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體
Matty
maintainer
15 Followers
50 Articles

更新后的媒体立场分布图,有什么亮点?

truthandpolitics

Interactive Media Bias Chart 7.0来源:https://www.adfontesmedia.com/interactive-media-bias-chart-2/ 1. 如果只以右下角为信源而自觉屏蔽其他竞争性资讯,那当然看什么媒体都觉得是比自己左的...

蘋果的Apple Car不太可能2021年9月上市,別被騙了~ 【自駕車/電動車/假新聞】

Oliver立佛永續隨筆

攝影師:Connor Danylenko,連結:Pexels隨著網路及電子3C普及,人們透過網路接受資訊太過於方便,造就一些主流及非主流商業媒體的恣意妄為。一則沒有查證真實與否的新聞,竟然可以當作文章發表在官方網站上,成為某些人炒作股票的媒介管道。

書評 |《小眾,其實不小》

Seifert

《小眾,其實不小》是由James Harkin撰寫;原文標題為”Niche”,台灣正體中文本由早安財經出版。這是一版探討網路行銷世界中與面向主流與大眾市場相反的操作模式,也就是找出極具「獨特性」的群體、甚至針對主流大眾進行有意識的「差異化」或「分化」(cleavage),以找尋出數量少但更能被精確定位的受眾。

川普終於認輸了

吳郭義

著名的主流媒體CNBC剛剛發佈一則新聞Trump admits Biden won, falsely claims election was ‘rigged’川普承認拜登獲勝,錯誤地聲稱選舉被做了手腳。在標題之下,CNBC還貼心地給出Key point,讓那些沒有時間閱讀全文的讀者第一時間得到這則新聞的大概內容。

Back to All

理想主义的变革:中国高校新闻教育变迁三十年

歪脑

撰文:十音 (本文是歪脑很特别企划《中国媒体观察》之一,最先发表于www.wainao.me) 随着八十年代末中国改革开放大潮,中国新闻行业从开始现代化发展至今经历30余年的沉浮,而行业的影响广至社会遍地,也深入象牙塔阁楼:一代又一代的新闻学子在行业感召下,前赴后继地选择了这个专业作为自己进修的志向。

批判、反思、建设——访左翼媒体

多数派Masses

图片:https://myvoice.opindia.com/2020/03/how-leftist-media-exploits-human-vulnerability/在年轻人被消费文化裹挟,《小时代》电影第三部获得近5.2亿票房的那一年,在无法谈论超越家庭和私人关系的爱的时...

听过再多的故事,不如懂得一个原理,或为什么中国人依然不会讲理?

韓十洲

几个月前,我在一个群里说过一句话:“听过再多的‘故事’,不如懂得一个原理”,懂了的都说好。现在有了些闲,也想分享给读友们。当时,这句话(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金句的味道呢),虽是即兴之言,却也是长期以来的心得。所以,在对它进行阐释之前,请有一点耐心(柏拉图说“耐心是一切聪明才智的基础...

浅谈中国大陆财经媒体的正义与原罪

大可真君

“Follow the money”,在国际财经新闻报道和调查报道领域,这是一句反复被强调的金句。而如今更复杂的情况是,以“Money”为代表的“利益”在流动过程中往往是在企业之间进行。也可以说,企业这个“外衣”让利益的流动有了更安全、高效和隐秘的方式,甚至也有了更丰富的介质,比如股权、期权和质押回购类契约等等。

炒作“旧闻”与打“死老虎”

truthandpolitics

炒作“旧闻”的指控可以说是管制进一步加剧的标志。毕竟,打“死老虎”的策略曾给市场化媒体带来了残存的报道空间。Evan Osnos:《禁区》,方可成译纽约时报中文网:《“全面审查时代”:调查记者“快要绝种”》何清涟:《雾锁中国》越来越发现,某一项政策出台后,绝大多数媒体只会发布通稿(即全文转载),而不加任何评议。

奥运记忆的塑造

truthandpolitics

记得不少年龄相仿的网友都说过,在奥运那年,也曾有着朴素的爱国情感。然而,那种情感又在多大程度上是真实的,而不是被刻意塑造的?由于墙内社交平台发布文字截图越来越困难,打算试试在matters上发。端传媒:《媒体人、淘宝店主、毕业生、普通网民......自由如何被阉割?

从山东舆情风暴看新华社等官媒失职渎职

BeijingUncle

(标题)从山东舆情风暴看新华社等官媒失职渎职 (副题)——社会和群众越不关注什么,就越报道什么;社会和群众越关注什么,就越不报道什么。1、一位自称“曾在国社工作12年”的“明叔”在他的“明叔杂谈小号”里撰文《媒体的历史责任》,抨击自媒体在山东苟晶等一系列热点舆情事件里的表现,却对...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世界吗? | 有一群年轻人在疫情中经历着世代摩擦

一朵

韩青在香港读书,每隔两周会给在内地的父母打一个电话报平安,他很想在30分钟内结束对话。但今年的2、3月份疫情期间,电话总是漫长又不愉快。「我和我妈喊了三个小时,嗓子都哑掉了,我也觉得挺没意义的,后来彼此根本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就在比谁的音量高」。

“地摊经济”没什么用 除了说明中国媒体人的无赖

小记者老油子

估摸着是经济不行了,媒体开始大肆鼓吹地摊经济。且不谈这次有趣的政策解读:占道经营不算作文明城市考察标准。这种向上负责还大言无耻地往外诉说的行为,真的让人迷惑。仅仅关注媒体的嘴脸,那些个电视主持人(比如白岩松),在他妈的帮助政府打压小商小贩时一副义正言辞的嘴脸,什么“美丽城市靠你我...

行之的插画日思记(2020.5.31)

行之

在这个系列,我会发布我近期创作的插画及其背后的思考。《媒体》本插画作品灵感来源:https://tabitha-fisher.format.com/ 首先先简单介绍灵感来源: 设计师Tabitha Fisher在她的毕业设计中研究了社交媒体Instagram对女性插画艺术家的创作影响。

是什么毁了理性交流?

zooman

@凌于深渊 发起了一个讨论活动:学科分化是否让交流的距离更远?讨论很是热闹,大家可以过去看看。因为被点名,中午就凑热闹写了一个回答。本来只准备写个提纲,写完才发现,扯得有点多,够一篇文章了,本着不浪费原则,就转发在这里,想参与讨论的同学,请移步去现场>>> ...

卡萨诺瓦不是病 | 对于KY《罗志祥这样的男生…》一文的一些想法

Gandalf

昨晚在朋友圈里看到看到朋友抱怨一篇文章,《罗志祥这样的男生,会是真心爱过吗?|5步识别,你是否遇上了渣男》(以下简称《罗》),作者是大家熟悉的心理学公众号KnowYourself (KY)。读过以后,我认为这篇文章的内容确实有较多不合适的地方,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想法。

C计划主创蓝方:信息素养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

C计划

​编者按谣言如何定义,什么样的举报有道理,信息爆炸的环境里,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和接收信息?近日,C计划联合创始人蓝方应 TEDxGuangzhou 之邀,在一期节目中探讨了有关信息素养、谣言和举报的话题。我们转发这期节目的音频与文字记录,与你分享。

1

这样批评甚至”嘲笑“自己政府和官员真的好吗?

Kekepp

没有安全防护 医务人员可拒绝上岗4月18日,周六。昨天卫报报道了英国NHS医疗系统的全身防护服数小时内即将耗尽,今天的更新报道是防护服和口罩都非常告急。针对政府内部流传出的一份文档,之前给出的医务人员防护标准将相应作出调整,例如在没有全身防护服的情况下,医务人员应用围裙替代。

新冠:一个打击器官越来越多的病毒?

春风中的桔子

当新冠在全世界爆发的时候,全世界也在不断更新着对新冠的了解。近日,病毒相关信息爆发式地更新了一下,想必疫情在美国和在欧洲的全面爆发使得科研人员汇集了更多的经验材料。本文总结一下近2-3天在法国传播比较广的三条关于病毒行为和人类染病模式的新信息。

阴谋论要得逞了吗?

春风中的桔子

在法國生活了十來年,經常可以注意到法國和中國對於一個國際重要事件的信息的掌握和持有的觀點會有些許不同。這一現象在Covid-19新冠病毒的全球大傳播背景下顯得格外刺眼。直到現在,在法國媒體上還沒有看到任何教授國民區分口罩,如何戴口罩的信息,而在微信各大公眾號上,這一話題在1月份的時候佔據了不少輿論空間。

不朽的碑文:哀悼被 404 的报道

COVIDCover

今天,我们哀悼新冠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也哀悼被“404”的报道。自疫情初期至今,众多媒体、自媒体一直在用各种方式“站出来说真话”:它们访问患者、市民、医护、工人、专家,传递不同的声音;也进行统计、调查、分析,揭露事实和问题。然而,许多报道都无法逃脱被消失的命运。

求助和遗忘:残障人士的“隐形”抗疫

新视点lab

采访 鄢佳亦 杨璐 阮庭萱 尹舒薇 撰文 鄢佳亦 编辑 俞梦雪 五个小时,4000多次转发,祥斌的微博后台,提醒他收到消息的红点数字不断扩大。六年前,祥斌的妻子突发脑出血导致重度残疾。2019年9月,脑出血复发,她在医院接受了开颅手术。

《人民日报》的这个标题宣布简体中文退化到了「弃其精华,取其糟粕」的新阶段

PhilipWu

有一位朋友在地方台工作,回复说:「标题是给网友看的,他们的判断是这群网友只配看这样的标题,部分佐证了冯导的“垃圾观众”论。」 这种高高在上的观点就在制造无法弥合的撕裂。大牌媒体有责任去让人知道更美的东西。不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网友,如果看到人日写了不就知道了吗?

谈谈台湾网友对大陆常见的错误认识

小范看台湾

虽然两岸交流十分密切,但绝大多数台湾人对大陆的了解还是通过媒体、网络。这不意外,即使是大陆人对大陆的了解,也未必不是如此。比如我家乡是A省,在B省念书、工作,那么我的亲身体会就是只限于A省和B省。其余的对大陆的了解也是网上了解的。那么网络上的了解就一定有偏差和导向性。

未命名

王杠杠

斗胆和胡锡进总编抬一下杠 今天看到胡编在微博上发了个推文,对昨天的“发S人”事件做了下点评。本杠读后,不敢苟同。既然叫“杠杠”,就斗胆和胡编抬一下杠。我总结了一下胡编推文的四个主要观点(可能有遗漏,但我们挑主要的说): “今天网上出现‘发哨人’被删文章各种语言和文字、符号版的帖子。

批评外国防疫的时候他们在批评什么?

双面人

手机上国内的新闻APP每天坚持不懈的推送着冠状病毒疫情有关的新闻,确切的说,不仅仅是新闻APP,我手机里装的几乎每一个APP都加入了这场也许是互联网思维中“流量”最大的活动中。除了社交软件、旅游软件、或支付类的支付宝,连足球软件每天都推送不止一条有关消息。

自媒体界的怪胎是被游戏规则催生的,是时候改改它了

方可成

按:我的微信公号“新闻实验室”于2020年2月29日晚上8点多被永久封禁,以下是被封前的最后一篇文章。不过,公号被封的直接原因并不是这篇文章(但和这篇文章中提到的事情可能有关),也不是之前的任何一篇文章,很可能是因为被人恶意举报。“韭菜联合收割机”曾经发出《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这么牛逼!

1

一党制国家有无权利在国外设立媒体部门?

叫貓的狗

据NYT,FOX等多家西方媒体报道,美国东部时间2月18日,美国国务院将五家境外的中国媒体定性为携带“国家使命(foreign missions)”的媒体。根据Foreign Missions Act 22 U.S.C. 4301-4316 的解释,这本质上是将这些媒体等同于共产党国家洗脑机器了。

江山娇,你来月经么,要被"自愿"剃光头么

唐酉芃

今天微博上看到标题这句话,真的是今日最佳,千言万语都在里面了。​江山娇是某个主打低龄智障偶像化的官媒筹划已久的、今天新开的「新人虚拟偶像」。刚公布出来,就被喷到悄悄删帖了。再补条背景—— 今天的某报道,采访武汉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线护士,她说到了当天下午,同一频道,重播这条...

官媒定调之后,反驳将不再可能

truthandpolitics

我本来只是想发条朋友圈,抒发一下对这一“新常态”的感慨。结果长图九宫格发不出去,只好来发布一篇文章。下图都非我原创,只是记录了被删除的长文,所以无需打赏。多家官方媒体曾转发北美留学生日报《我给叙利亚的朋友看除夕中国放鞭炮的视频,他哭了…》一文多家官方媒体曾转发青年大院《没有澳洲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