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列主义
5 are following
5 articles
江上小堂

从社会达尔文主义到国家主义,再到马列主义 — 近现代中国思想和历史主线

自严复译编的《天演论》于1898年刊行以来,社会达尔文主义对中国的影响可谓广泛深远绵长。面世之初,即收获广泛强烈的反响。继尔,又成为递进兴起的各种思潮的引导,形成路径依赖,成为中国近现代各种思潮的源头。后之民族主义,国家主义与马列主义皆可追溯到严复所引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

完顏菩薩

《训政的威权来源》

马列有一个致命硬伤,就是否定神圣性。在马列哲学当中,一切权力来自人民、属于人民。而这显然不是历史事实。因为在人类历史的早期,神灵让人知道自己是人,国家把人变成了民。没有圣贤教化,所谓人民,也无非是一帮人形动物、衣冠禽兽。是先有英雄得了天命,开创了政权,统治人民。

沙田油条

必须坚持社会主义

曾经被马列毛概邓论江三整的头大,很可怜后面的人又加上了胡八现在又多了猪头的所谓核心,一大段的重复的废话,民国时期六个字就阐述明白的事,民治民有民享,非得整一大堆相互很多是重复的,有的能被其他的解释,故弄玄虚,小学生脑子空以为这个字越多越好。

pekjack

认为中国体制内的人都信仰马列共产主义,这是荒唐的。中国医疗系统普遍没有信仰,尤其是权贵阶层,那些人崇拜金钱和权力倒很可能是真的。

虽然在经历思想启蒙运动后的公民看来,专制制度和公义可能是对立的概念,但在中国医疗系统,它们仍然是内在的互补。因此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这种滥权腐败会相对快速和容易的发展经济和技术,但往往是以他人为代价的。相比之下,西方经济和技术发展由于民主自由“效率”的问题而进展极为缓慢。

大中国特色党政军aPCL正统共左派专政室

“现代赫鲁晓夫”白俄罗斯卢卡申科的乱象警示:警惕修正主义复辟。毛泽东点评赫鲁晓夫:不大懂马列主义

从1994年至今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一直当总统,从1996年开始就支持率不怎么高,2006年自己的民调显示只有百分之30支持者。新冠疫情发生后他说运动和去郊外可以治愈疾病,比什么药都有效果,又说伏特加可以毒死病毒。2020年4月13日正式会议上发表讲话说“迄今为止白俄罗斯没有人死...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