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20 Followers
27 Articles

给同性恋与跨性别者的一些建议

赤風又三郎

当面对他人恶意的攻击时,不妨问他们以下这些问题

跨性别性工作者口述:工作让我做回真实的自己【城中“姓”事 02】

中國女工。記錄

对现在的我而言,不一定要通过变性才能成为女人,并且“成为女人”这件事也不那么重要了。

武汉天街杀人案是针对跨性别女性的仇恨犯罪吗?

中华和平革命党CPRP

受害者在身体被凶手殴打和被用刀捅刺的剧痛之中、失血导致意识的逐渐昏迷之中、被凶手脱掉上衣和裤子的羞辱之中、以及听着凶手粗俗不堪的辱骂之中,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度过了年仅21岁生命的最后几分钟,然后死亡,留给世界的只是一张模糊的案发现场照片,即使在生命的最后,受害者依旧用双臂遮挡在胸前,努力保持着“跨性别女性”最后的尊严,直到现在我不知道受害者的名字叫什么。

武汉天街杀人案初步探究,死者到底是不是跨性别女性?

中华和平革命党CPRP

现在沦陷区相关的讨论很快被封锁了,至今共伪警方依旧没有给出正式通报。其中最大的疑问是,死者到底是不是跨性别女性。

Back to All

跨性别者核桃:先遵循天性成为女性,再突破男性凝视,不去追寻“亭亭玉立”

張泰格

20岁才开始做女生。生日那天她穿上短裙、裤袜、高跟鞋,现身北京闹市区餐馆,和朋友们在众目睽睽下说笑饮酒聚餐,她觉得灵魂彻底获得解脱。她决定放弃伪装“合格男性”,按自己想要的方式打扮与生活。她要尝试很多其他女生无需做的事,如学京剧腔让声音变尖细、用激素调整身体。

2

Trans跨的是谁定的gender

偷光

关于性别化标签的浅言妄语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折叠东京:奥运理想下的(跨)性别困境

多数派Masses

随着奥运会的举办和进行,公共卫生与健康、运动公平与权利、性别平等等提议交织折叠,奥运会自身成为充满争议的政治拓扑空间。

1

跨性别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公平吗? | 性别新闻简报11

椰子

本期简报聚焦奥运会中的跨性别运动员与吴亦凡被刑拘事件(“吴亦凡被刑拘,社会主义铁拳胜利?”)。

性别|趁着517国际不再恐同日的今天,我们来聊聊“跨”和“排跨”吧

多数派Masses

今天是517国际不再恐同恐跨恐双日,我们邀请了三位朋友一起聊聊“TERF”——排跨激进女权主义者。下文中,Becky, Snoopy和凉分别从三个不同的视角对TERF的概念、议题和争论作了多维度的讨论。希望引导读者观照中国跨性别运动的状况和设想一个可行的更具进步性的性/别运动,亦望有更多人能参与到当中的反思乃至进一步发展成行动,打破附加在我们身上的枷锁。

1

想要被關愛,是很多想變可愛或美麗的人的初衷,就算外貌做不到,我也會欣賞你的內在的。(抱抱

賢貓

獻給所有不被社會理解,被社會討厭的非二元性別者。「男らしく女らしく生きてけとみんなが言う/人人都說要像男性或女性一樣生活 でも僕はそんな事ができない/但是我做不到那樣的事 女々しくもなりたい人/想要成為女性的人 力強く生きたい人/想要有力量的生活的人 でも僕は、/但是我是 でも...

对话药娘:原谅我成为不了讨喜的人 | 围炉 · CityU

围炉weiluflame

药娘,指通过服用或注射药物(包括但不限于雌性激素、抗雄性激素)等手段,使其生理状态(主要为体貌特征)接近女性的男性或双性别者,通常属于跨性别群体,即LGBT中的T(Transgender)。药娘对于自己的性别认同与生物解剖学上的性别不一致,并且常内心痛苦,想要改变生物学上的性别以及心理治疗对性别认同障碍的干预。

2

时差播客:酷儿、跨性别与情感理论

林三土

近年来,性别议题在国内外都受到了广泛的关注,成为了学界和公共领域的热门话题。然而,这一话题本身也在面对性别的二元对立、对女权主义的误解等种种限制。对于研究者而言,如何以情感理论的理论研究方法和研究视角脱离性别的框架,尝试建立更大更新的联结、产生更新的思考方式,已经成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1

女同志(Lesbians)都到哪里去了?

张拓木

原作者:Katie Herzog 授权翻译 核心提要:近几年来,美国自我认定为lesbian(女同性恋)的人数骤降。大量女同现在转为非二元(nonbinary)或跨性别(trans),比如昨天公示自己为trans的著名影星Ellen Page。

中国跨性别的T

NEF翻译社

作者:Jinghua Qian @qianjinghua翻译:Olive校对:Teiko作者简介:Jinghua Qian是一位上海籍作家、诗人和煽动者,她在库林族长大。她曾在《第六声》《危险》《越野》和《此时此刻》等媒体上发表作品,也为戏剧、电视广播、网络和纸媒上供稿诗歌。

論述譯文:朱迪思.巴特勒(Judith Butler)論文化大戰,羅琳(JK Rowling)和「反智主義時代」的生活

建君

譯按:本文為英國倫敦《新政治家》政治和文學周刊所刊對Judith Butler的信件交流專訪,原文於網址:https://www.newstatesman.com/international/2020/09/judith-butler-culture-wars-jk-rowlin...

1

我想谈恋爱,但是不知道如何开始——非二元性别者的约会困境

陈三辰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Purple.Instagram @bugbrite当我在朋友的怂恿之下又又又一次在手机上安装了Tinder(流行约会/炮app),面对手机屏幕上的性别选项和身旁朋友的催促,我感到紧张,又有点恐慌,在此之前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用过Tinder了。

1

唐鳳&美國賓州衛生部長-獨家報導-台美跨性別變性者LGBT-武漢肺炎防疫官員

UNOLIN

這篇文章,應該是全台灣獨家吧!我多年來,也寫了蠻多篇獨家文章的!許多人沒發現!台灣的政務委員:唐鳳!跟美國賓州現任的衛生部長一樣,都是跨性別/變性者族群官員!她們在對抗武漢肺炎/新冠病毒的防疫優越表現,證明了能力與性別認同無關!因為文章中的照片蠻多張,文章蠻長的!

拜访刘姐或大喜

yuanyuanyuan

刘姐大喜其实并不喜欢大家叫她大喜,她喜欢被叫作刘姐或者刘阿姨,这是一个关键的提示。这是R告诉我的,T那边可能也知道(那是她们之间的关系),但大喜一直被这么叫了下来,便于宣传,好记上口。这么一个要求便是刘姐真实的喜好一瞥,这个真实的她在我们拜访时并没有太多地显露出来。

我成了身份不明的人

yuanyuanyuan

2019年11月24日,刘姐从厦门来找我们玩。这当天日记的一段节选,由刘姐电话朗读,讲述了她在动车车厢放松坐下前所经历的“层层凶险”。文字版(听录): 进安检,又遇到了麻烦,我也就紧张,额头上沁出了一阵冷汗,没办法,过不了关,只好听候发落,这次拦我的是一个胖胖的妇女,是铁路职工,...

[翻译]性别实验室:女性解放同跨性别女性主义的今天

MuxSansCulotte

性别实验室:女性解放和跨女性主义现状文:D-M Withers **一般情况下,本文中的性译自sex,性态译自sexuality,性别译自gender。例如,transgender译为跨性别,transsexual为跨性态 2018年,南方女权档案 (Feminist Archi...

各方应停止利用 HIV 防治和跨性别来捞取政治资本

張玉珊

Rania 和 CCM 委任信在马来西亚,一名女跨性别 Rania 在其脸书上分享自己已被受委成为全球基金( The Global Fund )在马来西亚的国家协调机制委员会(Country coordinating mechanism,简称 CCM)的代表,但随即在社交媒体上引起某些宗教组织和政党的争议。

性少數與政治正確——性別平權離不開民主政治

費墨

昨晚臨睡前,手機里不斷傳來的川普推特的提醒,一波45條的連發帶轉,夾雜著佩洛西的回應,果然彈劾案在國會通過了。而我也失眠了。並非我對這結果有多麼興奮或不滿,只是在自己寫作方向和自我定位的搖擺不定中,交織混雜著父母對我大齡未婚的焦慮給我帶來的焦慮,似乎跟這世界紛擾的龐雜資訊有著什麼千絲萬縷的關聯。

玫瑰少年的心事🌹

阿Q公民對談

它們說 這在食物鏈中 根本就是 排不上號的角色 而妳依然選擇 納西索斯與湖水殉情式的 快樂 揪著公主的裙擺 自顧自在房間裏 旋轉 唱著歌 是妳唯一還堅守著 不被打擾的 剛正不阿 它們說 用單一的標準 黑與白來概述一切 就夠了 卻無法解釋 為何在二元對立的世界 還存在著灰色...

首先,我们不认为存在生理性别 |跨儿中心回应

新媒体女性

作者 / h.c,跨儿中心执行主任 首发 / 新媒体女性 严格地说,“女人”不能说是存在的。——女权主义者、波伏娃奖创始人朱莉娅•克里斯特娃(Julia Kristeva) 生理性别范畴是政治范畴,它创建了异性恋社会。——女同性恋女权主义者、作家莫尼克•维蒂格(Monique...

跨性别女性是不是“女人”,到底什么才能决定?

新媒体女性

作者 / 刘满新 首发 / 新媒体女性 “跨性别女是女人吗?”是一个极具争议的问题,任何尝试提出和讨论这一问题的场合都似乎最终演变成不可调和的争吵 ,在网络上,跨性别女哲学家RachelMcKinnon反对这样的质问,最终因为涉及暴力言论曾被推特禁言;因为尝试质问,墨尔本大学...

少年卡酱的奇幻漂流

Cy

年度词汇:“they”2016年的早些时候,纽约市万豪酒店,来自有着127年历史的美国方言协会的334位语言学家、语法学家、词源学家和词典编纂人共同敲定了2015年的年度词汇:“they”。这样的选择显然不是专家们心血来潮。二元对立的性别区分在年轻一代的视野里渐渐模糊,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用“they”这样的中性性别代词指称自己。在社交网站Facebook上,...

跨性别性工作者口述:工作让我做回真实的自己

尖椒部落

Carla van 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