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
9 are following
13 articles
多数派Masses

性别|聚光灯外的校园性少数,这也是个阶层问题

发生在中学和中职学校的案例提醒着大家:性少数学生的遭遇也是一个纵向问题。这些事件指向一个缺少公众关注的群体——聚光灯外的校园LGBT。

matter007

论阶级

一、什么是阶级“阶级”一词在词源上源自拉丁语classis,人口普查员用它来按财富对公民进行分类确定兵役义务。18 世纪后期工业和政治革命后,西欧社会结构发生变化,阶级一词取代了等级(rank)和秩序(order)等术语,作为对社会主要等级群体的描述。

尼尼微

在上海 | 藤校毕业的脚腕部演员,精英的生活不适合我

藤校毕业的精英,转行做了演员。上海疫情中,她观察到不同人群天差地别的生存境况。

中国劳工论坛

统治阶级的虚伪:英国安德鲁王子与统治阶级的堕落文化

社会中积累的愤怒和挫折感现在必须用来要求问责和正义,建设一个反抗所有形式压迫和剥削的运动。这与结束反社会的资产阶级的统治、及他们捍卫的制度密不可分,安德鲁王子、爱泼斯坦、麦克斯韦尔和他们的其他同伙是或曾是这些统治阶级的亲密一员。需要建立一个由工人阶级和被压迫者组成的多性别、多种族的社会主义女权运动,从而真正让这种压迫性的制度走入历史。

兰德维希

对精英主义问题的理解

如果无产者可以通过一定的资源和努力——甚至仅仅只需一张法律条文——就可以成为坐在办公桌上的“社会精英”,精英阶层就失去了它神圣的光环。

多数派Masses

工友问我:“你是大学生,你觉得这个社会怎么样?”

“我什么都没有,你说我怎么看?”接着,这个一无所有的工人,握起拳头,狠狠地向面前挥去,仿佛要把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的旧社会的枷锁,彻底地砸个粉碎。

多数派Masses

文化|被《游牧之地》放逐于外的工人阶级

作为奥斯卡最佳影片,《游牧之地》是否一部批判美国的电影?是否较为准确地呈现了工人阶级处境?遗憾的是,笔者认为对《游牧之地》的分析将对这两个问题均给出否定的答案。

善宝橘

阶级凝固后怎么办?

蹲坑的时候突然想了一些东西,关于创新、阶级固化、房价间的关系,很想要跟大家讨论一下,因为我还没有得出答案。

Tosaka

香港问题的阶级分析(二)

第六节、反送中运动的分析 一、导火索2019 年 2 月 15 日,港府借潘晓颖案68,在建制派民建联的支持下向立法会提交修订《逃犯条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议案(简称“修例”), 试图帮助中央逐步收回司法主权。从 2 月 15 日至 3 月 4 日,港府保安局就草案展开为期 20 日的公众咨询。

多数派Masses

文化|是谁在伤害底层?就“不稳定无产阶级”概念谈学术及其政治

【编按】此文就“不稳定无产阶级”概念谈学术及其背后的政治,编辑部认为本文从某个侧面回应了近期学界关于“底层研究正无形地伤害底层”的讨论。《隐形的伤害——“底层研究”与民粹性学术》一文认为,“很多‘底层’学术研究……在学理上制造了极端二元论,通过学术话语不断制造和强化了社会的‘断裂’”。

多数派Masses

社会文化|《JM 帝国》背后的性别与阶级政治

文|萨法维那“高不可攀”的女性被杀死了。​ 蒋明辉和他的《JM 帝国》90后的蒋明辉似乎只是一个普通中产阶级,毕业于东北一间美术学院。他不像外界所推测的是个找不到女友的宅男。相反,在他绘制“恋童”漫画情节前,他的女儿刚刚出生。同时,他也没有如网友推测般,旅居日本或者发表过民族主义相关的论述。

多数派Masses

她们为什么做外卖骑手?:阶级与性别视角下的平台经济

编译 陆依萍 编按:一提到外卖骑手或快递员,我们脑中首先浮现的往往是男性劳动者的形象。送快递或外卖的工作因常被认为不够“女性化”,不适合女性从事。许多有关女骑手的报道,要么强调女性从事这份工作因风里来雨里去、有损容貌,从而进一步加强女性是靠脸而不能靠体力吃饭的刻板印象;要么一味...

静态凶猛

女权运动与阶级斗争

我曾表达过「中国的女权问题是人权问题的一個子问题」这样的观点,子问题并非次重要的问题,相反的,因为目标更具体、解决操作更加实际,作为子问题的女权,反倒是比人权更适合摆在公众话语体系中讨论的一個问题。当前阶段的女权运动有其核心问题,它与阶级冲突的核心问题极其相似——由于权力结构中所...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