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are following
775 articles

希望成為詩詞聚集地。

魂淡

《真相》

《真相》 入睡的初期 是模糊,放松的 信马由缰 放松戒备后 进入更深的内心深处 终于触及 内心中 隐秘莫测念头 然后突然惊醒 醒来之后 清晰但局限的理性 再次质疑 梦中一触即逝的 真实 《这样度过冬天》 寒冬里结冰的不仅是水 还有冰冻的灵魂 热血围绕着沸腾 反复敲打冰块 去...

Lola

我们在怀念中拉紧彼此

很多人第一次,回忆起爱情

魂淡

《最后一盏灯》

《最后一盏灯》 所有的灯都熄灭了 只有一盏灯 还不甘心的亮着 一个孤独的失眠者 不安的看着窗外 和自己的内心 这是他与世界独处 的方式 一半愉快 一半悲伤 此刻 世界的声音已经远去 成为微弱的背景 只有风吹过心扉 如同吹动风铃 还有灯在不易察觉地闪烁

魂淡

《水面之下》

《水面之下》 面朝下 浮在泳池里 一个游泳的人 却像一个溺水的人 清澈见底的池水 可以看见 池底的瓷砖 和一个人影飘过 那是自己的影子 一动不动 落日余晖 斜射在水面上 荡漾着 好像一种平静地召唤 在屏住呼吸的四十秒

王立秋

穆罕默德·库尔德:里夫卡

就算它被大海吞噬了吧。别担心  会冲上岸的。

王立秋

穆罕默德·库尔德: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跳舞

请告诉我:为什么对我来说愤怒——连愤怒——也成了一种奢侈?

希圣斋

九月诗作收束

此日雨停不复闻蝉鸣也 雨霁蜩螗特地收,鹁鸠犹自唱高秋。天公厌听牢骚语,独对西风不敢愁。感事 君臣相得万人轻,弱吐强吞胆气横。七国祸来晁错死,始知汉景畏刀兵。和柴山人过桃园村 门结重关只避风,纷来世事扰鸡虫。人间却有桃源好,读罢君诗想象中。汉武帝三首 其一 武皇车马碾胡埃,北域南疆门户开。

Lola

我时常感到羞耻

我虽并非一个洁白无瑕的好人,但也不会像你们中的任何一个

叼烟斗的阿勃丝

不再去想爱情这回事

Lola

这个时代微不足道的友谊

阅读我们的,就成为我们的朋友

希圣斋

近三月诗作收束

感蒲安臣事 远泛沧波过五洲,身临异域竟同俦 讶看碧眼辞君去,便领黄龙逐浪游。风骨年来余墨字,烟云海上障青眸。茫茫今古成何憾,不敬明公酒一瓯!蚊 天生此物异吾俦,白日无踪夜不休。住我家中饱食血,更吹歌管意悠悠。蝇 寄身何渺渺,终日但营营。强共人争食,爱同蚊助鸣。

希圣斋

近体诗"入作平声"的一些新例证

两年前读周汝昌先生《杨万里选集》时,关注到某些入声字在近体诗中可以被用作平声这一说法。当时曾在西窗发表过一篇随笔,并与几位窗友针对这一问题进行过一些初步讨论。其实周汝昌先生一共两次提到“入作平声”的用法,一次是“可怜檐滴不脱洒,点点何曾离旧痕”中的“脱”字,一次是“石桥分水入别巷,茅屋垂杨仍钓船”中的“别”字。

希圣斋

诗词常用字读音考

经过漫长的使用,汉语的口语音韵发生过很大的变化,普通话中很多字的读音与古音有很大差别。语音变化是正常的语言现象,但对于诗词爱好者来说,尽可能还原文字的中古读音是收益大于成本的;若本身爱好吟诵,或有创作旧体诗词的需求,则熟知诗词中所用字的古音则是必备技能。

Lola

走过我不曾如此空心的故乡

坐火车的记事

魂淡

《但闻鸟语声》

《但闻鸟语声》邻居装修的噪音暂时停止了现在外面没有其他声音只有一种清亮婉转的鸟叫声大概是雄鸟求偶的声音我整个下午都听见这种声音在山里的隐士也会听到这种鸟叫当傍晚鸟终于不叫了现在传来邻居做晚饭的嘈杂声 《雨天》我曾经经历过无数个雨天于是我在诗里写过很多次雨以后可能还会写很多次但每...

希圣斋

北运河留别

与汝为邻九月过,临行来讯汝如何。连堤新起楼台密,隔岸遥闻歌舞多。秋水将生愿怜草,晚灯欲放莫伤蛾。桥头正到微醺处,柳畔清风一漾波。

X.R.

祭奠原野

失语者的恸哭 在半夜将我喊醒 要我祭奠业已崩塌的过往

Yuki

诗 |「犹似」

要给阳光许多许多的礼赞 雨后的它犹似萤火的燃放

Yuki

诗 |「寂放」

当沙漏的一粒沙 想堆叠与拥抱的尘世美

Yuki

诗 |「孜孜诺」

至夏缀写心的遗忘记 丢于山端的影子 沉沉息

Loading...