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自然
LemnBlackr
maintainer
11 Followers
94 Articles

楊定一博士的水晶療癒事件

勞倫

真實的水晶治療案子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篇都更風雲(十二)

亞紀細工

巷子裡有一戶房子要準備法拍了,附近的鄰居都有點想去買,聽說蓋的還不錯,我爸說可以跟你講一下..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篇都更風雲(十一)

亞紀細工

「學妹好呀!叫聲學長來聽聽。」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篇都更風雲(十)

亞紀細工

只要錢能到位,什麼都可以談。

Back to All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篇都更風雲(九)

亞紀細工

窮人與富人都會遇到困難,那就是錢的問題.....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篇都更風雲(八)

亞紀細工

聽說這次被拆的全是自己這個政黨的旗幟,惹得大佬們也暈乎了,氣歪了嘴巴。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篇都更風雲(七)

亞紀細工

只要同個陣營,不管推出誰都能可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篇都更風雲(六)

亞紀細工

一如婚前輕輕的抬手摸著周俊一的臉一會兒,手掌收回的時候,卻狠狠的用力打了他的臉...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篇都更風雲(五)

亞紀細工

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篇都更風雲(四)

亞紀細工

一切都是錢的問題...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篇都更風雲(三)

亞紀細工

市府的公文有寄來了嗎?別是騙人的。我看新聞最近好多詐騙,您別被騙了....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篇都更風雲(二)

亞紀細工

高老太太從上次高忠曄那分到的錢幫高盛昌的賭債還了大半,他自己再把屋子賣掉之後湊了湊,還完賭債後人倒是安份了不少...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篇都更風雲(一)

亞紀細工

翅膀硬了,想飛就飛~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二十)完

亞紀細工

要是自己再跑快一點,再快一點…是不是能夠阻止這件事情發生。

1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十九)

亞紀細工

傳統社會裡長輩總是認為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他怎麼就忘了...

“斯人?是人?”事件的“超自然角度”分析 v2.0

sprinyZL

一个人的记忆发生偏差,几代人、几亿人的记忆 能同时出现偏差吗?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十七)

亞紀細工

少了兩人的對話,病房一時安靜了許多,只剩下徐千惠低低的細碎哭聲。

“斯人”事件 的超自然角度分析

sprinyZL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还是“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已经成为当下的热点,此事件离奇程度,已经超出常识性的认知,故本文主要从超自然的角度提供一种思考。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十六)

亞紀細工

屋子要移動250公分,就要花上1個多月的時間。你們新家的宅基地要移過去大概也要一年半左右的時間了...

1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十五)

亞紀細工

我第一次見到來做復健做到吐的病患.......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十四)

亞紀細工

清晨的陽光透過房間的窗簾,房間漸漸變的明亮了起來,一大早陳揚假裝外出買早餐順便跑到徐千惠家前按門鈴,邀請徐千惠一起過來家裡吃早餐。雖然說昨天晚上己經知道陳揚的計劃,來到陳揚家裡看著羅良妹心裡還是有些發虛。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十三)

亞紀細工

「兒子,這些錢媽先幫你保管,等你要結婚了再用。」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十二)

亞紀細工

你放心,我都記下了,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等我找到我喜歡的女孩,我就定下來跟妳說....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十一)

亞紀細工

上照顧婆婆,下教育養子,任勞任怨。不都是媳婦該做的事情嗎?徐老太太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孩子要和媳婦離婚。她也是這樣子過來的呀!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十)

亞紀細工

陳揚再也忍不住,一把攬住她的腰往身上提,抱起她讓她整個人都離地,低頭親她走到了臥房,任由他怎麼折騰....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九)

亞紀細工

徐千惠聞著檀香味從身後侵襲而來,心跳砰砰砰的像是要衝出來。若隱若現的熱度四面八方的將地環繞,嘴角微微上揚,一隻手輕拍陳揚的手。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八)

亞紀細工

有時候坑自己,可能就是身邊人,這句話說的一點都沒錯。也算是開了眼界。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七)

亞紀細工

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車已經停在了家門前,陳奶奶駝著背在門口放了火盆,陳學忠和鄭玉蘭一人一邊架著陳亞紀扶著人過了火盆,弟弟端了水和毛巾過來,讓陳亞紀在門口抺了一把臉,就讓陳學忠把水往牆外倒了出去...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六)

亞紀細工

剛入職不到二年,孩子出事之後和人事請了長假,請假的次數多了,人事主管有些許壓力,協商後調班,也算另一種選擇。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五)

亞紀細工

閉上了眼,腦袋裡的畫面出現傍晚那兩輛迎面接連而來的轎車,印象中前面那台車上的女人,黑色眼睛栗色的大波浪捲髮,一臉驚恐的似乎想離避些什麼...

1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