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邪惡
1 are following
2 articles
默泉

平凡的邪惡

近日重讀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的名作《平凡的邪惡》(Eichmann in Jersu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唯有在如此荒誕畸零的時代,讀這本納粹劊子手的法庭自辯才不會覺得太反胃,而且還能從中得到啟發,對人類的邪惡本質有更多了解。

瑪西Marcy

從平凡的邪惡看語言的霸凌

我昨夜看見爆料公社刊登媳婦的遺言,主要控訴不堪婆婆長期語言霸凌,決定輕生,我心中警鈴大作,預感又要重回人民公審時代,果不其然今早電腦一開,全社群網絡和媒體新聞充斥著「婆媳不睦害輕生」、「我婆婆要殺了我」等驚悚標題;而新聞下的留言永遠比新聞本身精彩,外人的意見總表達的比當事人多,謾...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