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
34 are following
120 articles
iago

言情耽美类网络小说,女性的无意识书写

感谢:Yan 和 AL 图/文:iago (漫画、子宫图除外) 我最近和Z 聊起了我大学沉迷耽美和言情小说的事儿,那已经是七八年前了。我也回想起了很多大学时期看的网络小说,都是女性作者写的言情小说,在大陆,两大网络小说网站,分别是晋江和起点。

小鸟文学

既然我们都是有不同症状的人|接力访问071 徐雅珺

一个精神分析家在国内看到的和实践的事情。

小鸟文学

“我还是对人感兴趣”,但,人是什么?|接力访问065 满宇

“一个人的社会”,社会里的一个人。

Openbook閱讀誌

書評》聽吧,具備革命品格的靈魂!──21世紀還需要或配得佛洛姆嗎?

「現代人是孤獨的、恐懼的,缺乏愛的能力。他想要親近鄰人,但他與鄰人的關係實在太無關且疏遠,而無法親近」,為逃離孤獨,人們把快感、利益、知識,當作愛的替代品。

SAMPLE

宮崎駿的時間倫理

宮崎駿一直重視觀察,他的作品往往給予觀眾和別的「日本動畫」不同的感覺,他也曾受到米萊的油畫《奧菲莉婭》的啟發,改變他的創作技法,要求畫師一筆筆用手繪畫每一幀畫面,讓他的動畫更加貼近現實,更能表現時間、運動的趨勢。

Rafael Cao

让我终结一个神话

"倒错者不会进入分析?“

Rafael Cao

《康德与萨德》节选1

这是我根据西班牙语版本翻译的,没有过多校对

Rafael Cao

欲望,需要,需求

如果要什么给什么,那我们谈的就不是人类了,人类就是“‘他’只给‘我’‘他’没有的”

Rafael Cao

“成长”与“欲望”

问一个不一样的问题

Rafael Cao

能指与记忆

所有记忆痕迹,物表象,词表象,都通过言说来重新建构我们的精神世界。这是神经症的路子。而妄想症或者精神病发作的时候,词表象直接就呈现了出来,恰恰是因为缺乏登录能指系统这一步。

Rafael Cao

符号与死亡

如果说分析者是“死人”,那么分析家必须“比死人死得还要透”,所有主体在被划杠的那刻都已经死了,但能指又使得这死去的主体不朽。

Rafael Cao

男性幻想,女性化妆

拉康面临的问题是,怎么用一个能指去指示一个“空”的位置,因为能指只是把一个在场的东西变成了不在场,所以必须有一个符号化的石祖在这里“性化”想象的石祖。符号化的石祖就是缺失的能指,也是大他者欲望的能指。

Rafael Cao

符号与生殖

在经历了俄狄浦斯情结后,主体在异化中陷入了能指和所指的二元对立,符号化这个时候变得迫在眉睫,无法回避,“生殖器的实现服从于作为一个本质要求的符号化——男人要男性化,女人要真正接受她的女性功能”。

Rafael Cao

原初压抑之谜:无法被翻译成语言的能指

“狼人”可能不是“狼”,可能也不是“人”,但就在树上“逼视”你

Rafael Cao

奥格登谈主-客体,时间与梦境(人如何学会思考自身?)

分析师和被分析者两个主体不能真地互相摧毁,否则就变成自闭或者神经症了。分析师和被分析者之间的关系就像作者和读者,移情与反移情,它们互相反映,但不构成彼此的镜像,作者+读者=第三个主体(分析性的第三者)。诉说我们的不光是历史学意义上的”他者“,更有无意识层面的和主体间意义上的”他者“。

关令尹

赤土 12 红皇后(完)

“我爱她吗?” 钟少德扪心自问道。三年前,他就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对于那个名叫顾盈的女孩子,除了肉体上的欲望之外,他是否还有某种特殊的情感?也许有一点吧。否则他也不至于重色轻友,在她面前冷落了自己的老友——墨西哥雪茄。在他三位数的性伙伴中,这已经算是难能可贵的礼遇了……不过话说回来,和烟瘾一样,性欲不也是一种瘾么?

关令尹

赤土 11 他那是作死

第二天清晨,六点刚过五分,在呼啸的东南风中,于亚民出现在了街头。依旧是一件长袖白衬衫,依旧整整齐齐,一尘不染,面容依旧沉静温和,带着些微的黑眼圈,还有那只标志性的Apollo式鼻子,英挺依旧。在十字路口的雪铁龙车上,顾盈已经守了大半个钟头,因为她知道,这是对手去兴业公司上班的必经之路。

关令尹

赤土 10 大补膏和万灵针

行动的时间是晚八点,地点是老城厢九亩地的东南角,目标是一个人,一个前来为十几爿燕子窠送货的男人。顾盈本以为,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下,对方恐怕不会铤而走险。对于她的质疑,钟少德却不以为然,理由只有一个——贪婪。因为贪婪,纵然前段时间两帮火并,弹片横飞之际,这个人也未尝停止过按时送货。

关令尹

赤土 09 小儿科,太小儿科了

台风几乎是来了。雨已经下了一天一夜,却没有一点停下的意思,反倒是风越发大了起来。听电台的气象小姐讲,今年夏天的第一场台风预计将在今天夜里登陆上海滩。顶着风雨交加的天气,傍晚六点,顾盈准时赶到了新的约会地点——老城厢的春再来旅馆。在自家汽车的保护下,她并没有淋到几滴雨。

关令尹

赤土 08 仅当血迹未干时

爱珍死后的第二天,上海南市恢复了和平。绑票行动失败后,复兴社的后台老板终于坐不住了。7月17日凌晨,正当青帮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复仇时,驻沪日军的一个大队突然出现在沪南和漕泾的分界线上,拉开铁丝网,架起重机枪,将两个帮派的人马隔了开来。在宪兵司令部的强力调停下,交战双方很快达成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