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
7 are following
18 articles
香港紀事

逆權車手1|送遞員「表姐」入稟追薪記 奪回僱員身分

「錢可以冇咗,但啖氣點都吞唔落。」送貨車手「表姐」,前年八月起用手機程式,在快遞平台 Zeek (斑馬到家)接單派貨。去年底 ,Zeek 突然停止派單,並拖欠她兩個月共八萬薪金。她沒有尋求工會支援,獨個走上追討之路。

香港紀事

法律101|如何分辨是「僱員」還是「自僱」?

《法庭線》本周跟進一宗物流平台車手於勞資審裁處追薪勝訴的案件。案中其中一個爭議點,是車手屬於物流平台的「僱員」或是「自僱人士」。「僱員」及「自僱」的分別,對於勞工權益,尤其是工業傷亡的索償影響甚大。究竟如何分辨兩者?雙方關係是否單憑一紙合約決定呢?

南灣水巷生

奢儉盆菜

圍村盆菜 [水巷閒思]不知從何時起,盆菜成了家家戶戶過年的指定食制。茶餐廳至大酒店莫不爭相傾銷,單憑此味一決高下。明明按少時印象,盆菜更似須特地走入圍村尋訪的秘餚。雖我成長於元朗,究非圍村中人,食盆菜的機會亦寥寥可數。僅記得在辦於學校球場的慶典上嚐過一回盆菜到會,油雞、鴨掌、臘肉...

橄欖泥

foodpanda 請我吃飯還送我優惠券!

上個月中發生了foodpanda 罷工事件,雖然事件最後得到解決,但是感覺上也不是令所有送遞員覺得滿意。不知是不是這個原因,我發覺最近foodpanda 的送遞員經常出錯,但是我對foodpanda 的出錯卻是無任歡迎。為什麼我會這樣說?在香港如果要叫餐點外送的話,最普遍有三家公...

Related Tags

Back to All
DuncanLau

怠慢,補償

服務行業是人與人相處溝通的實戰之地,每天都短兵相接,兵來將擋,互有攻守。

橄欖泥

Deliveroo 把外賣打翻了會如何處理?

因為最近申請了虛擬銀行ZA Bank戶口,用它的扣賬卡叫Deliveroo外送有11%現金回贈,上星期六晚就用手機app叫外賣了。而因為有11%回贈這麼多,我就點了一間很貴的日本料理來吃,如果沒優惠,我絕對不會用這個價錢來點一個外送的餐點的。

全球化監察

「困在系統中」的送外賣工人,怎麼辦?

作者:晉普 來源:全球化監察 日期:2020年10月26日外賣員和他的電單車。圖片來源:ChinaQNA上個月,《人物》雜誌發表名為《外賣騎手,困在系統裡》的文章,引發熱烈討論。儘管當代的企業家老爺們愛用那些潮流詞彙——演算法,AI,眾包(crowdsourcing),彈性,積分...

行人• 閒人

抱歉!暫未找到車手接單 | 送餐過程中的空間問題

肺炎疫情下,全球城市接近封鎖,經濟活動停滯,人人足不出戶的情況反而促進了「宅經濟」的蓬勃發展,外賣行業更成為了近來的熱門話題。在外賣業仍未在港普及之際,筆者已加入外賣平台擔任俗稱「步兵」的步行送餐員。這段時間內,各大平台的服務範圍不斷擴大,外賣員人數亦持續上升,然而,一些關於收入...

艾瑞斯

跨國企業管理層送外賣:香港疫情下的少數族裔外賣員

8月5日這天香港下了暴雨,天文台在傍晚約8點時分發出黃色暴雨警告,風雨襲捲而來,整個城市變得潮濕陰涼。來自巴基斯坦的Waqas為香港最受歡迎的外賣平台之一——Foodpanda送外賣。當筆者第一次見到Waqas時,他的帽子、雨衣都在不停滴水,而從他手中遞過的食物卻被“保護”得很好,並沒有被雨水打濕多少。

lishuhang

别骂外卖平台了

外卖平台这样就行了吗?显然不行。但没有它们的话,会更糟糕。航通社首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微博:@航通社 微信搜一搜:航通社 2020年 第29期文 / 书航 2020.9.9 本来标题叫“别骂美团饿了么了”,但读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对。

AA

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

禁堂食令實施一天後,政府打倒了昨天的政府,宣佈明天明放寬堂食令。新的限聚令將由全日禁堂食,改成早、午時段可堂食,規則是只能每枱坐2人,餐廳人數只能容納座位的一半。昨天已說過,因為某些原因令疫情再爆發,政府一直在限聚措施加辣再加辣,當中亦有很多很有趣的措施,例如6月初時放寬限聚令...

AA

口罩令,禁堂食令第一天

因為無能政府,今天迎來第一天的口罩令和禁堂食令。口罩令規定所有人在公眾場地,不論室外及室內都必須戴口罩,豁免情況只限進食、喝水、吃藥、身體有毛病者及2歲以下小童,吹煙也不能。而禁堂食令就是所有餐廳都只準做外賣,不能在餐廳內進食,餐廳員工除外,而限聚令則縮減至2人。

AA

夜、觀塘

觀塘在香港是一個很特殊的地區,它是香港第一個衛星城市(即後來我們熟悉的新市鎮),也是一個失敗的衛星城市;它是東九龍最大的工業區,也是古惑仔陳浩南成長的地𨘋;它是香港最貧窮的地區,卻即將成為香港繼中環後第二個核心商業區。白天的觀塘十分熱鬧,工廈與商廈混集的工商區異常擠塞,其主要道...

AA

限聚令下的噩耗

7月13日,星期一,政府再次收緊限聚令。本來在上星期政府早已公佈新一輪的限聚令,維持兩個星期,當大家都配合新措施行事時,不足一個星期後的星期一,當天下午早開始有風聲說政府會再開記者會,再收緊限聚令,然後,晚上六時多,政府發公佈說,會在8點直播新的限聚令措施記者會。

AA

叫外賣很久都未到?請不要責怪外賣員 - 為何Foodpanda經常遲送餐?

疫情肆虐,各地食肆大受打擊,外賣平台卻大行其道,成為少數從中獲利的行業,各大外賣平台不但單量急升,亦吸引很多餐廳加盟,可說是外賣行業的春天。相信這時間不少朋友都多了在外賣平台點餐,亦試過點餐後等了足足一個小時外賣員才到吧!這時候的你一定很生氣吧,但這時候不要責怪外賣員,與他們無關的!

Astrian

散笔:外卖小哥和送货大叔

题图来自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4730452/在 UCA 和现实中送快递,哪一个更轻松?1好不容易在周末有了整块时间,能在《死亡搁浅》游戏里欣赏小岛秀夫精心安排的 CG 演出,顺便修些基建、送点快递。

lishuhang

​外卖要收配送费,为啥还比堂食贵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航通社 全文约 2200 字书航 7 月 25 日发于北京 这几天有一条微博炒的很火热。有人发现,像是肯德基、麦当劳这类快餐,他们同一种菜品的外卖定价,比直接到店吃的定价一般要高 1~2 ...

島民

火車故事:一個外賣員眼中的中國

火車故事:一個外賣員眼中的中國比起飛機,中國的長途火車有一個好處,也是壞處,就是車上總是很吵。即使是高鐵也一樣,一小時左右廣播一次,「前方到站是,××站」,就像是某種定時叫醒服務。它不限制你大聲說話,不限制你離開座位隨處走動,而相當數量的中國人還不習慣在公共場合使用耳機以示尊重,孩子們則把車廂當成叢林,上躥下跳。搭這樣的火車,壞處是你無法入睡或安靜處理公事,但好處也很明顯,就是總有故事湧入你...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