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實
瑪西Marcy
maintainer
15 Followers
52 Articles

【小旅行】寫實之重要性

偶希都理

【寫實之重要性】【寫實之重要性】如圖該遮的,還是得遮一下。以上 #小旅行 #寫實 【偶希都理】 名稱取自日文「おひとり」的中文音譯,意指一個人。分享旅遊/電影/閱讀/日文教學, 歡迎訂閱分享,一起探索生活。【偶希都理 臺灣旅遊~方格子】 https://vocus...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九   工人姐姐(1)

馮子緣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九 工人姐姐(1) 早上,阿晴帶兒子乘地鐵上學,聽見月台有把生氣的聲音說着「半鹹淡廣東話」:「星期六日你不做功課,現在才做!」,聲音的主人應該是一位外籍家傭。阿晴再朝家傭注視着的方向望過去,見到有個貌似五、六年級的男孩,正坐在長椅上做功課。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八   兒童廁所

馮子緣

自從阿陶辭掉工作,工人姐姐約滿離職後,她便全天候照顧三歲的兒子。從起初的戰戰兢兢,到現在的從容,都引證了熟能生巧的定律。這天,阿陶帶兒子到商場用餐。餐後,她的兒子說要上廁所,於是,阿陶便帶她到女廁,等候女廁內附設的母子廁所。女廁內的母子廁所只有一個,每次阿陶帶着兒子打算使...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六   扶手電梯與升降機

馮子緣

星期一至五,阿晴帶兒子上學都會乘坐地鐵,因為丈夫上班的時間比較早,所以無法乘坐丈夫駕駛的車子。由於兒子的書包實在太重了,最少都有四公斤,有時甚至有五公斤,經過累月的肩膀疼痛,阿晴終於覺得需要購買一部小型手推車來承載書包。自從,阿晴每次搭車,左手拖着兒子,右手拉着手推車。

Back to All

[手繪練習]老虎

ichbinbear

本來還是想走一個寫實風格,畫著畫著就變寫意了⋯⋯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三   瓜田李下

馮子緣

早上,阿晴帶兒子上學後,便乘坐地鐵回家。在車廂內,阿晴習慣拿手機出來看網上新聞。其中一則新聞寫道:「網民於社交平台上載相片,指乘搭巴士時發現有男子行為古怪,在車廂內有多行空位下,仍選擇坐在一名年輕妹妹身旁,他感覺有異,於是質問對方為何特意坐在女孩隔鄰,卻被男子以粗言辱罵,之後男子便瞌上眼睛裝睡。

1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二 不要以為

馮子緣

今天早上,天文台發出紅色暴雨警告,教育局宣佈上午校及全日制學校停課。阿晴躺在床上,心想:「太好了!今天不用趕着帶兒子上學,也不用趕着到學校接兒子放學,最重要的是不用替兒子背着起碼四、五公斤的書包轉車與步行。」 看完天氣報告和新聞,阿晴了無睡意,兒子則還在睡覺。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一   夢想(連載小說)

馮子緣

今天是星期二,是阿晶的公司補假。她的朋友都要上班或帶孩子,她又沒有男朋友,於是獨個兒在家中發呆。閒極無聊,阿晶上網觀看YouTube,見到名為「台灣演義:夢‧搖滾‧五月天」的影片,由於阿晶都是五月天的歌迷,於是便感到興趣,決定看看。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十九   虛汗

馮子緣

阿晴討厭半夜裏的一身虛汗,像跳進了游泳池似的,由頭溼至腳尖,很是難受。身體的毛病,阿晴心裏最清楚,可是在嚴峻的疫情下,她的三個專科覆診也申請改期了,她不願意幾歲的兒子承擔風險,在她的角度看,醫院是感染疫症的高危地方,還是多待半年再去吧!

N號星球

鸚鵡與倉鼠

在那數量眾多N號星球中,你是否也在尋找

【小說】旅行、三葉草,和程老師之死(完結篇)

高原萬里

前文提要:若藍出發去工作假期了,靖明在程老師的安息禮上重遇一個失聯多年的中學同學 Patrick,原來當年兩個人一起參加了程老師和 Ms Ng 的婚禮,現在又這麼巧合,一起見證 Ms Ng 送走程老師的葬禮⋯⋯

【小說】旅行、三葉草,和程老師之死(十三)

高原萬里

前文提要:靖明代同事見的 candidate 沒有上來,換成了程老師,可是程老師明明在當天下午已經過身了,四月的夜裡刮著不尋常的風雨,程老師娓娓道出離開學校之後他的人生的經緯⋯⋯

病患R的精神疾病大解哉(6)

Rain JL

第六章 恐懼 某天下午,母親帶著我到街坊鄰居開得文具店買東西,我被氣球給吸引住了,我輕輕摘下包裝,並禮貌地詢問是否能買下這該死的氣球,母親剎那間面露兇光,我一度以為我看錯了,但她的身影跟梅杜莎重疊,一眼瞬間人就石化了,腦細胞瞬間警報通知:五分鐘後,家中浴室,屁股開花。

【小說】旅行、三葉草,和程老師之死(十一 )

高原萬里

前文提要:因為女兒鬧脾氣的問題,前妻約了靖明出來談,說起了兩個人分手時的事,吃完了中飯出來,靖明收到了舊同學傳來的 Whatsapp 訊息,突然心𥚃好像開了個洞似的。

【小說】旅行、三葉草,和程老師之死(九)

高原萬里

前文提要:因為無論如何都約不到一個適合所有人的時間,結果幾個同學自己先去探程老師了,靖明沒有出席,事後他們用 WhatsApp 傳來跟病人的合照,靖明一看,錯覺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個男人,但又有點似曾相識⋯⋯

【小說】旅行、三葉草,和程老師之死(八)

高原萬里

前文提要:前妻從後面叫他的聲音,像程老師從後面叫自己的聲音,一下子靖明回到中學時代,午飯時間,程老師把他叫到教員室去。

《蕃薯的夢》

不是螢

很久很久以前,一個被遺忘的蕃薯,在某人的廚房裡長出了芽。它懷抱著茁壯的夢想,同時恐懼著被湮沒。畢竟,在茫茫作物海之中,蕃薯只不過基層中的基層——縱然活在農家,也從不配挺起胸膛在田地中生長,總是只能成團地擠在田埂,努力地拼生存。如今在都市,寸金尺土,誰還會憐憫一個發芽蕃薯?

【小說】旅行、三葉草,和程老師之死(七)

高原萬里

前文提要:舊同學說要約好一起去探病,但因為程老師病情有變,臨時取消了,所以靖明禮拜日可以如常去看女兒,跟女兒相聚的片刻,他又想起前妻的話:靖明,你是一個愛作夢的人,不過,就是不夠胆。

【小說】旅行、三葉草,和程老師之死(六)

高原萬里

前文提要:靖明覺得自己的人生,一向平平淡淡,也許他內心有點遺憾,但那遺憾是什麼,連自己都說不上來,總之日子就是這樣過著,突然,若藍問了一個觸到他痛處的問題⋯⋯

【小說】旅行、三葉草,和程老師之死(五)

高原萬里

前文提要:程老師為什麼好好的有一份這麼穩定的工作不做,在教了十幾年書之後,要跑去跟朋友一起搞起生意來呢?靖明不明白⋯⋯他自己在畢業後,就立刻做了跟自己的理想毫無關係的工作,但閒時還是會畫畫。

【小說】旅行、三葉草,和程老師之死(四)

高原萬里

前文提要:因為程老師的關係,靖明總是回想到中學時代,曾經,他放學後把時間都用在畫畫上,學校畫室的隔天,就是程老師的太太 Cordelia 的音樂室⋯⋯

【小說】旅行、三葉草,和程老師之死(三)

高原萬里

前文提要:靖明回到家中,跟女朋友若藍提起程老師的事,可是若藍太年輕,並不很理解,若藍是個做一天休一天的派遺員,對未來沒有想太多,剛好靖明在公作在也遇到個差不多的年輕人⋯⋯

【小說】旅行、三葉草,和程老師之死(二)

高原萬里

前文提要:靖明在離校二十年之後,突然收到舊同學們傳來教地理的程老師病危的訊息,回家之後,不由得想起程老師的種種,還有他的太太 Corderlia,和自己的初戀、自己的青春⋯⋯

【香港舊照片之二】邱良的寫實與浪漫 1960年代的香港情懷

顯影PhotogStory

1961年的灣仔街頭,兩位青年背向鏡頭坐在巴士站欄桿上,對面馬路一架巴士緩緩駛過,畫面恍如電影場景,那是個《花樣年華》或《春光乍洩》的故事嗎?當時年僅二十歲的攝影師邱良,開始在街頭拍攝市井百態,紀錄那個純真年代的生活點滴。

1

【小說】旅行、三葉草,和程老師之死(一)

高原萬里

這是本人停筆了近五年之後的第一篇小說創作,當中的程老師真有其人,當然除了他的病是真實之外,其餘都是創作。小說寫於2018年,當時我第一次接觸到身邊有人因為癌症離世,現在有時會想起這位老師和我跟他之間不算多的交雜,心裡還是有些遺憾。故事分為十四章,逢星期三推出,雖然要用連結來看,但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三個女人的瑣事》單元六:前度

馮子緣

阿晶已經有好幾年沒有拍拖,現在疫情尚未穩定,連與朋友見面也很困難,內心難免有點納悶,加上今天放工時,她在地鐵車廂內望向月台,竟然見到前男友路過,更讓她的內心打翻了五味架。阿晶跟阿豪拍拖時,對他好得沒話說,但阿豪卻事事挑剔,甚至常常貶責她。

《三個女人的瑣事》單元四:外面有女人

馮子緣

疫情期間的某天,樂怡致電給相熟的舊街坊志雄,而志雄正是阿晴的丈夫。「你最近怎樣了?是否已經開始上班了?」樂怡說道。「是呢!已經在上班了,現在疫情稍為緩和,大家都不能再待在家裡工作了。你最近怎樣呢?學校還未復課,有跟兒子外出走走嗎?」 「有時候都會跟他外出,始終不...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三:生病

馮子緣

疫情未有緩和的跡象,阿晴待在家中沒有外出,閒來無事,便翻看舊照片,看見十多歲的家庭照,因而想起了一段往事...... 「我的頭很痛,像就快裂開似的!」阿晴的雙手緊緊摟著自己的頭顱。「你什麼也不吃,所以便常常生病!」阿晴媽媽在她的耳邊喋喋不休。

《三個女人的瑣事》單元二:覆診

馮子緣

阿晴患有高血壓,要長期到醫院覆診,今天是她的覆診日。她坐著超過半小時,無法太集中精神。「編號六六一四請入七號房、編號六二一一請入四4號房、編號六二一二請到四號房門外等候」諸如此類的廣播不斷響起。她無法記住自己的覆診編號,每當廣播響起,公式化地讀出一堆數字時,她都會...

《三個女人的瑣事》單元五:上班

馮子緣

《三個女人的瑣事》 故事簡介: 這是一個關於三個女人的故事。她們三個是中學同學,性格迴然不同,卻維持了十多年的友誼。在她們的身上,各自有自己的故事,不論是情路、事業、人生路的差異都很大。本篇小說以單元的形式,述說發生在她們身上的小故事,每個單元都可以獨立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