它失去了真与诚的时候。

Robert

吐舌头的达赖喇嘛

对那些自称神称圣的凡人,我们应有最大的警觉

吳貳說

我從未想過我會被性侵

我想應該也是沒人想過自己會成為受害者。我在方格子的第一篇文章〈走上和解之路:不再仇男〉看似是一篇對於父權下XY染色體(被定義為男性)的和解,但那篇文章,其實真的想說的是,我被性侵了。

暖暖Sunshine

說了就有事,我沒事|我安撫自己,這不是性侵

我看到我旅行帶的所有物品、小點心,看到那些東西之後,我就像瘋子一樣,把它拿起來,把它撕碎。不管那個東西是什麼材質,有多難撕,我就會把它撕碎,把它揉掉,想盡辦法把這個東西消滅,想要讓它消失在我面前。

世界走走 seh seh

走走晚報:阿富汗模特兒的美麗與哀愁🇦🇫

0118晚報

射手媽咪婷婷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五年過去了,終於提起勇氣看這本書。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