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
4 are following
9 articles
Edwardfish

故事未了?

聽完這期播客,感覺公民課堂的回憶,找到了它的降落傘。就讓它回歸塵土吧,人在,聯繫在,故事未了。

荷喜

五個問題:關於中山大學趙某造謠同校女生“高價約炮”事件

女大學生“應該是”優秀的,最好還是“漂亮的”,更重要的是,她必須是“純潔的”——而判斷她“純潔”的最簡單方式就是她有沒有潔身自好。這種來自封建時代的爹味意淫從不憚以“關懷”之名,“管教”那些年輕無畏的女人,而至於她們的真實想法,“他們”中的大多數並不關心。

陈小姐堕落的人生

2020年24岁生日的开始

生活的可能性这么多,怎么知道哪个先到?24岁的我,失去了很多;但也幸运很多。过去这半年,我时常不断地的否定自己,经常有个念头是“我就是个垃圾,我真的很垃圾”。“我很愚蠢,也很笨拙,甚至很无知”。这一直都是我的自知之明,也是我最清醒的时刻。曾经我问过自己,如果再来一遍,我是否还会这样生活,还会这样狼狈。

Edwardfish

周保松老師講座回顧 | 愛情已離開,愛情會回來(上)

前情回顧: 中山大學公民課筆記(上)——這是一個思考的好時候 中山大學公民課筆記(中)——公民課的預言十年中大公民課爲什麽會戛然而止?周保松老師在《我們的黃金時代》的一篇文章《自由誠可貴》,提供了答案的一個可能。5月14日下午兩時,「中大青年」負責人電郵告知,三場活動全部被取消....

Related Tags

Back to All
Edwardfish

中山大學公民課筆記(中)——公民課的預言

2020年,無論是已飄向北方的朱健剛老師,還是剛剛經歷牢獄之災的陳健民老師,都不再提起“新家園計劃”。儘管那一年,他們真的對未來充滿期待。似乎的确出现了一点希望,所以,那一年也曾被称为“中国公民社会元年”。不过现在看来,叫“中国公民社会末年”倒更合适一点。

Edwardfish

中山大學公民課筆記(上)——這是一個思考的好時候

生活中不做烈士,把一些問題講清楚,而不是急於站隊,反思性思考是重要的而不是情緒優先。思考、反省、把問題講清楚。這是一個思考的好時候,可以拒絕一切社交,給自己大量時間讀書與思考。——朱健剛選自@xunger 如何做有机知识分子?来自项飙和朱健刚教授的回应 中山大學逸夫樓這是講記的第六篇分享。

Gender练习声

调查问卷 | 关于建立中山大学反性骚扰机制的意见调查(2020年)

近期,不少性暴力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在韩国的N号房事件中,隐匿于网络中的性剥削被揭开面目,各界民众以愤怒驱动了相关法律修正案的推出;在鲍毓明涉嫌性侵案的讨论中,未成年人遭遇性暴力的伤痕被看见,许多受过类似伤害的人们发出那些曾经被忽视、被遮掩、被沉默的声音;勇气唤起勇气,有人...

Gender练习声

调研报告 | 关于建立中山大学反性骚扰机制的意见(2019年)

编者按:自2018年以来,中国高校的#MeToo议题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在两年后的今天,尽管教育部曾在[公开答复]中称将指导高校根据工作需要设立相应机构、健全性骚扰防范工作机制,遗憾的是,目前我们尚未在中国大陆的高校中看到反性骚扰机制的出现。

Sun

回忆2008年中山大学学生会主席直选

那一天的中午,似乎和往常一样,在没有课的日子我一个人从宿舍走到春晖园准备吃中饭。稍有不同的是,来到饭堂前我并没有径直走进去,而是走向门前人群。历史系的好朋友晓志是学生会的工作人员,今天刚好负责在春晖园前的投票点。我走过去和他闲聊了几句,发现周围其实人并不多,大概上午有课的同学还没有回到学校东区来。登记过学生号,领了选票,我排队到写票点写完票之后,投下了那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中山大学学生会主席直...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