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知识分子
Matty
maintainer
5 Followers
23 Articles

什么是公共知识分子?

Philosophia哲学社

「公共知识分子」这个概念在国内的广泛传播是始于零几年的南方报系,近些年由于环境和各种形势的影响逐渐转变为一个能对知识分子冠以的最为罪大恶极的称号,并且该概念的内涵被牢固地于特定的政治倾向挂钩。本文排除了对这个词一切褒义或贬义的使用,而追根溯源地力求讲明白「什么是公共知识分子」,一方面因为那些问题不值得辩驳,一方面因为本文本身即是辩驳。

【江湖十语】写给初入职场的你,公司新人最不应该做的10件事

江湖书房

尽管这10条,可能会帮你成为一个合格的职业人士,但作为社会个体,我们要做的还需要坚守自己的善良的本心。职场就是利益场,在里面很多人性都会以直接且残忍的方式暴露给你。

578 六十年來的大陸憲政民主運動|陈子明

野兽爱智慧

野兽按:今天在2013年12月发行的《公共知识分子》杂志第六期上看到,该期登载了陈子明的《六十年來的大陸憲政民主運動》一文,才意识到,不知觉中,陈子明已经逝世六年有余。1952年1月8日生人的陈子明是北交双鱼太阳摩羯族,他的一生活出高阶双鱼的大爱和高阶摩羯的坚韧不拔。

未来的你们,还会成为今天的我们吗?

尤砥宪

关于“公知”,一段80后与00后的对话 一次闲谈中,一位学新闻传播的00后小友,和我聊起在当今的中文互联网世界里甄别信息的困难。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每天面对纷繁复杂的信息与情绪,每个人的表达都带有立场与政治偏向。要从大量的信息中排除各种干扰,获得一个客观的判断真的太难了。

Back to All

关于不爱国的“公知”,一段80后与00后的对话

C计划

未来的你们,还会成为今天的我们吗?一次闲谈中,一位学新闻传播的00后小友,和我聊起在当今的中文互联网世界里甄别信息的困难。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每天面对纷繁复杂的信息与情绪,每个人的表达都带有立场与政治偏向。要从大量的信息中排除各种干扰,获得一个客观的判断真的太难了。

[代发]“社会主义者”的奶嘴

MuxSansCulotte

作者:陈觞Shawn人生在世,不为别的,就为了找一个奶嘴。奶嘴是一种对母亲乳房的模仿,找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奶嘴,就像回到家一样,这就是一种幸福。即使是自诩为社会主义者的人,也仍然需要奶嘴。他们固着在某些对象上,然后便认为这些奶嘴是“社会主义”。

[代发]雄性学者们的现代“性”焦虑

MuxSansCulotte

作者:陈觞Shawn 注:本文极度菲勒斯中心主义,如有不适,作者概不负责。另外,敬请对号入座——如果你觉得是描述自己,那就是你。有人说,现代社会应该给学者一点犯错的余地,正如成龙说:“我只是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这些学者除了在做飞黄腾达的美梦,还在做酒池肉林的春梦,这就是一...

童話與神話的時代過去了

夏夕夏景

2014/7/28完稿,2020/8/2修訂 童話與神話的時代過去了。你發現這些真理不僅不適用,還會把你送進精神病院。這是充滿惡意的世界,國際關係的紙老虎戳穿後只剩權謀鬥爭(難道你還相信美國是稱職的世界警察?),政壇上只有藍綠而無理念,有理念的最終也被這個滾筒洗衣機攪到只剩藍綠。

“贵”与“跪” ——被误读的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及文化革命

滕彪

滕彪 (一) 广岛长崎的原子弹可能是因为一个词的错误翻译引起的。1945年7月,美、中、英联合发布《波茨坦宣言》,要求日本无条件投降,否则予以“彻底摧毁”。记者问日本首相铃木贯太郎的回应,铃木说“不予评论”。问题是,他用的这个单词"mokusatsu",同时还有“我们根本不在乎...

何谓知识分子:回复不明飞行兔在《现在-到了对一些批评者的标准进行检验的时候》中的评论

yfz

首先感谢@不明飞行兔耐心评论,本人收益良多。但我认为你主要的纰漏在于,你把知识分子这一个群体理想化了。你没有解释你对知识分子的定义——我想你指的应该不是通常意义下的知识分子?否则我想一个优秀的化学家,未必比一个普通人更有资格监督政府吧。

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

林三土

我的论文,“Beaconism and the Trumpian Metamorphosis of Chinese Liberal Intellectuals”(《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最近被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接收。

2

关于郦菁之《官僚体系与公民社会,谁是肺炎危机的答案?》兼论知识分子

MuxSansCulotte

郦原文见: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206-opinion-bureau-civil-society-which-is-solution/ 在布罗维、福柯和格霍等人诸多的社会学分类学、知识分子类型学早已案成经日的当下,我们仍然在为知识分子的类型混淆而苦不堪言。

香港叙事的困局,知识精英的败局(三、知识精英的败局)

米米亚娜

接上文《香港叙事的困局,知识精英的败局(二、民主自由是什么?)》 三、知识精英的败局 我不知道大家看到卢克文那篇文章刷屏时是什么样的感受?我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兵败如山倒”,源于自己体会到了审查和宣传机器在香港问题上的次次大成功,以及那些搭顺风车割韭菜者的回回大丰收。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36)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个明明极度不公不义的管理,为什么还会得到某些医务人员的拥护。有的时候,确实是因为医务人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更多时候,医务人员是清楚知道却选择视而不见,并相当有默契地去为现状辩护。说得直白一点,这是共谋。

如何在缺智时代成为硬核新青年?

韓十洲

一 “五四”,高考和其他事件,以及毕业季,每年的五、六、七月,可以说是属于年轻人的,若是作一张关于年轻人的话语流的年度K线图,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时间段内的一个小波峰,如果作进一步的内容分析,我们则可以深刻感受到这届年轻人的迷茫、焦虑和无助,如迷途的羔羊不知何处是出路,这个越来越令...

关于泛智识类媒体的稿源问题

王立秋

以前做翻译多,不怎么考虑中文原创作品不觉得,最近跟朋友聊得多才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一直觉得中国没有伦敦书评、纽约书评、EPW那样的泛智识刊物比较可惜,也曾经试图在小的领域做过相关的尝试,比如伊斯兰评论、和前一阵做的关注南亚、东南亚研究的昆明书评。

1

「正當防衛」在中國並未勝利

張奕源

「正當防衛」在中國沒有勝利。相反,昆山公安局對「于海明屬正當防衛」之判定再一次證明:中國權力機關對正當防衛的判定依然處於「要麼由公安機關判定無刑事責任,要麼交給法庭判刑」的「中國特色司法模式」裡。如果你不幸遭此境遇,且公安機關沒有判定你的行為屬正當防衛,那你在法庭上幾乎沒有以「正當防衛」之由而脫罪之機會。換言之,判定正當防衛的權力大部分掌握在——是執法機關而非司法機關的——公安機關手中。我留...

《智族GQ》年度人物中的第一位女性

方可成

看到戴锦华老师成为《智族GQ》年度人物的这篇文章和其中的视频,想到好几件事。...

读吕频老师文章有感:知识分子、女权主义与男权逻辑

重木

于微信公众号“女神和表姑的日记”中读到吕频老师的文章《为什么女权主义不用在乎公知了?米兔为证》[1],因对其中所涉及和谈论的一些问题与看法存在不同观点,因此草成此文,希望能与吕老师讨论与指教。...

metoo事件冲击下,男性视角的理性纷纷露出剥落的墙面

方大招

前些天主动退出了一个我参与互动最多的一个社群。这个社群由一位自由派青年学者创建,平时主要用来分享资讯、讨论社会议题,群员组成如创建者所总结,从高校青年教师到海外留学生,从校内青年到社会各领域职人都有分布。长期以来的交流氛围都能维持在理性平和,实属难得,但在metoo事件的爆发期,群内氛围突变,能看到无法弥合的隔阂与撕裂,并且这种撕裂有着明显的性别立场。尤其是大量95后男性,他们用自己所掌握的...

平庸与非凡:全球语境中的知识分子再起航

韓十洲

严格来讲,当我们讨论什么是知识分子的时候,就少不了讨论什么是知识,当我们讨论什么是知识的时候,也少不了讨论什么是知识分子,这实际上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知识分子/知识的逻辑循环。有人说,有什么样的知识分子就有什么样的知识,也有人说,有什么样的知识就有什么样的知识分子,当这对貌似在形式上二律背反的命题在现实中都能获得合逻辑的辩护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说,这样的社会就处在了一个自我指涉(self-ref...

知识分子的岗位意识

重木

最近看陈思和先生所写的关于周作人的论文,其中指出在周作人的新文化后期的身份意识的转变中,开始建构出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岗位意识。陈文中区别了传统的知识分子“广场意识”,即一种登庙堂改革天下的渴望,而周氏的岗位意识这是一种知识分子的民间立场,以知识分子的独立自主判断,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是一种结合了现代西方知识分子思想的新的现代意识。也有些像余英时先生研究王阳明等明代士人阶层的转向,即从传统的“...

在互联网上留下什么样的言语才是恰当的?大家一起探讨!(作为普通人)

擦擦

我是个喜欢在互联网上发言的人 。新闻评论区、论坛、社交媒体群组及微信朋友圈都可以看到本人不同程度的口水印记。虽然有时感叹自己在互联网留下了一堆废话,只不过作为一个“老派”的文科生总觉得不论身处什么样的社会,至少互联网是一个人人可以参与(尽管也有限度)的public sphere。而这样一个没有门槛的公共领域,需要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