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
Matty
maintainer
17 Followers
14 Articles

给同性恋与跨性别者的一些建议

赤風又三郎

当面对他人恶意的攻击时,不妨问他们以下这些问题

社会主义者面对性别和性少数问题时的立场:一次紧急回顾

兰德维希学社

将这些运动扭曲、异化的统治阶级固然是错误的,但是因为这些扭曲就全盘否定这些运动的进步性的某些自称为“左翼”的人貌似也不是他自称的那么正确。

6

怡莱酒店测评

Juan

“后来回想起在怡莱酒店的种种,我才发现他的魅力很假,可我还是喜欢他。”

長大後儘管失望,但我依舊堅信並會持守到底

哞拉圖

最近有點感慨,小時候曾想過,雖然我自己是喜歡男生...跟社會期許不太一樣,但長大後,若能找到一位我真心喜歡的男生,而那個男生也剛好真心喜歡我,而我們因此在一起,那麼儘管這世界對於我們這類人不友善,相信兩人能夠一起攜手度過的,多好呀!到了現在,台灣同婚也過了,科技關係也發現其實自己並非少數族群異類,但是...開放式關係卻好像不斷地蔓延,甚至是好多人其實是因壓根沒有權利拒絕而被迫接受...

Back to All

紫色行动 02 | 六十年代,美国是如何打压同性恋的

shenbolun

概述和同性恋涉及到的紫色暂且分为三类: 紫色(purple) 薰衣草色(Lavender) 某种淡紫色(Mauve,中文形容不能请见谅)。维基百科上对紫色(Purple)词条有一解释为:“紫色有时和蕾丝(Lesbian)、基佬(Gay)、双性恋和跨性别者(LGBT)团体联系在一起...

1

性别|聚光灯外的校园性少数,这也是个阶层问题

多数派Masses

发生在中学和中职学校的案例提醒着大家:性少数学生的遭遇也是一个纵向问题。这些事件指向一个缺少公众关注的群体——聚光灯外的校园LGBT。

1

台灣:專法同婚兩週年,平權解放未完式

巴魯多

同婚通過兩週年了,需銘記在心的是,同志平權現階段的成果,是從2016年23萬人上街頭反對保守勢力開始,以及一次又一次的站上街頭爭取而來的。如果沒有當年23萬人的群眾抗爭來反對當時反同勢力的歧視性言論與社會壓力,民進黨會順應當時保守的地方勢力與長老教會的要求,落實更不徹底的同婚權。

朝阳定福庄水利水电学校十六岁同性恋男孩遭严重校园霸凌

Lingxue

截至目前2021/3/15/22:10微博已沦陷 因为这件事情我了解的不是很详细,我没办法说更详细的内容 恶魔永远有机会?而受害者只要却没有回头路走?都是未成年凭什么 该怎么判怎么判 纵容恶 就是对善的侮辱与践踏 今天对法治的无视 就是明天社会恶的重复 ​​​ 今天,我在刷手机...

一个任何其他名字的爸爸

熟年日子

离婚后,我女儿Marisa 开始叫我Bill。"叫爸爸," 我咬牙切齿对着结帐的服务生微笑,模仿孩子的表情。"好的,Bill," 她回答着,像被冒犯的一个14 岁的女孩,冷静又冷漠地走开。刚开始我试图忽略这个变化。第一,我不想自找麻烦,我们的关系正处于一个不稳定的新位置。

摄护腺癌的性爱

熟年日子

警告一些放射线治疗后,性伴侣因接触辐射而面临的潜在风险。大多数癌症外科医生不会向患者询问他们的性行为,这意味着他们可能不会得到任何建议。英国摄护腺癌(Prostate Cancer UK) 表示,表针对男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提出了一个具体时间的重要问题。

「LR访谈」|“我结婚了,但是仍对同性动心”

Terry

引言在国企工作的J,已经和老公结婚多年并有孩子。还没正式采访前,她就说自己“困惑比较多”: “对同性很容易动心”的她,表示不知道怎么处理和女性的亲密关系,认为女性之间的感情更纯净、更美好,但“希望有拥抱和亲吻,不能接受性”; 她曾经喜欢上了一个同性,“我开始了恋情,结果反而很糟糕...

「LR访谈」|“和同性交往了5年,还是没人知道我的取向”

Terry

引言在北京生活的D,自2008年工作起,总共交往了两任女友。即使其中有一段长达5年多的交往恋情,周围的同事、家人、朋友却仍然不知道她的取向。“必须得有「我虽不赞成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样包容、多元的社会环境才行。”当提及为什么同性之间的感情似乎更容易破裂时,D这样回答。

女同志(Lesbians)都到哪里去了?

张拓木

原作者:Katie Herzog 授权翻译 核心提要:近几年来,美国自我认定为lesbian(女同性恋)的人数骤降。大量女同现在转为非二元(nonbinary)或跨性别(trans),比如昨天公示自己为trans的著名影星Ellen Page。

中国跨性别的T

NEF翻译社

作者:Jinghua Qian @qianjinghua翻译:Olive校对:Teiko作者简介:Jinghua Qian是一位上海籍作家、诗人和煽动者,她在库林族长大。她曾在《第六声》《危险》《越野》和《此时此刻》等媒体上发表作品,也为戏剧、电视广播、网络和纸媒上供稿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