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义
55 are following
151 articles
番茄米线

我们与他们4:假集体

一个群体越喜欢强调什么“集体荣誉感”、“我们是一个集体”,就越说明他们不是一个集体

番茄米线

我们与他们1:强者与弱者互相依存

如何快速拉近和另一个人的关系?和他一起吐槽第三个人。

番茄米线

我们与他们1:

如何快速拉近和另一个人的关系?和他一起吐槽第三个人。

sunne

外交政策丨国族主义的幽灵

在世界各地,国族主义正慢慢扼杀自由主义:今年,这一趋势可能以破坏性的方式加速。

sunne

彭博新闻丨只有爱国主义可以拯救美国的民族主义

美国的正宗爱国主义太易于被一种救世主式的例外论玷污,这种例外论诱使美国人无视或粉饰他们历史上的黑暗篇章。

解颜

清末陕甘回变简述及其对当代民族矛盾的启示

“根据曹树基的研究,1861至1880年间陕甘人口损失超过2000万,损失比例高达63%。”在人口密集处、州城府县所在、兵家必争之地附近,死亡比例更高,可高达八九成,史家对此有大量的记录。从人口损失的数量来看,在清朝末年的各次人祸中,其惨烈程度仅次于太平天国,比清廷与外国的数次战争惨烈得多。从当地人口损失的比例来看,陕甘回变之惨烈犹过于太平天国。回汉双方对对方的行为都构成现代意义上的种族灭绝。

梦之轮回

真正爱国的方式

真正爱国的方式应该是从别的国家身上学习到有利于我们国家发展进步的优点和长处,哪怕是曾经侵略过我们的国家。

sunne

报业辛迪加丨为什么埃尔多安赢得了选举

认识不到土耳其选民已经变得多么民族主义,就不可能理解目前的选举结果。

ghostspiral314

想象的共同体和事实的边界线(中)

对于忒修斯之船的问题讨论可能不是所有人都清楚,但是问一句极其争议的地区话题却是很多真实辩论的开端:当一个地区被反复争夺和宣称了几百年,在发展过程中还被打上各种标签时,到底谁到底拥有最后的所有权和解释权了?这个怀疑本身就困惑我很久很久,因为小时候看到都德的《最后一课》的时候,内心总...

超载叽

俄乌战争一周年,打出了21世纪的“一战”

没有空战,只有陆战——也许还会有坦克大战。

超载叽

泽连斯基的“符号保卫战”

泽连斯基不愿当丘吉尔,他希望人们把他视为伟大的艺术家、讽刺“大独裁者”的喜剧演员卓别林。

超载叽

国际足联调查阿根廷,梅西“错失”世界杯冠军?

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地讽刺对手,恐怕比打赢一场比赛还难。

结绳志TyingKnots

198 | 爪夷文:马来西亚现代性之症

2019 年,以爪夷文(Jawi)为特色的材料被引入马来西亚的国家学校课程。爪夷文是马来语以阿拉伯文字的改编形式,这在马来西亚引爆争议,并持续至今。本文作者穆莱卡・希贾斯就此事进行了评论,认为若要充分理解这场争议,不能就文字本身出发,而是应该回到马来西亚现代化进程中,理解现代化语境下民族主义和世俗主义对于语言政策的历史性、政治性影响

追寻意义

矫情的印度知识分子

胡明亮按:这篇文章写于2012年底,当时还没有读过《不顾诸神》,不知道印度有着世界上最严苛的劳动法,还有低效的司法系统。这篇文章中批评的一些现象由于印度人民党的莫迪上台而有了一些改观,电子组装加工业在印度有了很大发展,中国企业纷纷奔赴印度淘金,尤其是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大家纷纷把...

关令尹

中国“的”人

对薛中校,志国如今可谓佩服得五体投地。而半个月前,他还以为此君不过是个说书先生。最初相识是在政工特训班上。作为忠义救国军总司令部特地从西南大后方请来的政工督导员,薛中校不远千里,穿越火线和重重封锁来到了东海之滨,为忠救军浦东游击支队的二十多名政工人员讲了三堂课。

超载叽

世界杯东道主卡塔尔,胜负背后,下的是中东局势的一盘大棋

内政外交,纵横捭阖,小国卡塔尔下大棋。

Jana

一个房子,以及出国的人是什么?

一个房子,以及出国的人是什么?【【这篇微信公号直接删除了】 ​以前有一个加拿大朋友,她本科毕业后跑到剑桥学习中文,然后去中国生活了一段时间。很多年前有一次她跟我说,你们中国人是最nationalism的人,别的国家的人不会到哪儿都背着这个中国房子。

超载叽

离开红墙大院六年后,我才能下笔写出“一块红布”

“对上负责”是整个制度里最为心照不宣的规则。

超载叽

诺贝尔奖得主斯万特·帕博,为如今的战争和瘟疫牵出两个线头

基因组学是新种族科学。

NGOCN

西安U型锁受害者的十年

事情刚发生那两年,来采访的媒体很多。一茬茬记者,契而不舍地来。王菊玲记得,有一次,来了位日本记者,可能是习惯,一说话就鞠躬,迅速地被警察识别了,“请”出去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