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
24 are following
71 articles
高可慶

淺談無戶籍國民(海外出生者或歸化國籍者)服役規定

無戶籍國民沒有服兵役的義務,因此無論年齡多少,不會被徵兵。而役齡無戶籍國民一旦定居設籍,立即被列入徵兵名單,不過根據身份的不同,會有緩衝期間。

高可慶

台灣,準備好迎接移民了嗎?

談到移民議題,始終被侷限在外籍配偶的台灣,如何吸引外國人才移民來台?

龍冥

那幾天,我當了補充兵_我對於補充兵的想法

如果尚未看過當兵要準備什麼東西的文章,可點往此連結過去看。前情提要我是國軍第409梯補充兵,在中壢龍門營區服役,單位為陸軍步兵第二四九旅砲兵營,若要用一個詞總結這12天的時光,會用「奇幻之旅」作為代表詞,149個來自完全不一樣的地方的人,因法規規定,強迫生活在一起12天,這中間有...

龍冥

那幾天,我當了補充兵_要準備什麼東西?

這是我個人進去當完補充兵後,覺得事前要攜帶這些東西, 加減會用到這些東西,給你參考。

舒嫚

古老雜誌–愛情青紅燈

蔚藍天空在一篇文章回憶年少時交筆友的往事。從那裡認識筆友?以前的漫畫雜誌,再來就是非常有名的廣播雜誌「愛情青紅燈」。我很驚訝蔚藍也看「愛情青紅燈」,他告訴我,這本雜誌是他那年代當兵的人必看的雜誌。我記得有回翻找色卡時,兒麗從大鐵櫃翻出一疊雜誌,其中有好幾本「愛情青紅燈」。

大峽隨筆life

當兵入伍紀念,新兵訓練中心的小小回憶

當兵是台灣每一個男人的珍貴回憶,但卻沒有一個人想再重新來過一次。

何補齋

【當兵回憶】我是一個無能的輔導長

當兵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連【當兵回憶】這系列文章,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轉貼於馬特市,此篇終卷。

何補齋

【當兵回憶】馬醫怪談

在我服役期間的前半段,馬醫裡面那一批醫生的頭頭,為了自己的成績,不論就診病患的症狀有多麼嚴重,除有生命危險者外,一律不讓後送台灣就醫。

直樹的流浪之歌

高地效應

我並非因為此刻的不自由感到痛苦,但或許人身被限制加上這與世隔絕的狀態,讓心智顯得過份清醒,因而察覺到了內心中,那無以名狀的什麼。

何補齋

【當兵回憶】沒有說出的道歉

若說懶散卻又自負的我如今還有一點點真誠的謙遜之意,若說今日的我能在不耐煩到極點時再多忍一分鐘,有一部分,都是因為你。

何補齋

【當兵回憶】汽車雜誌與政治作戰

這是政戰學校沒有教的事情,事隔多年,特將「密技」公佈於此。此間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何補齋

【當兵回憶】那一個政戰中校

「他媽的你搞不清楚狀況啊?你到底搞不搞的清楚狀況啊?你他媽的在搞什麼東西?現在台北市多緊張你知道嗎?」  額頭青筋都爆出來了。揮手叫我滾。

何補齋

【當兵回憶】魯肉飯與夜行軍

這種魯肉飯,就該當在馬祖南竿島上津沙村冬夜寒風裡的破舊小店中來上一碗,稀哩呼嚕吃完後,捧著肚子再上路。 這家荒村裡的小店每每開到半夜一點,為的也是做我這種人的這攤生意,專賣馬防部夜間查哨的軍官。

何補齋

【當兵回憶】政戰主任與木工一兵

「學長」?那個學長?我可是一頭霧水!這個島上除了預官彼此間以外,還沒聽過預官和職業軍官間互稱學長、學弟的。尤其是少尉和中校差這麼多階的,稱學長學弟,還真少見!

何補齋

【當兵回憶】馬祖砍樹記  

只是,砍樹何易?種樹何難?樹已倒下,難道可以用強力膠黏回去嗎?

何補齋

【當兵回憶】津沙村文物陳列館的一段往事

數十年前,當我在島上服役時,便覺得津沙村比起俗麗的九份、金瓜石,更有一種歷史陳跡的美。若能發展觀光,必有強大的吸引力。當然,隨之而來的庸俗化和商業化,也可能會毀了這個地方。 而我何其有幸,可以在服役之時,倘佯在沒有觀光客之其中? 只是在我擔心庸俗化催毀這個地方之前,居然親自經歷了軍方助民打掃式的文物侵奪,真是始料未及的了。

何補齋

【當兵回憶】記一次大樓梯離開

這是我第一次那麼明確的親身經歷有人挖洞給我跳,雖然是「打擊錯誤」,但還是令我印象深刻。原來社會「這呢烏暗」,真的有人擺明就是要這樣搞別人!

何補齋

【當兵回憶】我看到參謀總長羅本立上將的背影

於是乎挖海沙也變成一件偷偷摸摸的「夜襲」行動。 在幾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連上的班長帶了一隊人馬,搭乘相熟的計程車深夜往返奔波,終於搞定了足夠份量的海沙,可以蓋出漂亮的海沙屋供總長「御覽」!

何補齋

【當兵回憶】出發到馬祖

再過一些年頭,我的兒子都要當兵了。有些二、三十年前的回憶,先寫在這裡。

何補齋

當兵的兩種回憶

以前男子要當兵,後來變成四個月,現在又要變一年。且看半百老翁談談當年。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