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創作
咖啡加糖嗎
maintainer
89 Followers
487 Articles

【短篇小說】不滅

淇淇

Photo by Jr Korpa on Unsplash【蟑螂不滅】 “你知道世上有甚麼是無法消滅嗎?” (以我所知,最少有一種。) 對於突如其來的提問,韋寧搖頭默不作聲。她心裏明白,對方並不需要她的答案。“我告訴你,是蟑螂呀。早在人類出現以前,蟑螂已經活上好幾億年。

1

《美食情緣》後記

方凱莉

這本書的初稿是拿筆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寫,然後打進電腦裡,寫到第二稿才用電腦改。

1

新手村

塵緣的草稿儲藏室

塵緣的時空碎片-0.8.3~13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7-活著:「因為老娘陳敏茹,我想要活得更像自己。」

陳伯軒

「幹嘛要怕!孩子跟著我很好啊!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孩子離開後,我跟煜凱去廟裡點了盞給光宇的光明燈,謝謝他來到我們的生命裡,還做了刻有他名字的項鍊戴在身上,希望他可以永遠留在我們的身邊。」

1
Back to All

失去神權的至高主神

塵緣的草稿儲藏室

塵緣的時空碎片-0.8.1~2

[科幻/冒險] Linda Land (Linda x12)

綠色midori

主角花名『紅茶』,經營一間門可羅雀的偵探社。終日沉醉於偵探遊戲的她,因為一件尋人委託被捲入涉及世界真相的風波之中。

慕雲曦 季淵._. 03

月夕

這周的二更結束了~~要去準備考試了!記得追蹤、拍手呦~

慕雲曦 季淵._. 02

月夕

下禮拜要考試~~~~~~這幾天多更一點(拜託不要嫌棄我~~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6-吃藥:「你後悔了嗎?」

陳伯軒

我捏了捏他的手,因為音樂聲很大,他俯身把耳朵湊到我嘴邊聽我說話。我說:「幫孩子取個名字吧!」在音樂聲響中他說:「好啊!」

1

【九宮】巽震

Elizabeth

風巽走出景離的住處,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他知道自己是勸不住景離的,但除了他之外可能更沒有人會管,其他人對這件事的態度大部分是游離在外觀望,畢竟他們幾家之間雖然素有交情,但本就很少互相牽涉彼此的事情。景離這邊他管不動,就不知道另一邊行不行。

[科幻/冒險] Linda Land (Linda x11)

綠色midori

主角花名『紅茶』,經營一間門可羅雀的偵探社。終日沉醉於偵探遊戲的她,因為一件尋人委託被捲入涉及世界真相的風波之中。

【九宮】燒畫

Elizabeth

「那幅畫呢?」風巽剛一耳聞事有變,便急匆匆趕來,進了屋內連氣都還沒喘上,就忍不住開口問道,徑直走到景離面前。就見屋內景離神安氣定地坐在茶几邊,盯著桌面的棋盤,端著茶,看都沒看風巽一眼。「燒了。」景離淡淡說道,眼底平瀾,輕輕抿了口茶。「怎麼就這麼燒了!

【三千如殤】低緒

Elizabeth

大休息室裡有許多參賽者零星散落在各處,有的人聚集在角落繼續練習,有些則是在休息室的轉播電視前,看著正在進行的比賽。靠門口的大桌旁兩個人並肩坐著,兩手相牽,白君會不時輕輕捏阿黎的手,視線看向遠處,但注意力都會放在他身上,小心翼翼觀察著他,還有一個小時才要上台,白君知道他在調適狀態。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5-眼淚:「女人可比你想的有用多了」

陳伯軒

「怎麼變成你要安慰我,感覺都反過來了。」他露出一個悽慘的笑容,眼眶還是紅的。「那又有什麼關係,反正有人哭就好啦!」我笑了起來,從他的碗裡撈了塊冰的黑糖粉粿。

慕雲曦 季淵._. 01

月夕

新手作家,寫的還不是很順,麻煩多多關照。對了!因為標題實在想不到,先用男女主的名字,可以的話,麻煩馬特市市民們幫我想想。감사해요~

【短篇小說】孟婆湯

FIAPOB

一滴生淚、 二錢老淚、三分苦淚、四杯悔淚、 五寸相思淚、 六盅病中淚、 七尺別離淚、八味孟婆的傷心淚......

熊的光

李别

许多网络小说里对主角非常重要的人都死在了青春期的车祸,但我和身边人都并未遇到,又或许因为我们并非主角。

[科幻/冒險] Linda Land (Linda x10)

綠色midori

主角花名『紅茶』,經營一間門可羅雀的偵探社。終日沉醉於偵探遊戲的她,因為一件尋人委託被捲入涉及世界真相的風波之中。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4-老娘:「恭喜你懷孕,已經有五週了。」

陳伯軒

我深愛他──我的孩子,也深愛與我一起孕育生命的男人,我愛他們,無法用言語描述的愛。「只可惜你來的不是時候,我愛你,我愛你。」

[科幻/冒險] Linda Land (Linda x9)

綠色midori

主角花名『紅茶』,經營一間門可羅雀的偵探社。終日沉醉於偵探遊戲的她,因為一件尋人委託被捲入涉及世界真相的風波之中。

寫小說最重要的一步

淇淇

Photo by Nick Morrison on Unsplash長篇小說的啟動今年第二季我全力寫短篇小說,是因為我計劃接下來的日子專心寫長篇小說。休息了三個月沒有寫小說,我在10月開始正式動筆,計劃在半年內完成12萬字的長篇小說。其實本來8月便想啟動,結果因為還沒構思好,就推說9月才開始吧,到了9月怎麼還未準備好?

2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3-獻祭:「我會照顧你們母子一輩子。」

陳伯軒

「我知道,我知道。」我緩緩抬頭,望向他的眼睛,深褐色的雙眼緊緊攫住了我,深情且濃烈的情感與慾望在他的雙眼中凝結,而我肯定也是。

[科幻/冒險] Linda Land (Linda x8)

綠色midori

主角花名『紅茶』,經營一間門可羅雀的偵探社。終日沉醉於偵探遊戲的她,因為一件尋人委託被捲入涉及世界真相的風波之中。

繁華散盡〈樓與影〉之四

Bunkyo

幾經波折,終歸是把凌凰請到慕栖所在的二樓雅座一敘,說是雅座,不如說是間隨時能閉門詳談的上等廂房。其實夜座二樓,多半也是達官顯要偏好的席位──可借招待玩樂之便,行商談之實。而一般傍花隨柳的客人,選擇一樓的客席居多,畢竟進出後院較為方便。「郡主如此大費周折地也要將奴家喚來,莫非……是對奴家有意思?

【短篇小說】失蹤者

淇淇

Photo by Ehimetalor Akhere Unuabona on Unsplash 有些事情只要荒謬到一個地步,就連做夢也無法超脫其荒謬本質,當荒謬因子無法織出一個圓滿的夢時,我還有甚麼辦法得到救贖?於是,我終於到了警局報案。我從沒到過警局,也不清楚報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4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2-別逞強了:「我,敏茹。正走向過去。」

陳伯軒

她撥動我的黑色髮絲,讓吹風機吹出的熱風在髮絲間遊走,Michelle俯下身在我耳邊輕聲跟我說:「別想太多,女人還是要活得像自己。」我在鏡中看見她對我笑了笑,甚至還眨了眨眼。

广场

李别

像世界一样可怖的车轮顺畅地从他身上碾过,但人们依然神色自若、来回穿梭,好像这是一场仅我可见的车祸。后来的事情再没人通知。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1-陳敏茹:「年長女性的忠告」

陳伯軒

「敏茹,你會想生小孩嗎?」通常Michelle不會在沖洗頭髮的時候跟我聊天,那是一個共同的默契,但今天他卻打破了約定成俗的沈默。

1

沫沫飄下,寒秋景色。1988,留在東京。

方尖 游戲

1988年,秋,東京

【小說創作】-鈴

午月

尖銳的響聲打斷了這個寧靜的早晨,一陣高過一陣的,直逼腦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