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女
12 are following
16 articles
沙田油条

离不了婚,有多少女人在网上“接老公去世”?

别给中国女人找借口了,就中国警察那种降分录取的水平,以女宝的智商,还能轮到被发现了啊。德国警察都承认了,女人犯罪最大的难题就是,根本不会被当作案件。中国新闻过滤太严密了,以至于你们看不到犯罪的真相。国外一直都有研究,女性犯罪率低,根本不是女性犯罪少而是女性犯罪不易觉察。这也是男权对女性刻板印象的反噬,因为男权认为女性更善良更胆小,所以首先不会怀疑女人。另外女宝智商更高,擅长不动声色制造假象蒙混过关

好青年茶话会

第二十八期回顾:一个不厌女的世界,从一次改变做起

我们或多或少都曾使用过脏话,因为它几乎无处不在。有时候脏话也会成为艺术的一部分,譬如姜文在《让子弹飞》里的那句“翻译翻译,什么叫他*的惊喜”。但从来如此,不一定对。我们总会在社会思潮发生变化的时候,意识到语言本身存在的种种问题,可能是辱华、恐同,当然也可能是厌女。

好青年茶话会

二十八期:审视脏话里的“厌女”,是政治正确的霸权吗?

(注:本期内含脏话) 脏话,在粤语里又被称之为“粗口”,在各国文化中都可以称得上“源远流长”。首先必须确认的是,脏话并非是所有人都会认同使用的话语,正如“和理非非”中的第四个“非”,即是非粗口的含义。同时,脏话本身也并不应该成为被禁绝的表达,毕竟我们也不是“人民日报”。

NGOCN

白纸运动,如何共建“不厌女”的社会运动

女权主义帮助行动者重新审视运动的目标,不再把“成功”当做运动的唯一目标,而是积极在运动的每一个细节中贯彻女权主义的理念,肯定每一个微小行动中的收获。在这样的理念下,为了更大的“目标”而牺牲少数人的权力/利就失去了合法性。就像黑人女权理论家bell hooks说的,“女权主义是为了所有人。”

醒前消息 Le Rêve Lucide

【异色】当我们在看轻百合的时候,我们在看什么

《Lycoris Recoil》成为了本季动画中的热度黑马,“轻百合”再一次证明了它吸引观众目光的能力。在以男性为主体的观众沉迷于轻百合时,屏幕中映出的是他们作为男性的一些欲望……

超载叽

读《水浒传金圣叹批评本》有感

《水浒传》是属于底层人的故事,是三和大神的爽文。

Philosophia哲学社

为什么我们应当警惕「吴签」一词?

一个流行语汇潜藏的复杂风险。

迷霧手記

厌女

最近读了上野千鹤子的《厌女》,深有感触,做了很多笔记,但这本书读了之后没法很快说出感受,需要长久消化和对应现实进行思索。

巴魯多

捍衛中國女權主義抗爭者!

右翼民族主義者與國家企圖打壓日益高漲的女權主義浪潮

重木

“防止男孩女性化”:性别气质、有毒男性气质与国家

当我们仔细追索这些年关于“男孩女性化”、“娘炮”和“小鲜肉”的讨论与争议时,其实背后都隐藏着十分相似的焦虑,即一种对两性“自然的”性别气质错位的恐慌。正是这一看似自然而然的预设,导致许多人在面对当下无论是公共场合、娱乐圈还是我们现实生活中出现的多元性别气质、性取向和性别形象产生不满。

Koyanagi小柳

让广告不翻车的唯一办法是摈弃以男权叙事的营销——记2021第一拳

“全棉时代”是中国境内的一个生活护理品品牌,主要商品有卫生巾、纸尿裤、化妆棉、内衣等。2021年1月初,“全棉时代”发布了一个名为《防身术》的卸妆巾的广告,被不少网友质疑该广告故事情节“不尊重女性”、“侮辱女性”。在这个广告中,一位年轻女性独自走夜路被陌生人尾随,情急之下她从包里拿出卸妆巾卸妆。

擢寧

网络耽美作品与女性意识觉醒的背驰

一/反抗与厌恶的悖论 随着2019年夏天《陈情令》的热播,以《魔道祖师》为代表的网络耽美作品又一次进入了社会大众的视野。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以耽美为题材的日本漫画进入中国的短暂20多年间就风靡全国,到现在甚至有脱离“亚文化”标签的趋势。

玫瑰啊玫瑰啊我爱你

作为女性,我对女性到底还有多大的恶意?

第一次看《喜宴》是一年多以前,当时有朋友说女主葳葳长得很像我,就好奇找来看,基于此我一直以为我对葳葳是有滤镜的。最近为了普及中国文化,终于找到了一份带英文字幕的版本,又和英国的朋友重看了一遍。在葳葳的婚礼上,我的朋友忽然很难过地说Oh, I feel so sorry for her.

小南玩小南

时评:从Ayawawa到蚕食女性的生态链

近日,网络短视频节目《透明人》采访了Ayawawa,一度引起热议。短短十三分钟的视频中,ayawawa或许不了解近期女权屡造打压的事实,却高瞻远瞩地说出“未来50年女权占不了主流”这一与形势走向高度契合的论调,言下之意更坚定自己那套情感理论是正确的:“我是对的,你要学我”。那么,她的情感理论里到底是在贩卖什么呢?婚姻市场的成功学宝鉴Ayawawa所做的,简单来说就是规训女性在社会中扮演好自己...

重木

反对两篇主流媒体关于“娘炮”的观点

人民日报评论(ID:rmrbpl)与新华网(ID:newsxinhua)微信公众号不约而同于9月6号晚上推送两篇文章,讨论最近热议的“娘炮”问题。前者文章名为《什么是今天该有的“男性气质”?》[1],后者名为《“娘炮”之风当休矣!》[2]。人民日报评论的文章较为理性且温和,而新华网的文章则充斥着混乱的逻辑、义愤的笔触以及一股正义凛然的道德家之感。而这两篇文章中的主要观点都是我所反对的,这篇短...

Sun

作为反制机制的厌女:Kate Manne论厌女的逻辑

本文删改版以标题“要求女人‘守本分’,不是爱,是病”首发于新京报书评周刊当我们指出一个人的性别歧视行为时,我们可能需要证明的是此人不公正地对待不同性别,而有效的回应也就应该是表明,此人的对待没有不公正。我们会认为这是有意义的往返讨论。另一方面,当我们指出一个人的行为是厌女行为时,我们似乎要证明的是,此人厌女、憎恨女人;而似乎,有效的回应就是,“不会啊,他很喜欢女人!”于是乎,我们常常可以见到...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