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情緒對話
Matty
maintainer
682 Followers
171 Articles

不一致

弓長先生

當孩子說吃飽了,可是還有些剩餘的飯粒,聽過不少父母長輩說:「把你碗裡的飯粒吃乾淨」緊接著說了一句話:「因為農夫種稻米很辛苦」 這樣的一段話,代表著個人內在狀態不穩定,所導致應對的不一致。「把碗裡的飯粒吃乾淨」這是父母長輩的期待或是過去成長歷程所養成的觀點,跟「農夫種稻米很辛苦」並沒有關係。

內觀—與自己對話 (20220914-25 嘉義臨時內觀中心)

弓長先生

關於「內觀」簡單講總結:煎熬痛苦過後能體會徹底單純的喜悅。

打擾到我了

弓長先生

一個被寬容被等待過自然感受到愛的孩子,長大後才會知道那是什麼,進而不加思索地給予應對。

【找回力量】直面被批評的恐懼

S+

擔憂他人的看法,遭到否定且感到不愉快時,如何重新看見自己的能力?

Back to All

【正念冥想】自我放逐的美好時光

S+

在這裡,沒有任何規範、沒有任何教條;沒有任何的可以與不可以;沒有任何一定要做的事。在這裡,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放逐自己...。我答應你,不管任何人如何對待你,都會由我先來好好愛你;我答應你,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由我先來好好照顧你...

關心

弓長先生

兩位長輩因為適婚年齡的姪女,來和我談話。其中一位長輩 A 擁有較絕對的話語權,因此不斷的陳述關於姪女的故事。我不得不中斷:「這邊停一下,所以你剛剛說的關於姪女的故事,和您有什麼關係呢?」 A:「怎麼會沒關係呢?因為!@#%@」接著說起了家族的故事。

貼心

弓長先生

和一位十五歲少女的談話,和她爸媽是蠻熟的朋友。父母很擔心平時孩子什麼話都不說。我:「平時遇到不開心的時候,會做什麼?」 少女:「都在房間裡啊」 我:「一個人房間裡,會希望爸媽來跟妳說說話嗎?」 少女:「還好」 我:「還是當你不開心的時候,會想告訴爸媽?

少女的困擾

弓長先生

去年底送美少女去補習途中,美少女主動提到最近學業上的困擾。聊了一陣之後,美少女:「我還在考慮,是不是國三時轉到一般的多元班去。」 我:「這樣可以嗎?」認真的看著她 美少女停了一會:「不太 ok」 我:「怎麼說?」 美少女:「我都已經用了那麼多心力在這上面,我爸也花了那麼多錢幫我補習,我不想這樣就放棄!

兄弟爭執

弓長先生

不過,因為是友人閒聊,於是沒打算走脈絡到的太深入的地方。

早療

弓長先生

問我:「除了好好陪伴,我可以做些什麼?」

我會陪你

弓長先生

我:「你剛剛說的『你不要那麼傻』的同時,卻不自覺得笑了。你知道嗎?」

連結

弓長先生

認知無法產生改變,只有透過自身的連結,才能產生改變。認知,就像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吃宵夜,是沒有用的。

同儕的力量

弓長先生

其實是可以透過同儕的力量協助陷入困境的孩子走出泥沼,而不是被「孤立」。

失落

弓長先生

照顧她失落的情緒。我們只需要照顧,不需要幫助她解決

newfound freedom

認真的熊

擁有單車以來,幾乎每天都會騎車出門。這新獲得的自由感覺太棒,可以輕輕鬆鬆去到方圓至少三十公里以內,走路可走不了那麼遠,公共交通則是要反覆換乘,擁擠吵鬧。目前的紀錄是一天騎行70公里,完全不覺得累。記得最初友人借給我他的單車,第一天去取車騎了20多公里回家,第二天就全身痠痛。

1

文字差異

弓長先生

語言文字的力量,可以是權力的拉鋸、立場的堆疊,也可以促使對方試著為自己負責。

AZ副作用的脈絡

弓長先生

讓知道只是知道。很多事會比較單純反而比較好處理。

AZ副作用

弓長先生

責備比起讓孩子學會負責,更容易學會逃避或學會害怕。

難道我不能生氣嗎?

弓長先生

我們都到了這年紀。我不希望你未來會後悔,沒有好好的說出口。沒有好好的表達你的愛。

忘了怎麼辦?

弓長先生

很多時候的關鍵來自於,聽到對方的回應後如何再做出回應,或者是有沒有留下空間有機會讓對方說出口。

時間壓力

弓長先生

很多時候,大人有時間壓力,很難好好處理彼此的情緒。關鍵在彼此情緒。

流感疫苗

弓長先生

關鍵除了溫柔,重要的是選擇。因為不希望變得很鄉愿。

惡性循環

弓長先生

很多事,都需要深入核心探索;而不是僅止於表面上的處理。不然只會變成惡性循環。

結盟

弓長先生

親子關係中很多時候會無意形成結盟,或是刻意透過結盟的形式來達到牽制對方的目的。無論有意識或無意識形成結盟,孩子有時無法覺察到這點,很容易產生一些副作用。

不得不

弓長先生

該解決的並不是要對方改,而是調整自己的應對模式。

小熊事件

弓長先生

真正的平靜和壓抑情緒的「假平靜」,就算身邊人沒察覺,自己多少清楚。如果自己不知道,身體的反應也會呈現。

創傷

弓長先生

有時表面上沒事,不代表真的沒事。

簽?不簽?|諮商中的不自殺契約

認真的熊

「我準備了一份契約,希望你簽一下。」 兩張對折過的單薄的A4白紙被遞到我手中,短短幾行字,一式兩份。我某某某,同意在諮商期間,不做出傷害自己的行為。當我有強烈的自殺念頭時,會聯絡醫院或相關機構⋯⋯內容記不清了,大意如上,日期地點和姓名畫了線等待填寫。

1

生與死

弓長先生

新進人員:「那我念大學的時候呢?你在天堂了嗎?」

選擇

弓長先生

希望和在乎的人,走向緊繃的一方?還是彼此舒坦自在的一方?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選擇,只是有時會忘了自己是有選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