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木
kuleko
maintainer
1 Followers
5 Articles

東京漂流(之十九)

kuleko

媽媽也感染了

東京漂流(之十七)

kuleko

民宿定到29日,而回國規劃推延,只能做長久些的打算。是繼續住四木還是另尋民宿,要趁早決定了。T的想法是續租,免得熟悉了又要搬家;而我看中一處價格便宜,處理垃圾方便的民宿,更想換個住處。權衡折衷,決定一邊詢問房東延長訂房能否優惠,一邊繼續篩選房源。

東京漂流(之十六)

kuleko

走了一天路,著實有點累,躺在床上精神還是緊張,睡不安。惦記著媽媽的檢測結果,一早起來就給W發信息。養老院大部分員工在年三十前放假回家,現在只有必要人員留守吧。疫情猝然來襲,人員調度一定捉襟見肘,估計W也忙。直到10點多,W才回信說有一個確診老人已經送醫院,媽媽的檢測結果應該沒有問題,這下心裡的石頭才落了地。

東京漂流(之十四)

kuleko

早間起來天氣晴好,就是站著吃早餐真不習慣,T促我跟房東講講,看能不能提供3個小凳,哪怕是2個也好。於是在Airbnb給房東留言。不一會兒,他們就回復了:因為空間局促,本不提供凳子,但會想辦法在亞馬遜買一套送來。我客氣地表達了謝意,但沒有抱期望。

Back to All

東京漂流(之十三)

kuleko

16日週末,民宿的入住時間是下午4點,賴床到中午起來。結賬退房,將行李寄存在前台。下樓來,我們踱到Denny's吃午餐,店里人不多,一個妝扮誇張的女人伏在靠牆的桌子上睡覺,旁邊有隻行李箱。點餐後邊吃邊聊,消磨了幾個鐘頭才離開。拖著行李轉地鐵,乘京成押上線,同樣經過一座鐵路橋,四木站就在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