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
viner
maintainer
43 Followers
364 Articles

崔健:朽朽老矣卻依然憤怒的飛狗

真菌

昨晚第33屆金曲獎最佳華語男歌手頒給中國搖滾教父崔健。一時間,網路輿論沸騰炸鍋。人人都在問誰是崔健?為什麼金曲獎要頒給一個中國人?尤有甚者,敵國人。

今日點播:淨歪視力、汝名白痴

小白紙

今天為大家點播純白的《淨歪視力》中的開場歌曲〈回到俄爹〉,讓大家見識一下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等淨歪視力是如何淨歪:接下來轉換心情,用激昂的音樂帶給朋友們激昂的一天,來聽聽這首《汝名白痴》(Xidiot Be Thy Name)中的同名曲吧,同時想像那畫面如何淒美逼人:It's 5...

聽《Low》讀《Low》,圍牆裡的 David Bowie 柏林首部曲

小白紙

宛如外科大夫手術下刀般精準、犀利,卻又別有洞見。

1

我的音樂年代 - 薛岳《生老病死專輯》1990可登唱片發行 新笛唱片錄製

我的音樂年代

薛岳《生老病死專輯》1990可登唱片發行 新笛唱片錄製 薛岳(1954年10月4日-1990年11月7日),台灣搖滾歌手及音樂製作人。1971年,薛岳轉學入醒吾商專,1973年薛岳辦理休學並入伍,入伍前余光在其主持的台視節目《青春旋律》中特別為他送行。

Back to All

試錯集

若要問我的互溶分子狀況如何,它在一半的時候不開張。

那些「忘我」的音樂與書

小白紙

前幾天跟人閒聊音樂,對話中出現加拿大前衛搖滾樂團 Rush 的《2112》,叫我想起該讀卻還沒讀的書——這張唱片的靈感源起——艾茵・蘭德的《Anthem》。要說蘭德的代表作,《阿特拉斯聳聳肩》應該無疑。此書去年才拜讀完,然當初若非 Rush 的《2112》,我應該不會特別想去認識或閱讀她。

1

10/01-02「音樂五四三」復刊特別號:林生祥、鍾永豐《江湖卡夫卡》四小時超深度專訪 + mini live 空中現場

馬世芳

上集:10/01/2022(六)22:00-00:00下集:10/02/2022(日)22:00-00:00FM98.1 News98 電台播出 大台北以外聽眾可用網路收聽 https://is.gd/OeTh8d 中文世界應該沒有人做過這樣的音樂節目:整整四小時,只談一張專輯。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60 亞當

浩川

阿流站在無人舞台上。觀眾已散去,面前一整片空椅,沉靜無聲。有些空椅上,還留著螢光棒一類的東西。場館的工作人員拖著疲乏身軀,進行清理的工作。台上,各類音響儀器已被移走,空蕩蕩的。下一場演出,將移師另一場地,魔音樂團留下的餘音與氣味,在這裡或許只會停留一晚。阿流在台階坐下,回想著剛才的情況。他本來沒有名字,現在的身分證上,他叫藍昇流。藍昇是肇飛與凌嬰起的,流字則取自他腕上一個刺青……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9 療癒

浩川

阿流怔怔地望著輕,竟然一時無法反應。就在他愣住的短短一瞬間,全場的鼓舞呼喚,轉變成痛苦哭喊!喊叫喚醒了阿流,也在同一秒消失。彷彿剛才那麼的一秒,根本只是阿流自己的錯覺。然而,他知道不是。場館裡萬多名觀眾,當中某些人明顯是候選者,擁有不同的魔力。阿流剛才在魔音樂團的音樂裡,早已感受到。他也很清楚,在澄音的歌聲中,那些候選者將會全變回普通人……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8 輕

浩川

阿流躲在技師團隊之間,在舞台後方,感受著魔音樂團的演出。哭了整晚。「傻瓜!」每一環節與環節之間的交接時間,凌沁總會走到阿流面前,拍拍他的頭。真的真的,很喜歡魔音樂團。絕不能讓樂團消失。阿流投入音樂的同時,視線穿過淚光,留意著台上台下,整個場館。一個Keeper應該做的,他早已決定無論要他付出何種代價,也必然要稱職的做到。再三安哥後,澄音唱出這次音樂會中,最後的最後……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7 歡呼

浩川

得悉阿流已能單憑觸感學懂魔力,更擁有自癒能力,又知道他有多重視她們……那些人接下來還要幹甚麼?大概也是同一班人,讓凌嬰與肇飛找到了阿流。甚麼也沒有的一個男孩……又或者,不是甚麼也沒有,而是他所擁有的,她們無法理解……電腦的作業系統,要是載入某種軟體,而軟體版本比系統先進得多,很有可能出現未能支援的情況……如果有一隻杯子,神奇到無論倒多少水進去,也不可能把杯子填滿……阿流就似這樣的一隻杯子……

【我的珍藏】 首張專輯就達到人生高峰

蔚藍天空

這張專輯,喜歡音樂的,或者更聚焦一些的說,喜歡搖滾樂的(無論流行或獨立搖滾),應該都人手一張。明明是一張偏向獨立搖滾的個人首張專輯,卻能在流行市場彷如猛獸一般攻城掠地,成為流行音樂史上經典的一張專輯,令我至今都想不出來,為‧什‧麼?但不可否認,專輯裡的歌曲非常精彩,不但能朗朗上口...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6 不一樣

浩川

卓見除近來多篇魔力專題外,一直以來最為人所熟悉的,便是兩名總編輯。一位是魔音樂團創辦人,年輕但天才橫溢的蕭邦造;另一位,是樂團創辦之初,便與蕭邦造並肩作戰的前樂團監製斐非文。來到今天,蕭邦造已經離世,斐非文成為唯一,由他做接二連三出現魔力覺醒的專題,在知情人眼中,本來就順理成章。尤其,斐非文的兒子,是魔音樂團的現任結他手。《視界》的觀點,偏向於認為魔力只不過是人類超越極限的能力……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5 刺青

浩川

阿流坐在地上,地板一片緋紅。背上熱暖的血,似沒止盡地傾流。凌嬰的手,輕柔地撫過阿流的背肌。一吋一吋,像嬰兒般,阿流的皮膚微泛淡紅。血氣似乎還未平伏,在完好嫩滑的肌膚中間,一條深長的傷痕,觸目驚心。「沒有效!」凌嬰掌心停留在阿流腰間,眼裡掠過一陣前所未有的激動。手,在顫抖……凌嬰從未試過那麼害怕。眼前這男生,真的做到了。他守護她,沒有一丁點的猶豫,完全不顧及自己,只管守護著她……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4 抱緊我

浩川

耳邊同時傳來身後的凌嬰,打掉施襲者手上刀的金屬碰撞聲,還有肌肉硬碰的悶響。阿流沒空餘去理會臂上的傷,只管以膝蓋橫撞向旁邊的人,繼續前進。一下遲緩,他們或許便不能繼續用自己的力量走…無法繼續牽手,阿流與凌嬰背靠著背,在不能目視的環境下,純憑聽覺與觸覺,迎擊來襲的人。阿流已算不清自己身上被劃下多少道刀痕,可他更擔心背後的凌嬰。「只要不致命,離開這裡我就會好起來。」縱沒靈感連繫,凌嬰仍猜到阿流心裡想法…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3 咆哮

浩川

除卻兩個人輕微得幾乎聽不見的心跳聲與呼吸聲之外,就只有小跑車的引擎和車輛跟地面高速磨擦的聲音。回到車上後,凌嬰一直沒說話。雖無切身感受,但阿流仍然可以想像凌嬰此刻的情緒。飛飛的弟弟……那個刑克,滿腦子都是恐怖的念頭……除此之外,阿流從另外三名男生的思緒間,得悉那班人想要他做的事。縱然很表面,沒有前因和動機…消失。讓魔音樂團,整個消失!凌沁說過的那番話,原來不是一個未來,而是一群人要做的事。為甚麼?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2 心寒

浩川

車聲,遠去。可是,凌沁仍是沒有放開肇飛。一個擁抱中,包含著她告知肇飛的原因以外的意義……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她聽得見,肇飛跟自己的心跳聲,同步,而且一起在加速。「沁……」「醫院出現過的那個人,跟阿克在一起。那個人……知道了……我們無法跟蹤他們了。」凌沁坐直,兩手重新放到方向盤上。魔力完全歛去。靈感也收起來。心跳,依然在加速……不再是因為肇飛。而是……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1 秘密

浩川

「我是第一次感受到你心內有個秘密,而且你單憑自己的力量把它緊鎖起來。」凌沁伸手揉了揉肇飛的眉心。肇飛知道自己有能力不被靈感探知心深處的思想。確實,他有必要禁閉他與弟弟的那番對話。刑克的那句話絕對不能被魔音樂團裡任何一個人知道。尤其,澄音…他慢慢地握住凌沁有點冰冷的手,拉下,緊緊的,不想放開。「你不怕我把這部車撞落山?」凌沁輕笑。「車毀前我會抱緊妳。」肇飛沉聲說。「傻瓜。」凌沁任由肇飛握著自己的手…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0 焚

浩川

唐克隆,受凌老先生所託照顧凌沁兩姐妹和他這個養子。從最初的最初,便不理他們是否年紀太少,一股腦兒向他們灌輸有關魔力的一切。肇飛一直知道,唐克隆這個老師是真心疼惜凌嬰與凌沁,但更知道老師另一方面亦沒停止過的利用姐妹二人。所以,在蕭邦造出現之後,肇飛順理成章宣布獨立。他實在希望,自己也可以帶著凌沁與凌嬰,擺脫老師……雖然很清楚老師有個養子,而那孩子是他的親生弟弟,但肇飛由始至終沒有想過要與弟弟相認……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9 怒

浩川

「嬰嬰……」阿流能夠感知刑克意之所指,更感受到凌嬰心裡的憤怒……頃刻,讓靈感也被燃燒起來的憤怒……車窗關上。凌嬰的小跑車啟動了引擎,倒退大概十米後……轉向,倏忽增速,以車頭左角猛烈撞往休旅車!阿流回到車上,急忙駛開。有默契地留空撞擊路線,讓凌嬰無顧慮的繼續行動。刑克亦走開去,以免殃及池魚。小跑車再次倒退,這次退得更後。下一剎那,又撞上休旅車,速度與衝力比之前強上一倍……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8 不逃

浩川

阿流收起兩手,閉上兩眼。他不知道自己剛剛所做的,並不是一般人可以隨意做到的事。「這首歌,想給澄音唱?」凌沁拉著妹妹,往阿流走近。「還是,想由小嬰唱?」凌嬰已回復,平靜無波的神態,冷漠眼神,沒有同意,也沒有反對。「可以嗎?」阿流張開眼,望向凌嬰。清晰通透的眼眸裡,有著期待。「沒有記憶的,不要假裝記起了。」凌嬰淡淡地留下一句,轉身離去……

搖滾三十,許再來個三十!

小白紙

封面圖不是我的卡帶,我的早已不存,被家人丟掉了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7 續篇

浩川

如果這種魔力,有甚麼可以扭轉未來軌跡的話,蕭邦造理應一早這樣做。肇飛很清楚,他這個師傅,絕對絕對不想離開澄音。尤其,他們分開過長達八年的時間,再重聚後,更分不開。由心而發的語言……言靈的力量……肇飛只曾把預視所見說出口,令所說的成為事實。那些,全都不受他自己所控制。有可能將自己的意願化成不一樣的未來,然後說出來,讓它成真嗎?…「只能夠見證,不可以干擾。」這是師傅一直提醒肇飛一句對於預見未來的忠告…

坏孩子

萧语VL

·01· 在别人眼里,我是一个坏孩子。一个尽力想要变好的坏孩子。岁月如梭,我不晓得现在的我是好是坏。但是我还是想做个好孩子。·02· 我学习不好。生平只得过一次第一名,还是在高三,一次非常不重要的模拟考的时候。那天晚自习,喧闹的教室如往常一样派发着刚结束的模拟考的成绩单。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6 選擇未來

浩川

肇飛轉身,看著消失在梯級盡處的嬌小身影,心裡不禁萌起一陣慚愧。沒有懷疑,沒有討厭,只因要改變肇飛所預見的未來,所以不可能無條件信任一切都像謎的阿流。凌嬰的心意,肇飛要到這一刻才明白。肇飛緩步走到邊緣,伸手輕撫凌嬰剛才獨坐的地方。不像凌嬰,甚至現在的阿流,肇飛沒有能探知一切的靈感。單憑預視未來,像詛咒一樣的魔力,肇飛很想知道,自己的作用到底有多少?除了見證未來,他還可以做甚麼?可以改變甚麼?……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5 學不壞

浩川

「靈感,你懂?」凌沁極罕有的情緒,竟被勾起來。阿流點點頭。「你知道當你彈琴時,可以影響別人的情緒?」「就像嬰嬰和妳,還有澄音。」阿流再次點頭。「可以透過靈感,感受別人,也可以把自己的感受,傳達給別人。由心靈開始,生理,甚至隱藏在人體內沉睡的潛能、魔力,全都能夠加以影響。可治癒一切病患,也可反過來令人傷病……透過音樂,力量會更深化。MagicVoice,在醫院時,我們見過的那些藥水上,有這樣的名字…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4 情感

浩川

平常人花一生精力的研究,阿流單是看資料,便可以同時學習資料背後畢生努力的成果。他,不單止用眼去看,還可以輕而易舉把一切推演出來,哪怕只是一個名詞,起源與任何已有,甚或未出現的用法配搭和意義,他都可以知道。肇飛說得對,阿流學習能力超乎常人。但,也說得不對,因為阿流打從開始便不是學習,而是了解與消化、研究。或許,只需要多一點點的時間,連現今世上沒人弄得明白的腦構造,他也可以看通看透……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3 失落的曾經

浩川

澄音停下來,走到高架子前,兩手搭在麥克風上。「那一場,第一首和最後一首歌,同樣是他寫給我的《季候鳥》。」「我很喜歡那首歌。」阿流拚了命的點頭。「數一數,你出現才兩個月,我卻總覺得認識你很久了。」澄音兩手由麥克風架,收起,輕輕按在肚腹上。「你答應過的,讓我再見到邦造……」答應了甚麼?如何讓她跟已經離世的蕭邦造再次相見?阿流的眉頭緊緊的皺成一團。兩個月……這是即將發生的事?即將……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2 選擇消失

浩川

阿流懷中,凌沁抬起頭。她投向他的眼神裡,阿流感覺到,那是憐憫。她嬌小的身軀,本來暖洋洋的心窩,慢慢轉冷。「那個地方是怎樣的?」凌沁嘴唇冷得有點乾乾的,但仍然掛起一抹笑容。把陽光也比下去,就似向日葵盛放一樣的笑容。「妳知道我不會記得。」阿流的心,甚至體內的脾與臟,全都揪緊扭曲起來。「那麼,你擔心甚麼?」凌沁豎起指頭,在阿流鼻上輕輕一點。「我沒有。只是有點捨不得而已。」「我們不是會再次相遇嗎?」……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1 未命名

浩川

澄音仍然抱緊蕭邦造,似要把自己融進對方身體裡。「多過幾天,我來會合。」蕭邦造輕撫著澄音剛剛過腮的短髮。「還記得九年前吧?我們在倫敦邂逅。」「當然記得!你偷看我,還要足足一個月都在偷看我!」澄音輕輕拍打蕭邦造的胸膛,終於笑起來了。蕭邦造順勢翻躺到床上,把澄音拉進懷裡,繼續把玩她輕軟的髮絲。「如果你敢再次撇下我,我一定會唱你剛剛寫的那首歌,沒收你的魔力…」……蕭邦造捉著澄音的手,拉到唇前,輕輕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