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
19 are following
60 articles
Yiling

[我與房思琪]

每一個房思琪都站在陽光的背面,轉過頭來看著我,我輕輕的用口型對她們說,我記得。

中国劳工论坛

ISA台湾于11月28日发起了声援彭帅的抗议活动

11月25日为国际反性暴力日,我们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在全球发起女权行动。我们声援彭帅,要求停止迫害彭帅,举报性侵无罪,中共性侵、绑架有罪。反对中共网络审查!我们要求独立调查张高丽性侵案,而因为中国法院彻底受中共操控,只有打倒独裁政权,才可能有公正独立调查事件。我们要求解散国际奥委会,由运动员和群众民主控制体坛盛事。

中国劳工论坛

中共前副总理张高丽受性侵指控

无论案件是否牵涉中共权斗,性侵受害人站出来举报是完全正义的。女权和反专制斗争要将矛头指向造成这一切问题的核心:中共的专制与父权资本主义,以实现社会变革,建立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社会。

Lily

弦子与“米兔”在中国

初识弦子,是在成都的一个活动中。她和其它朋友坐在台阶边,不注意可能还真发现不了。弦子给人的感觉,友善可亲,单薄瘦弱——与她内心的坚定与散发的巨大的能量,似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说我是做中国的MeToo研究的,能否加一个微信。她说好呀,有需要可以找她。我给了她一个拥抱,谢谢她所做的一切。

世界走走 seh seh

走走晚報:打擊飯圈不只在中國、舉報性騷擾為何這麼難?

晚安, 九月第一天,在象徵開始與無限可能的開學日,走走想與妳分享這些世界大小事:台北街頭的小女孩(AP)全球熱點貨出不去、人進不來:越南封鎖衝擊咖啡供應鏈🇻🇳疫情對人類生活的影響無遠弗屆,如今更衝擊到許多人每天早上賴以維生的咖啡☕️ 越南是全球第二大咖啡出口國,主要生產即溶咖...

米米亚娜

歪脑WHYNOT | 专访弦子:“如果我是朱军的话,我也会说我相信法律。”

你找历史要答案,这个答案谁给你?并不是我们需要找男性要历史的答案,我们是相信未来的女性,未来支持性别平等的人会给我们一个答案,我们所要求的历史是一个记述的权利。未来会怎么样去判断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未来会怎么样判断我们现在在打的这个官司?其实米兔就是一个言说运动,它在鼓励女生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不让我们把判定这个经历的权力交给别人。

女权之声

狩猎女性的“吴亦凡”们,与宽容他们的娱乐圈资本逻辑

吴亦凡及其团队,是通过一次次的策划,以浪漫的的外表掩藏着他违背女性意志发生性关系的内在核心。但他之所以可以完成这样的狩猎,原因并不在于他的这些策划有多完美、他的浪漫表演有多到位,而是因为在资本喜好排序下,只有他的欲望、需求的表达是全面的,而对他进行揭露的女性则早晚都会被贴上“炒作”的标签。

空心二胡

【性別吐槽】性騷擾者應該去性別化嗎?從個案分析到底#METOO的邊界在哪裡?

我剛剛看到一個法律諮詢社團的個案,內容是這樣的:有一名女子,只因為她寫了一句“我愛你”在一名男子的桌上,就被該男子與其女性友人,以“毀謗、騷擾、強制、妨害秘密罪”提出告訴,並且找了許多人馬到該名女子的住處恐嚇脅迫交出和解費,女子與家人不堪其擾,於是花了九萬元和解,但即使如此男子仍...

吳郭義

Metoo困境:未完成的正當性構建

在上一篇文章被誤讀讀的林奕含們的結尾,我預告說下一篇文章我想談一談Metoo的困境。之所以會想談論這個話題,除了因為弦子一案讓沉寂已久的Metoo重回公眾視野,提供了一次討論的機會。也因為Metoo的困境其實一直都沒有解決,而運動的參與者為此頗感擔憂,在這種情況下也許他們會想聽聽另一邊的聲音。

NGOCN

今天世上所有地方 | 十一月防腐剂

作者 明明、章章 编辑 花花、糖糖11月,当我们展望周遭,各种样式的不平、死亡、失望——无论是关于反性骚扰的舆论胶着,还是对民主、劳工权益的诉求,抑或是年轻生命的流离失所与猝停——仍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反复轮回。消失的表达是消失的政治,2020年11月,N记一如往常,希望用语言的抗争构建政治记忆的基石。

王文非

我为什么支持站出来的受害者?“反转”了怎么办?

看到@連美恩 的文章《被性骚扰的时候,为什么不出声》,以及一些文章探讨我们该在何种程度上相信站出来的人,我想起自己也写过两篇旧文,一篇是讲我自己遭遇性骚扰的经历(很遗憾,我也没能当场表达反对);一篇是刘强东案发生时,我写了写自己对于支持Jingyao这件事的看法。

janeeee

从性骚扰到女性主义

大家好,这里是播客八字不合。如果你觉得我们有趣的话,可以到喜马拉雅搜索“八八八字不合”关注我们的播客,一起探索坚持用理性对话的可能性。01 为什么要聊女性主义 《八字不合》的第二期之所以要做女性主义的话题,直接原因是我最近遭遇了一件可能是性骚扰的事件。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梅杜莎與珀爾修斯的頭(Medusa with the Head of Perseus)

近幾日,網路上流傳著一件受到女權人士推崇的雕塑作品《梅杜莎與珀爾修斯的頭》(Medusa with the Head of Perseus),主題是希臘神話中的梅杜莎(Medusa )手提著英仙座珀爾修斯(Perseus)的頭顱。在希臘神話中,珀爾修斯是斬殺梅杜莎的英雄人物。

NGOCN

“这些不是21世纪的法治中国会发生的事情” | 八月事件防腐剂

作者:糖糖、哈哈机 编辑:影子、COCO、Laitek、小曹去年八月,全世界都将目光再次聚焦于港岛;一年后的今天,各种周年纪/祭/忌日在《国安法》的笼罩下悄然而过;但似是接力般,全球各地的其他新抗争却持续在暗涌、翻滚着,声嘶力竭地、前仆后继地——无论是以“爱”之名、行父权之实的对...

NGOCN

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七月事件防腐剂

作者:Harry、Laitek、影子 校对:小糖、 Coco编按:7 月末中国本土疫情升温。北京历经一个月的高风险等级迎来解禁之际,新疆乌鲁木齐于 17 日开始封城。全球疫情不容乐观,巴西、美国、印度、南非等地高烧不退,香港连续多天单日新增破百。

異故鄉

metoo向何处去

作者:Shawn Chan 编者注:阅读全文需要12分钟,除了文字部分,还有不同文章链接和图片。第一部分都是对此事件的看法,第二、三部分才是理论部分,可有重点地阅读。请先阅读: 针对北美中国女权群事件的澄清 对北美女权群事件澄清文被指控「诽谤网暴」的回应 北美中国女权群事件问答合集 吕频、梁小门等人的论述可自行查找。

聖弥Masami

专制主义,连争权夺利的人都不能放弃的。

※这篇文字是用日语写的,翻译成中文。日文在中文的最后显示。【供稿】成为病理的韩国型粉丝团政治文化(韩民族日报) 看到这个报道后,我觉得自己和日本社会非常相似。在日本,"邪教化 "一词被用来形容 "对某一领域或人的异常依恋而成为粉丝"。在政治上,同样的事情也受到威胁。

NGOCN

从“有中国特色的Metoo”扯一扯“中国特色”

作者:寇延丁 编者:鹤苦蛙编按:因种种众所周知的不可抗力,在不断的被删文、警告之后,(寇姐与编者)一怒之下将四五篇系列文章全部浓缩在这里形成一篇。这系列文章算是对左望文章的系统回应与补充,写文的过程里亦刚好目睹踢群事件、两份语焉不详的声明的诞生,时间线拖去一个月,“刘韬事件无下文”的文章依然没有被“反转”。

米米亚娜

北美中国女权群“性骚扰”事件对女权社群的绑架以及MeToo运动的危机

近日因为在北美中国女权群里一件有争议的性骚扰指控,最后发展到吕频被网暴的事件,极大地震撼了我。在目睹社群撕裂,昔日熟悉信任的人互相伤害,并被迫被拖进公共领域审判和霸凌,也让我陷入了连续数日的情绪困难,甚至一度无心睡眠和工作。此事在女权相关的圈子里引发了热议,也催生出一些评论文章。

NGOCN

“目击你刚刚完成这一跳” | 六月事件防腐劑

作者:鶴苦蛙 編者:米粉上半年的最后一个月,与疫情有关的影响余温未散,新波又起;而更暴烈动荡的从身体、心理到受教机会乃至生命安全的侵害事件,皆被泥泞附着着置于一旁、待舆论场的暴雨冲刷后方才露出些原相;而原相是否为真相、暴雨是否仅有一场,那些逾越的权力与侵害是否正被悄悄消抹、一些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