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义
87 are following
165 articles
她们的武术俱乐部

地球流浪万里,人文移步有限

电影里,以中国为主导的国际社会倡导“移山计划”大方向的原因是——“为了我的孩子,我孩子的孩子”(周喆直语),指向的是种族繁衍不息,还带着古老的愚公移山的长期坚韧信念。生存,不管是以何种艰苦卓绝的方式生存,在“移山”的倡导者看来,是最基本的底线,哪怕孩子、孩子的孩子等一百多代人类面临2500年的与太阳系告别过程中的长期生存危机与潜在的精神隐患,也必须坚定不移。

🪞

中国微博母权和酷儿主义理论为什么不能兼容?

基于对中国摩梭人的研究,新浪微博女权区的汉族女性发展出了一套独特的“母权”理论,本文将从酷儿主义的视角探讨本土母权理论和酷儿理论是否无法兼容。

她们的武术俱乐部

《消失的她》:到底谁消失,又是谁在场?

这样市场化的伪女性主义带来的后果——假如任何一个顺直男导演都可以假模假样地给电影里加点“girls help girls”佐料、疑似拉拉的暧昧情节,拍出受女观众热捧的“女性主义”电影,那么在未来,资本何必选择本就更冷门和边缘的女性导演呢?这样的电影出现,或会进一步挤压女性表达的空间。

她们的武术俱乐部

《野蛮人入侵》:当一个女导演问什么是女人

”为什么女性创作者在尝试与女性主义拉开距离?她的作品明明就是在用女人的视角呈现世界,但她却说“为什么用女性主义这个标签绑定我,只因为我是女人吗?”这些问题背后不仅仅是女导演的困境,还是许多陷入存在主义危机之中的女人的共同疑问——那个在父权秩序之外的“我”是谁。要回答这个问题,陈翠梅和她的《野蛮人入侵》是我们最好的剖析材料。

她们的武术俱乐部

《漫长的季节》:神交的男人们,车裂的女性共同体

坦率说,《漫长的季节》是好看的。但它无可避免的,有意识无意识地,把“爹味”类型的多样性丰富了。它的爹,关键不在于表现男性角色的爹味,而是非常有“创见性”地割裂了女性之间的共同体——相比于男性之间的“神交”,剧中每个女性角色都绑附在一个或多个男人的性缘关系之上,彼此间嫉妒、怨恨、雌竞,就是没有真情。

她们的武术俱乐部

学报|清朝女人有“性同意”吗——《中华帝国晚期的性、法律与社会》书评

这就意味着,女性要誓死保卫自己的贞洁。如果女人不是在家中而是在公共空间受害,表明其进行过反抗的最有力证据是她被杀或自尽。除了死亡,身受重伤也是女性受害者据以主张自己曾对强奸行为进行反抗的最好辩护。在书中提到的众多发生在白日户外的判处案例里,唯一一起受害者未受伤还成功判处强奸的案子,有赖于外来移民的施害者主动供认了自己的强奸行为。

BIE别的女孩

传统童话里的柔弱女主,真的是独立女性的反面教材吗?

经过女性主义 “重估一切价值” 之后,充斥性别刻板印象的传统童话,已然成为亟待改造的糟糕对象。我在这里并不是想对这一结论作出反驳或赞同,而是试图提供一个不一样的角度:童话这一体裁的源头是女性欲望、女性选择、女性行动,在现代独立女性看来 “等待被拯救的柔弱女主” 们,在历史的语境里,她们的出现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她们的武术俱乐部

《封神》:打倒旧爹,另立新爹

正如诸多媒体与学者宣扬,以及绝大多数观众最初看到的那样,《封神》是一部以“弑父”为母题的,近年来罕见的神话史诗。但聪明的你很快会发现,它这里的“弑父”,并非真正精神上的“弑父”,而是一种“打倒旧爹,另立新爹”的“爹味无限流”。

她们的武术俱乐部

《傲慢的堡垒:性侵犯、问责与和解》

傲慢有很多种,种族的、阶级的,比如出身上层社会的白人废奴主义者可能会为了非裔美国人的平权而抗争,但他们却歧视手工业者和农民,并将其工具化,但有一种傲慢是所有男性都会“坚信”的,那就是性别傲慢——整个社会所有群体都在灌输给男性的优越性

她们的武术俱乐部

注定沉没的纸船:当代偶像剧的厌女症

成为女性意识觉醒的某一侧面,国产剧终于出现了诸如《风吹半夏》《欢乐颂》《二十不惑》《爱很美味》《亲爱的小孩》为代表的、探索现代女性生存状态的作品。然而也是在这个过程中,试图摧毁父权制和资本主义的女性主义再一次地被捕获于资本主义的生产逻辑之下:资本对于外部的吞噬是贪婪而无立场的。

BIE别的女孩

新一代女性主义者,已经开始“解离”了?

我把截图丢进了一个群聊,群名有点讽刺,叫做 “歇斯底里的女性”。这个名字的起源还得追溯到2016年的秋天,当时想着我们或许能够重新诠释 “歇斯底里” 的含义 —— “我们” 是8个女性,均患有程度、类目不一的精神疾病。我注意到一个新的趋势:许多才华横溢的女性在谈论她们的女性主义时,不再是大声疾呼或者抱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黑色幽默的口吻、面无表情的语气。

她们的武术俱乐部

学报|从泥塑行为看女性情欲表达的困境

在接触到互联网女性粉丝群体种类多样的身份、立场、表达方式之后,笔者深感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女权观念的普及,女性在情欲的表达方式上呈现出十分明显的变化,并对此产生了强烈的探索兴趣。本文并非一篇论文,只是一些个人观察和思考的梳理和总结,与学术无关,笔者抱着共同学习的态度与大家分享观点,姑妄言之,姑且听之。

GennyZheng

我们,女性(women)——成为自我赋权的抗争集体

女性并非铁板一块,各不相同的女性也能够主动联结成为集体,团结一致为核心目标共同抗争,而非让渡定义自身是谁的权力。之所以发疯的女人们还要聚在一块讲述女性故事,声明其立场,是为了从被(男人)言说的抽象集体,成为主动构建的抗争集体。

她们的武术俱乐部

爽剧与女性主义:黑色犯罪剧《戴洛奇小镇》如何将二者完美结合?

这部由两位女性创剧人——凯特·麦卡特尼(Kate McCartney)、凯特·麦克伦(Kate McLennan)——创作的犯罪剧集,在引人入胜的戏剧浓度与类型风格背后,蕴藉的是对于传统犯罪类作品中性别观念的尖锐批判

她们的武术俱乐部

一份女性主义学报,请查收!

学报的第一期主题叫『阴性作为一种立场』,“阴性”是用于描述和指代与女性相关的形容词。与其他语言不同,法语名词都有性别,无论是有性生物还是无性事物。并且,只有两种“性别”——阳性和阴性,没有中性。这就意味着,除非物体有着阴性的标识,否则一律都使用阳性。这种“阳性战胜阴性”,甚至没有“中间地带”的语法规则,长久以来支配着人们在使用语言时思维方式。

小鸟文学

“不仅仅要有审美,还得是个好人”|接力访问056 小饼干

决定做好人之后,就在和成为好人的代价搏斗。

Simone Fang

播客後記 · 楊剛、她的時代與我們的時代

暨「看見女性」讀書日徵文

xu1xin

报警有用的话,写小作文干嘛

文字或许可以成为巧言令色的工具,但仅仅是在它失去了真与诚的时候。

NEF翻译社

未命名

所有的革命运动都是以身份为基础的——阶级、种族、性别、性取向等等——这是就问题所在,所有的革命需要从身份认同开始,但革命的目标却是为了废除身份。

Simone Fang

「左右言她」問卷2 · 不成爲女權主義者的可能

問卷標題是真的難想啊,大概可以和上篇標題一起形成一句話?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