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
31 are following
68 articles

北韓 世界上最封閉的國家

野孩紫

中國正走向北韓自閉模式?

那麼就要先來瞭解北韓的生活實況了

JC

北韓IT大軍入侵美國:當您的遠程工作夥伴可能是金正恩的「最佳朋友」

根據最新報導,北韓的IT專家成功地混入美國公司,秘密地轉移數百萬美元資金資助其彈道飛彈計劃。這些工作者使用高超的技巧和偽造身份在美國公司中取得職位。此事件提醒了全球公司在遠程招聘時的安全風險,並促使它們重新考慮其招聘流程和安全措施。

JC

北韓版“Robin Hood”:從虛擬世界“劫富濟貧”?

在數字時代中,北韓仿佛成為了“虛擬世界的Robin Hood”,屢次涉及大規模的加密貨幣盜竊事件。然而,不同於Robin Hood的劫富濟貧,這些被盜的資金並未流入平民手中,而是進入國家的秘密金庫。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一趟奇幻的北韓之旅

那年從台灣畢業回來,已跟幾個朋友去過北韓。當然,我們都抱住獵奇的心態。左膠如我,更想一睹這個世上所剩無幾的社會主義國家,搞得怎樣,又為何搞成這樣。[1]結果,我們在一齣大戲裡,配合着他們的演出,活了幾天。像個臥底般,偵查着這齣大戲的各種荒謬與破綻,也是挺過癮的。        四年過後,我沒想過我看到的北韓會如此不一樣。

舒嫚

90分鐘末日倒數《Take Point》

亞哈(河正宇 飾演)原是韓國特種部隊軍人, 某次出任務跳傘時出了意外,失去一條腿, 裝上義肢後,憑藉優秀技能,加入傭兵部隊。從不失誤的表現,成為傭兵16小隊的隊長。2024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現任總統民調低迷, 在投票當天,亞哈計畫要回波士頓陪伴即將生產的妻子。

世界走走 seh seh

222 | 一鍋韓式雞湯,揭開濟州島大屠殺的世代傷痛與認同衝突

蘊含特色飲食習慣的料理代表離散者的鄉愁,同時也是串起不同意識形態的共通語言。

世界走走 seh seh

走走晚報:亂說話的代價

1013晚報

bluefloyd

整理了一些朝鮮(.kp)門戶網站

全部都是朝鮮官方的網站,而非其他國家的關注者建立的資訊平台。鏈接直接進入漢語/英文頁面。個人認為「一般門戶網站」的綜合內容非常豐富,包括《金日成回憶錄》、《金正日文集》、《金正恩文集》等漢語版,以及相片集、音樂與附翻譯的樂譜;「學術機構」裡可以看見朝鮮教育金字塔的樣貌,甚至是學系分佈、教授信息;「文藝出版」有很多影音資源,包括電影、電視劇;其他的分類與政府官方媒體資訊重合度較高。持續更新。

世界走走 seh seh

走走晚報:月球土壤能種出植物🌕

0513晚報

一個人

英國,香港,北韓

到底香港接近英國多啲?定係北韓多啲呢?

Giang Hồ Viễn Nhân

金正恩的「大元帥服」

世界に一人だけの大元帥?

bluefloyd

covid-19人口管控下脫北者數量遽減

根據韓國統一院的報告,2021年抵達韓國的朝鮮「脫北者」創下現有數據的歷史最低(63人),2020年則是歷史第二低(229人)。這個數字在近25年內通常是每年1000-2500人。具體數值參考如下(我標記了每一行數字代表的人口,第一行代表年度,第二行代表男性數量,第三行代表女性數...

世界走走 seh seh

走走晚報:李春姬搬新家了🏠

0414晚報

yalanin

【不負責任翻譯】聯合國報告:北韓以竊取加密貨幣致富

一份聯合國機密報告指出:駭客攻擊,特別是竊取加密貨幣成為北韓的重要收入來源,該報告並揭露北韓的軍事計畫。

陳伯軒

為你閱讀|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我們靠著說故事活下來

她成功地從一個政權、人口販子、逃難的壓力的加害中活下來,從被害者成功站起來,寫出了這本書,述說了自己的過往,變成了倖存者。那麼一切的苦難都有機會轉化為甜美的果實。

陳伯軒

為你閱讀|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一個北韓叛逃者的真實故事

但在我閱讀過李晛瑞本人的故事之後,我更加理解那不是我可以生存的社會,對於我們這些從小生長在民主社會的人來說,那怕是一天都活不下去,只有在失去的時候,才更顯爭貴,我說的不只是自由,更是我賴以維生的氧氣。

pacry

未命名

Nothing Matters

陳伯軒

社區活動|從今天起我要改變:實踐篇|「過程記錄」為自己閱讀(5)

感覺要完成計畫的難度越來越高了,雖然進度稍微落後,不過隨著每一週寫紀錄的時候,需要被打勾的書本越來越多,也覺得很有成就感呢!

陳伯軒

社區活動|從今天起我要改變:實踐篇|「事前計畫」為自己閱讀,挑戰兩個月看33本書

最後,先預祝69天後的我挑戰成功,我不知道過程是否會順利,但最重要的是「盡力」,盡力享受閱讀的旅程,也歡迎大家一起共讀喔!

認真的熊

採訪2016年出逃的菁英階級北韓間諜(三)

但後來我發現,工作只不過是工作日上班、週末休息的無盡循環。我心說,「我來南韓就是為了在一家公司打工嗎?!」於是我辭職了。我想多嘗試不同的東西,了解更廣大的世界。我做各種體力活,大概鋪了半年的地磚。之後我去三星保險公司做風險諮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