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線寫給青年的
Sunline
maintainer
12 Followers
21 Articles

我的失敗學:別人沒說的秘密,選校策略

石頭哥

生活拾穗系列,紀錄我對孩子的愛與父母年邁的親情。這篇失敗學文章,值得做父母的各位跟孩子們好好討論一下:怎麼樣的未來,是他們期望的呢?

統測、學測:選錯科系嗎?學長姊只是『高』級新『手』...

石頭哥

日安,我的朋友,我是石頭哥。那天閒聊,鍾晴說她統測想選填商經的科系,選日文系不會有什麼出息。我問:誰說的;她回答:學姊回來經驗分享的。讓我整個傻眼!大一學姊是回學校鼓勵學妹,還是分享抱怨文呢?今天石頭哥就來和你聊聊:語文科系也是有很棒出路的、走出職校生的無奈,路依舊寬敞。

選讀職校真的不好嗎?

Sunline

「讀職校」好像一直是我這一代(八○前後期)台灣孩子某種不好被提起的經歷,總是被烙上一種「不會讀書很差勁」的記號。等到年過四十再回頭去看自己的青春期時,想好好答這個題,結果上網查了一下近一年來的網頁,沒想到這個「高中好還是高職好」的疑問,仍然在○○後的世代中仍是一道需要被解的題!

一直換工作真的是一件很糟糕的事嗎?

Sunline

母親曾經問我:「為什麼你的工作都還不錯,你要一直換工作?」我無法給她一個最完整明確的答案。有時候我是因為討厭被欺負所以逃跑,有時候我是因為討厭公司的不合理所以抵抗,有時候我是因為都在重複同樣的事閉著眼睛都能做卻沒什麼進步的空間換個工作,有時候我還因為上班沒事做但可以繼續領著薪水覺...

1
Back to All

究竟該怎麼在「時時感到自己很不怎麼樣」的狀態裡自我肯定?

Sunline

如果早五年我應該沒有辦法思考這個問題,別說「自我肯定」,我應該連「我該不該活著」都問號連連;就算早兩年我也應該完全無法思考這個問題,那時我對抗的是無止盡的焦慮,以及時時刻刻在「渴望死去」及「害怕死去」中來來回回自我掙扎的狀態,我輕鬆不起來的緊繃,帶給我時時感到絕望和悲傷。

寫給S的,長大真的是件漫長的等待!

Sunline

親愛的S, 我想妳應該是會與C(或C.C)並列我這個系列,最常收到我這種文章的人吧!如果未來我們持續聯絡著,這樣的文章一定還會不斷地累加進我們的中年,若有幸我們都平安到老,那就一直寫到老年吧!十年後再回來看,一定很有意思,也許我們應該回頭找找中學時我們寫給對方的賀卡,裡面年少時的煩惱應該都在時間跨越了吧?

【愛情城堡】是誰跟你說一個人就是孤單的?愛情是一個人能很好,兩個人才有機會美好!

Sunline

不知道何時開始,網上流傳著一個表單:「孤單/孤獨指數」這玩意兒,說著一個人逛超市、吃餐廳、咖啡廳、看電影、吃火鍋、去KTV、看海、去遊樂園、搬家、做手術,分別是第一級到第十級的孤單,好像做這些事都需要有人陪,沒人陪的話自己有多可憐似的,於是媒體傳播、群體爭相走告,人們就會在心裡更深刻的感到孤單。

1

你需要的不是「被討厭的勇氣」,而是搞清楚別人根本不知道他討厭了你!

Sunline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常常在跟朋友說話的時候,都能感到非常巨大的負面而會出手阻止朋友們無盡的自我否定,以及將他們那些別人的情緒中給拖拉出來,像是「被討厭的勇氣」這句從字面上看去是肯定句的自我否定,很多人都不太能理解套《被討厭的勇氣》的書真正想要傳遞的,不是「我要接受我被討厭了」這件事。

1

進入職場第21年,選擇就讀職校不好嗎?一定要讀大學嗎?

Sunline

今天是921大地震21週年,也是我進入職場的第21年。跟我同齡的人如果有考上大學或四技,那時應該都還是在學的大學生。那天白天我坐在辦公室裡不斷刷著網路上蕃薯藤、奇摩看著地震的訊息,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資訊/災難焦慮」,幾乎每五分鐘就按一次重新整理,無法工作。

沒有做過的事做不好是正常的事!為什麼要覺得自己是個什麼都做不好的人?

Sunline

C.C有天問我:「你工作的時候有沒有遇過挫折?感覺挫折了怎麼辦?」我總是因為他的問題會突然楞了一下,想了想自己是個年輕菜鳥的時候,有沒有在工作上無法突破的挫折感?答案當然是肯定的,特別是在自己不能成為即戰力並且會像是麻煩製造者,且沒有人能指點迷津的時候,會在心裡感到沮喪,但是我好...

把自己喜歡的事變得有價值:我們都是和自己賽跑的人!

Sunline

游泳的耳機裡放了李宗盛在2006年「理性與感性作品音樂會」中唱的那首〈和自己賽跑的人〉,其中有幾段口白,每次輪播到這首歌的時候,口白特別小聲,差一點點就要按下「下一首」,才聽著李宗盛說著:「自己書唸得不太好,還好有自己的理想和堅持著傻里傻氣的去追求,對自己的相信的事情的付出……」...

2

學歷與成就的迷思:資訊泛濫的時代,我們真的能夠成為自己嗎?

Sunline

應該是三十歲那年,我終於向自己承認「我是個不喜歡教科書、讀書的人,也是個不可能把考試考好的傢伙。」在那之前,我一直以為我是一個「還算是能讀書,只要讀了就能考好試的孩子!」我不只是三十歲後為了對抗體制而離開沒有好條件的就業市場,我還是個從小就喜歡問「聯考為了什麼?

長大那麼好玩,為什麼老是想要回到過去?為什麼總是這麼討厭長大後的自己?

Sunline

電視又再一次重播了崔智友演的《第二個二十歲》(台譯:《重返二十歲》)這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媽媽回到校園讀書的故事;因為她大嬸的年紀受到跟她兒子一樣年紀的大學生的排擠,我便在電視機前想著:「奇怪為什麼要這樣排擠跟欺負一個同學呢?她如果是我的同學,我一定會去幫助她,才不要這樣亂排擠別人呢!

C.C.問我:「你什麼時候才開始感覺自己像個大人?」

Sunline

我說:「30歲以後吧!」30歲前後真是個彆扭的年紀啊!「大人」這兩個字,太多人都誤會是「有經歷」、「有年紀」的人才稱得上是「大人」,但往往我們發現常有人會用年紀和經歷對別人頤指氣使,尤其是那些把自己經歷過的辛苦拿來打壓別人,動不動就問人:「你知道我當年多辛苦嗎?

連「主動挑選文章」的能力都沒有,就不用談「做自己」了!

Sunline

Matters談論多時的「文章排序」和「演算」這事,每次都會讓我想著要寫「主動挑選」這件事!當然,這件事不單單只發生在Matters,其實大部分人的人生、生活,多半都是「被餵養」的。被Facebook的廣告餵養、被新聞媒體餵養、被流行文化餵養、被傳播媒界中的所有訊息餵養,甚至是因...

書寫原來就是面向自己的方式,寫在生活譜記分享會後!

Sunline

幾個星期前,生活譜記的總編與我聯絡,說是看了我在讚賞公民社團裡分享的文章想請我去跟生活譜記的創作者分享一些創作的經驗,以及自媒體經營的細節。對於「工作」的邀約,我通常來者不拒,表現得好也許會有下一次合作機會,表現得不好也會有一點經驗讓自己去思考「自己適合什麼、不適合什麼!

你的心不自由,你的財務再自由,你都不會感覺自由!

Sunline

許是我被焦慮和憂鬱困住太久,以致於遺忘抬起頭看看外面的世界變成什麼樣子?關於「錢」啊!大概是這個世代活著人特別容易感到困惑且困窘的事。做什麼事「都要」考慮財務要怎麼支配!、找什麼工作得要找收入看起來頗不賴的事做(現在還由不得你挑呢!)總是被教育著:你要有一定程度的財富才能做想做的事!

1

寫給D的,把話講好、把自己整理好,就是成熟的大人了!

Sunline

跟D是twitter時期的網友,在我刪刪加加網友的過程中,後來留在我的Facebook裡。因為年齡的差距,她關注的事跟我不太一樣,或者有時候,我會經常地從她的貼文裡去看現在青年的焦慮什麼、關心什麼,常看不懂的總是要問她:「那啥?」她知道我不是找碴,會幫我弄清楚我不懂的青年用語,或者有什麼好玩的事。

答C.C:「該怎麼分辨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一份工作?」

Sunline

C.C是個二十多歲初入社會的大男孩,他有時會拋出讓我回想自己從來沒有思考過的問題。回答他的時候,也像在回答二十多歲的自己。「喜歡」這個詞在台灣的教育裡有時候是一件不需要存在的想像,也許隨著時代越來越多元、開放,在自我選擇中,「喜歡」才逐漸地成為生命選擇中會被拿出來思考的事!

寫給C.C的,你那雙充滿好奇、明亮清澈的眼!

Sunline

第一次見C.C,應該是我的摩托車被他的摩托車給擋住,我連正眼都沒瞧他一眼的就走進門內問:「你們有誰的車子停在外面。擋到我的車了。」說擋到車也不完全,我只要挪一下,車就出得去。但我那天一定是完全不想使力去挪動一台車,才進門找人問。而通常只要如此,我的語氣都不會太好,也不會正視眼前的人到底長什麼樣!

寫給三十前後:彆扭的慌亂

Sunline

前幾天聽馬世芳專訪楊丞琳談《刪‧拾以後》與演藝人生,楊丞琳聊起三十歲時的慌亂,便讓我想起這一個人生的坎,大概是成年以後的我們,最常遇見的慌亂,好像是生命有某種力氣推著你,除了還沒想清楚的人生方向之外,這再也不能裝年輕、胡亂來的數字就這麼迎面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