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ers文學圈
37 are following
189 articles
老衲

君子選戰

新解:矜而不爭、群而不黨、和而不同、周而不比。

韋浩川

【構思。接觸】《與星共舞》

前言:有著一堆構思,卻總是有更多的故事,然後慢慢地構思依然只是構思,放在一角封印起來,沒有增多減少。沒有活起來,那就是死掉。我覺得,或許可在這裡都發文說說,或許會遇到有心人?可領她回家讓她成長?又或許可能願意共同聯合撫養,把她養大。

老衲

貓靈(結局之後)走到了交叉

真正的大結局,都要放在很後面的後面。就像四天王的第五個人一樣。

老衲

貓靈(結局之前)走不出的因果

有因必有果

Related Tags

Back to All
韋浩川

《咫尺之間的牽掛》#06 請別對我好

樂熙根本不懂反應。已離貝盈的家很遠,她就算有特異功能,也沒可能在這種遠距離看穿他的所思所想吧?雖然,樂熙自小愛幻想,卻怎也不致於真的認為貝盈擁有特殊能力。只是,就像他能感應貝盈情緒起伏一樣,她此刻彷彿隔遠看穿他的心事,除了神奇和難以置信之外,樂熙實在想不到其他形容詞。應該怎樣回覆?抑或視而不見更好?「突然好想你,你會在哪裡──」呃…明明是電話鈴聲,明明是阿信的歌聲,怎麼聽起來,卻像貝盈跟他說的話?

老衲

言論自由不自由

Free speaking is not so free. It is limited. You can’t violate other one's right. And do no harm. Then you can truly free to speak.

老衲

沒有圖的島民四格(四)

風氣如此

老衲

貓靈(五)走的是因果

一條因果線。結局,可不可以有兩種。

韋浩川

《1314》#05 奇蹟之夜

我在花園另一邊的門口走了出去,在那裡有個電話亭,放入了硬幣我撥了第一次打的電話號碼。對傳呼員說出了1314的號碼和相同的密碼後,對方公式化地告訴了我一點也不公式的口訊:『茵小姐的口訊,她說:「我很開心有人代我照顧你了。你要珍惜她,我永遠愛您。」』聽罷了口訊,我感到自己眼眶盛滿的眼淚已缺堤般瀉下。心中腦內不停的呼喚著茵的名字,希望她會立即出現眼前。但她沒有,她甚至沒再說半個字…

老衲

曾經老衲也是出版社的一員(下)

前塵往事路已遠。

琉璃異色貓

散文:來自惡魔的誘惑

這是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的題目……//殺一個,救回所有人,這交易很划算吧? 那麼多宗好事,能抵得上一件壞事吧?一條人命,那怕是個天真爛漫又無辜的小男孩,就能換取所有人的自由,值得嗎? 當你會將人命放上天秤,認真考慮值不值得的時候,惡魔便已經贏了一半。//

韋浩川

【魔音。番外】《歌聲魅惑》五之一 影子上舞

大概過了十分鐘,台下人們都呼喊得快失聲,三個人出現台上。一名面具男像幽靈般直走向鍵琴;一個冰藍色短髮的少女,坐到套鼓後;另一披散著一把緋紅長髮的女生,肩掛一支吉他,踏著輕快腳步,來到舞台最前方。握上麥克風,吉他聲響起,紅髮女生唱出了第一句歌…徹底敗了!由女主唱高歌第一個字,彈出第一個音符的剎那,星蔭知道自己敗了。他甚至,不自覺,隨著歌聲,起舞!

胎菊

隨筆 | 我在浮躁的時候

它曾帶我到了理智時未能去的高山之巔,而我適時地只在那刻拉繩,免卻摔下懸崖的結局。就算往後重看會覺得「點解我當初會寫啲咁蠢嘅嘢」,懊悔中也自有新的領悟,例如知道了那時緩慢變的地方是甚麼。

韋浩川

《1314》#04 我的一生一世

「我三年來的夢魘就是她終於也離去。直到半年前,噩夢成真了。」我記得很清楚當日知道她已離開後,所有過去日子中的感覺像全給倒瀉出來一樣,使我幾乎沒頂,也願意絕對給淹沒。但我始終仍是順從了她的遺願…「那時我收到了雷叔叔代她寄給我的信,她直到離開前也沒有忘掉我,要我振作。我從來不會逆她意的,這點沒有人會不知道。」

老衲

耕作新生活

新耕作模式

韋浩川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後記

記憶之中,似乎在不同的地方也都說過了,但既然是後記,也不免俗在這裡說一下。其實《咫尺之間再戀上你》這個名字,有個直接得毫無誠意的前身就叫《初戀情人》。而在《初戀之前》,這個故事其實只不過是一篇blog上的超短篇,甚至本來就只一篇。當中的他與她,沒有名字,就是男孩與女孩。

韋浩川

【魔音。從前】矛盾得閃閃生輝

他把足跡踏到一個紛紛擾擾的動盪亂世,那已是一個容不下活人的恐怖地方,因為人心已經扭曲。可是他卻堅信那個曾經最美好的地方,一定可以變回最美好的地方。於是,他找來了最強而有力的伙伴,陪他一起戰鬥:一群最複雜卻有著最純粹、最真摯的心的人──魔音樂團。在昏暗得看不見前路的夜幕,他們就算只剩下一個人、一把嗓音、一支吉他,也要聲嘶力竭地耗盡自己的力量,去把烽火變成祝福…

韋浩川

《咫尺之間的牽掛》#04 從來沒說是好人

貝盈看著這明顯在哄她的訊息,苦笑。她,早已不像當年。現在的她,不再是純真的小女孩,也不再是單身等待愛情來臨的女生。她要比那樣子的自己,複雜得多了。本來,她已是別人的太太,如今卻又一人獨居。當中的原因太荒謬,故事太長篇,那一切事真的可以向樂熙暢所欲言嗎?或許,她跟他一樣,實在不想破壞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印象。或許,她害怕失去這個老朋友,遠多於需要一個聆聽者……

琉璃異色貓

夢境。故事

相中食店敵不過疫情,已結業,再吃不到美味的越南金邊粉寫《兩碗麵的欺凌故事》不是因為我太肚餓,而是為了記錄夢境😂 夢中身處麵店,老闆招呼我往店內坐,還吩咐年輕店員給我一碗湯麵,然後有兩個食客嘍囉出言諷刺兼恫嚇老闆,隨即轉身離開(故事裡他們換了身份,也為著劇情鋪排,兩人有付費,只是付不夠)。

韋浩川

【小說人對話小說人】你行!你寫!

大作家甲滿心期待。因為作為他最忠實的讀者,好友的感想對大作家甲來說,也蠻重要的。然而,他沒有等到拍案叫絕的歡呼讚嘆,卻只見好友不斷皺眉搖頭,說了一句「你寫死她,讀者會殺死你。」然後洋洋灑灑……不對,該說是滔滔不絕才對。總之好友就是說個不停,把大作家甲的心血評得個體無完膚!大作家甲面子掛不住,就拋了句「你行,你寫!」便把好友掃出家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