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话
0 are following
1 article
Raymond

秃顶 —— 与两位俄罗斯人的对谈(未完待续)

最后一天在野外徒步的时候,我收到了谢尔盖的回邮:“那么难得来一次,要不要到我家坐坐?我今晚不上班。”我认识谢尔盖很久了,但并不代表我与他有过许多交集——准确地说,我和他仅仅是刚相识的时候有过“频繁”的聊天。那应该是2015年,我还在对抗着少年和青年过渡期的无聊时刻,便注册了一个国外的笔友网站。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