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評論
4 are following
19 articles
惡人谷屠嬌嬌

Carlos Fuentes (1928-2012),《巴黎評論》摘要

我在早上寫作。八點三十分我開始手寫,一直到十二點三十分,然後我去游泳,回來吃午飯,下午用來閱讀,然後去散步,準備第二天的寫作。我會先手寫出來,然後當我覺得「我寫出來了」的時候,我就讓它放著。然後我會修改手稿,自己打印出來,再修改到最後一刻。

惡人谷屠嬌嬌

Saul Bellow(1915-2005),《巴黎評論》摘要

俄國人的社會習俗允許人們自由地表達自然和人類的感覺。美國人繼承的是對感情更為嚴謹和拘束的傳統態度。我們得圍繞著清教徒式的堅韌和克制來行事,我們缺乏俄國人的開放態度。司湯達說,在路易十四時代當一個作家不知道有多麽幸運,因為誰也不把他們當回事。

惡人谷屠嬌嬌

Allen Ginsberg(1926-1997),《巴黎評論》摘要

Basil Bunting跟一幫史前野人混在一塊,那些人個個特立獨行,開天闢地。他了解波斯,知道波斯的詩體。他比大多數英國詩人都更有學養。Jack Kerouac對散文、寫作、抒情詩、寫作的榮譽這些東西都很有熱情,一種Thomas Wolfe式的興高采烈。

惡人谷屠嬌嬌

William Styron(1925-2006),《巴黎評論》摘要

時值初秋,William Styron在巴黎一家帕特里克咖啡連鎖店裡接受了這次採訪。那間咖啡對於蒙帕納斯大街,除了咖啡牌子還不錯外,跟相鄰的朵梅、羅頓德、勒·夏普蘭比,其店面沒有多少獨特之處。風格是經過長期艱苦備至的寫作實踐後才會形成的才份。

Chin

從採訪者的角度窺視大作家:《巴黎評論・作家訪談錄》

我從不相信坊間的「作家養成課」及「寫作速成班」,沒有閱讀習慣或不經常寫作的人,如何速成學會寫作?曾在網路上看到有人推薦〈作家訪談錄〉說明這是「寫作者的聖經」,有些反感。

Chin

週末雜談|讀經典文學只剩下掉書袋之途嗎?

讀或不讀都是個人選擇

Chin

《Revue de Paris》不是《The Paris review》

《Revue de Paris》明明就是The Paris review卻不是《The Paris review》

Chin

週末雜談|女性間的微妙情誼

讀過那本不知名的書之後,我開始相信母親是可能嫉妒女兒的

Chin

我們害怕世界亂了方寸

說一位比較「熱門」的作家

Chin

很接近我夢想生活態度的作家

這篇文章比較短

Chin

日落之下讀莎岡

傍晚坐在陽台讀著《巴黎評論》莎岡的訪談,看著日落,我才意識到在國內旅行總是很早必須回到飯店是因為日落的時間太早了,也因此旅行中住宿地點的選擇異常重要,而在高緯度國家旅行,通常只有安排一間有乾淨床鋪的飯店就夠了。

新性感雜誌

專欄|與大作家交朋友

小作家的遐想

Chin

與大作家的終極對談

那說出「媚俗」一詞的人怎麼說自己?

Chin

Poshlost,誰說讀文學要從中得到什麼?

明眼人看到我標題寫了poshlost,知道我還在借納博科夫的題發揮

Chin

關於納博科夫,除了Lolita,我一無所知

我是有意想了解像他那時期經歷過俄羅斯「滅亡」的作家或者是那時代流亡海外的俄羅斯難民,雖然是不同的身分背景,但因為我正在進行的非虛構寫作《千年家族》也是因為革命被迫離鄉背井。

Chin

語言和故事哪個重要?

我不會下標

Jeger

《後綴》假掰文青誌 來採訪我

談虛構小說的起源

Chin

我要講故事,不是為了你而是我

正一邊讀《巴黎評論》

李永峰

去年年末,推薦的幾本書

《被禁锢的头脑》 作者:[波兰]切斯瓦夫·米沃什 译者:乌兰/易丽君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作为波兰驻法国大使馆的文化参赞,米沃什活跃于知识分子们的派对中,与艾吕雅、聂鲁达等人相熟,但是他难以接受法国人所认为的,“普遍思想”对于整个地球都是正当的。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