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中環遊戲》故事集
4 are following
72 articles
IF

中環遊戲(後記)

沿住條隊一步一步咁排前去,終於輪到我「過關」。我深呼吸、將我手上嘅 BNO 交俾入境人員。佢望一望本護照嘅面、揭一揭去個人資料個一頁、仔細閱讀上面嘅資料、然後望一望我。最後,佢將護照交還俾我,我順利入境。

IF

中環遊戲(結局篇)終章

要選擇一件人生中最難嘅事,每個人都會有唔同答案。壟統講句,我相信好多人會認為,送最愛嘅人最後一程,會係最困難嘅事。但對於我嚟講,人生中最難嘅事,係帶住你最愛嘅人移民。

IF

中環遊戲(結局篇)II

當你同自己講:「我要離開香港」嗰陣,其實個心大約有一萬個唔想 — 呢一萬個唔一定係貨真價實嘅理由,有時候連「去到外國連食碗雲吞麵都冇」或者「約人開枱都約到地老天荒都仲未夠腳」之類嘅港豬「唔想」都會出齊晒嚟。霎時間,突然覺得自己好似好鍾意香港咁……

IF

中環遊戲(結局篇)I

喺過去嘅十年日子裏面,我三不五時都會諗返起當日我同 Winnie 提出離開嘅情景、同埋之後嘅歷程。有時我會覺得,有啲嘢好似整定咁,如果當日唔走的話,可能會賺多幾年錢,但我一定會後悔……

IF

中環遊戲(66)

自從去台灣見完 Cindy、解開咗個「謎底」之後,我就一直圍繞住今次呢件事,喺度自己同自己兜圈。喺呢件事之前,我從來冇諗過,Cindy 對我原來咁「重要」,就算當年考慮同佢喺埋一齊嗰陣都冇咁諗過。

IF

中環遊戲(65)

香港唔夠地方做任何事,可以話係自有永有嘅問題;係唔係扑嘢已經冇關係。想喺人多車多乜都多嘅城市搵個靜少少嘅地方傾吓偈,K 房其實係個唔錯嘅選擇 — 最起碼當年嘅 K 房仲可以煲煙,唔使行來行去。

IF

中環遊戲(64)

出嚟撈咁多年,自問舐嘢經驗卓越,呢方面嘅 crisis management 絕對唔係問題。不過事出咁突然、又中要害中得咁應嘅「直接得分」打擊,的確十年少見……

IF

中環遊戲(63)

如果大家身處嘅職場真係如戰場咁黑白分明嘅話,我真係恭喜你呀!呢啲職場有今生冇來世吖!呢份工你真係要好好打到退休!

IF

中環遊戲(62)

Christine 嘅病同埋辭職,的確打亂咗公司嘅部署,甚至我個人嘅計劃。事實上,在此之前,我從來冇諗過,身邊嘅朋友會有個咁嘅病 — 同絕大部分香港人一樣,我一直都將「柏金遜病」同「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即係我哋口中嘅「老人痴呆」)撈埋一齊做咗賴尿牛丸。

IF

中環遊戲(61)

同所有人都一樣,我並唔係一踏入社會,就好似大家睇過嘅《北角演義》,或者呢輯《中環遊戲》咁,完全可以掌握到喺職場、以至呢個社會生存嘅技能。作為一件美國大學畢業嘅學院派蛋散,我亦都有過份理想化、諗多過做嘅戇實實時候。

IF

中環遊戲(60)

擾攘多時嘅 Daehwa 常務之爭終於塵埃落定,一如 Daehwa HK 嘅「內部盤口」預計,香港揸 fit 人崔社長順利跑出、紮職成為常務理事、進入所謂「董事會」呢個小圈子俱樂部。

IF

中環遊戲(59)

平心而論,喺 2020 年乜火都冇晒嘅今日睇返晒成件事,究竟 NTS 個 event 係咪真係做得咁差呢?無論你用乜嘢行內標準去睇,個 event 都唔算完美,但一定唔係做得差。

IF

中環遊戲(58)

我哋成日講《梅菲定律》,究竟真正嘅 Murphy’s Law 係點嚟嘅呢?喺 1948 至 49 年間,美國航太工程師 Edward Murphy 參與由 John Stapp 上校主持嘅「MX981 計劃」 — 軍方一項有關 40G(40 倍重力)防撞約束系統對軍事飛行員應用嘅可行性研究。

IF

中環遊戲(57)

認真討論:喺 PR and Marketing 呢個行頭,點解但凡係客都咁仆街嘅呢?我做咗公關咁多年,當然有遇過唔仆街嘅客,仲做埋朋友𠻹。但係,咁多年嚟,就係得一個可以做到朋友(先係朋友後做埋客就另計啦)。其餘嘅,連認係「朋友」share 閃卡都驚影衰自己。

IF

中環遊戲(56)

「人生有三碗麵最難食,人面、場面、情面。」 呢句嘢,喺中國嘅社交媒體上瘋傳咗好耐,據聞係青幫大亨杜月笙嘅說話。當然,後來有人考證過,證實係蕭若元編《歲月風雲之上海皇帝》嗰陣作出來嚟嘅對白,但就俾人當正真說話咁、直頭出晒語錄咁滯。

IF

中環遊戲(55)

香港嘅殖民地文化再加上辦公室文化,令到每年嘅十二月同一月,都係turnaround好慢嘅月份。無他,聖誕加上農曆年,就算唔係攞定晒假,大家都冇乜心機做嘢。如果係潤月的話,呢種慢吞吞唔係撈嘢嘅氣氛,仲會一直延續到二月中,甚至二月下旬。

IF

中環遊戲(54)

終於,我同Winnie因為公事大炒一鑊。在此之前,我甚少同Winnie鬧交。應該話,我哋從來未真真正正咁鬧過交。相比起呢次,其他嘅都只不過屬於打情罵俏嘅耍花槍級別。我隱約覺得,呢次我哋炒呢鑊,大到有啲唔知點收科嘅感覺……

IF

中環遊戲(53)

古早時期(即係六七十年代)嘅香港,非常流行兩公婆一齊做啲小生意搵食。呢啲「夫妻檔」,好多都係賣小食、糧油雜貨、士多辦館、或者粉麵之類嘅嘢。兩公婆搵幾多食幾多著幾多,唔見得好寬裕,但仍然可以樂也融融。

IF

中環遊戲(52)

陰陽調和一個普通公關,同一個公關老闆,最大分別係乜?一個普通公關,最唔需要理會、亦最唔想做嘅,係BD(Business Development)。理由好簡單:站在打工立場,公關薪酬係定額制,多勞唔會多得。喺少做少錯、唔做唔錯嘅定律下,做得越少,舐嘢機會就越低,亦都越 Eco Friendly。

IF

中環遊戲(51)

經常去見客的漂亮姐姐我同 Christine,終於坐埋同一條船。感覺就好似,我同一個相識超過十年嘅異性朋友、終於發生超友誼關係咁。我咁講當然唔係想抽姐姐水,只不過,我諗唔到一個更適合去形容我興奮心情嘅表達方式。事實上,喺 Christine 應承嚟我公司做嗰晚,我就開心到失眠。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